崑崙秘境的一處矮崖之上,一個身穿杏黃道袍,脖頸處插著一根玉柄銀絲拂塵的長鬚道人本來好似一個石頭人一般靜立不動,兩眼緊閉。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他胸口微微起伏,鼻端則緩緩縈索出一團白色霧氣,霧氣盤旋往複好似漩渦, 過了半晌他將這團霧氣重新吸入腹中後才突然睜開兩眼,好似晴空閃過一道霹靂,他兩眼精光內斂,溫潤如玉,但卻透出凜凜神威,令人不敢直視。

這個看著四十歲年紀上下的黑鬚道人拿下衣領的拂塵,向前微踏半步, 利於崖顛邊緣, 感受著風勁吹拂的感覺, 幾乎下一瞬就要禦風飛走。

半晌後,黑鬚道人才朗聲唱道:“憶昔午橋橋上飲,坐中多是豪英。

長溝流月去無聲。

杏花疏影裡,吹笛到天明。

二十餘年如一夢,此身雖在堪驚。

閒登小閣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

這是一首靖康時期的官員簡齋先生陳與義所做的臨江仙,本來是他感慨靖康之恥後的朝廷和自身際遇的詞作,不過在這個長鬚道人口中卻不見淒涼,隻有對時間無情,諸事變遷的幽幽歎息。

歌聲悠悠的在山穀中迴盪,忽然不遠處傳來一陣大笑壓住了歌聲。

“哈哈……林兄弟又開始傷秋悲春了……”

一個花白頭髮的白鬚老人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長鬚道人的身邊,笑道:“你是掛念全真教了吧。”

“是啊,我畢竟還是全真掌教,如果隱居了二十年光陰, 也不知道中原什麼樣了,要是誌平做得不錯, 咱們全真教也都發展的不錯,我可以將擔子卸給他了。”

林清玄, 摸了摸胸前飄蕩的黑鬚,淡淡一笑,說道。

在崑崙秘境隱居已有二十年光陰,前兩年林清玄和周伯通將太素化生功和太始造化神功這兩部從煉精化氣到煉氣化神一脈相承的最上乘修仙寶典秘訣給一一推演印證而成,也就為武學一道巔峰邁入仙流走出了一條真正的坦途。

為了親自領略仙流之路的風光景緻,二人緊接著先把太素化生功練成,然後就開始修煉太始造化神功的前三層心法。

等到第五年的時候林清玄和周伯通相繼將太始造化神功前三層練成,然後兩人繼續推演印證第四層和第五層心法,同時將兩門神功傳授給李莫愁和瑛姑修煉。

雖然道家從上古時期練氣修道,從外丹長生髮展到全真教的內丹修行,說的是修行之理深奧難懂,但是本質上還是拘泥於內功修行,都是修煉內家真氣。

所以說無論道家修行之道發展了多少年,由於冇有出現高人能打破樊籠,所以本質上再厲害的神功秘訣都止步於練氣之道,至於之後的煉氣化神,修煉陽神長生飛昇的隻是理論。

林清玄和周伯通乃是修煉的道家真傳正宗, 當年能創出黑水真法和焚訣固然有周伯通受到林清玄說的奇思妙想故事的啟發,但是引子和苗頭,確實九陰神功的導入神通秘法能鍛鍊精神意念,算是變相的占了點邊的煉氣化神,隻不過不成係統。

也是因為這個神異之處,兩人憑藉先天功和九陰神功才創出了世界上威力最大的神功,同時通過修煉兩門神功捎帶著不斷地錘鍊精神,起到了一定的煉神效果。

隻可惜千百年來修行之道都是止步於練氣,靠著修煉內功延年益壽,增添出種種不可思議的本事,所以周伯通和林清玄以外琢磨著創出了黑水真法和焚訣雖然神異高明,威力遠勝時尚任何武功,但是對長生甚至飛昇並無功效,隻不過是用出來看著與仙法神通無疑。

所以周伯通和林清玄纔想著打破武學壁壘,將兩部威力最大同時又水火不容的神功融合為一,如此便可以身軀為鼎爐,走出以陰陽二氣為長生之藥,點化還丹,煉精化氣,煉氣化神,開辟出長生久視,修成陽神不老仙的路徑。

不過這些都隻是兩人的想法,算是一廂情願。

隻是林清玄又天演鏡相助,推演神功發覺並無錯漏,所以就對這種預期有了信心。

按照林清玄和周伯通的計劃,以太始經為根基走出來的長生飛仙之路嚴謹而係統,在將黑水真法和焚訣融合為一後,以最強大的“太素化生功”為築基神功。

之後身軀才能修煉出震古爍今,超越曆代前人的真氣,並且憑藉入定修行時混沌原始真氣的形態變化淬鍊身軀,並且故意壯大心魔加以降服,來導入神通、磨鍊意誌,如此才能真正意義上的以煉氣之法,化為鍛神之術。

在修煉到第三層時就可以達到入定後以心眼遍觀周身經脈百穴,五臟六腑,猶如開倉見諸麻豆等,如此就遠勝九陰神功等,但還是冇能徹底成熟,非得修煉到第四層和第五層時才能形成一套完整全麵的錘鍊心神,煉氣化神的無上秘法,如此才真正彌補了千年裡道家修行中的最後一步,將千百年來的預想猜測化為了現實。

雖然太始經如今隻有太素化生功築基、太始造化神功前三層入門,四層五層登堂入室,但是從低到高,從打造身軀為煉精化氣的無上鼎爐,再到修煉煉氣化神的無上秘法,如此一步一步如同上天梯一般。

所以太始造化神功越往後就越要脫離煉氣之法,而在煉氣化神之道上不斷鑽研精深。

也是明白這個道理,林清玄和周伯通在推演第四層和第五層心法口訣時就有意識的拋棄一些原黑水真法和焚訣中不停精研練氣細節,增強威力的法門,而是專攻如何煉氣化神,以體內真氣運轉淬鍊時不斷轉化陰陽剛柔,引動心魔震盪,淬鍊人的意誌和精神。

以真氣為滋養,精氣神三花共鳴增進,在第五層後就可以觀照虛空,神遊太空,如此修為漸深則神誌漸長,水磨工夫之下早晚就能將神魂意念躍出體外,如此則可轉化陽神,舉霞飛昇了。

不過雖然道家修真法門有很多,但是實踐證明都是空想,所以林清玄和周伯通耗時八年研創而成的第四層心法和第五層心法雖然理論上是能不斷壯大神念,練到第四層可閉目而察覺周身三尺之微化,不過是將六感開發到極致罷了。

練到第五層的神遊太空也是一多半的幻想,是鍛鍊神唸的法門,不過到這個境界能以神念將至高精微的變化控製真氣法門,使陰陽剛柔變化組合調整,達到平衡多變的神異之處,本質上是能多出一些對真氣的妙用,表現出來確實宛如神通了。

例如禦風而淩空虛渡,赤腳立於水麵而不沉,也就能細微的控製真氣震盪經脈臟腑,洗滌雜質,使身軀常保青春,雖不能重返二八年華,長生不死,但是駐顏不老,增壽一個甲子不成問題。

聽了林清玄的話,周伯通哈哈一笑,道:“你的太始造化神功第五層都已練成,咱們再想創出第六層隻怕是還要體悟透徹第五層的妙用,慢慢感受琢磨那煉氣化神,以神禦氣,以氣養身的妙旨,這可是十年以內難以想象的事情了。

俗話講靜極思動。咱們在這山穀內靜修已有二十年了,你和莫愁妹子年紀還小,倒是該出去轉一轉了。”

林清玄微笑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馬師哥把教主傳給了我,光大咱們全真一教是早已做成,剩下的就是把你我創出的仙道法門傳下去,為我全真一教開辟仙路就是了。”

周伯通一想起全真教未來淨是那禦風飛行、一葦渡江的徒子徒孫,把少林寺的和尚都嚇得大驚失色,就忍不住哈哈一笑,道:“你是全真教主,總得回去主持大局,這話倒不錯。

你回去先把太素化生功傳下去,看看孩兒們修煉的成色如何?能不能為本教多培養些好苗子,要是成就可以挑幾個將《太始經》傳下。

咱們這個神功乃是道門正宗,非我全真弟子怕是看也看不懂,而且你我還在世,也不必擔心有人搶走了,以後有《太始經》鎮壓氣運,全真教便可當真執掌天下道脈了。”

林清玄點點頭,道:“馬師哥、丘師哥他們武功恐怕也漸臻大宗師了,我將太始經傳給他們,即便練不成太始造化神功,能將太素化生功練出火候,也能延壽一紀了。

到時候有你我和全真七子等鎮壓道脈氣運,咱們道家傳說成為現實,蹚出一條飛昇長生的大道也不成問題了。”

周伯通哈哈一笑,道:“不錯,這太素化生功我看還是太過高深莫愁,不利於廣開道門,門檻太高,百年也難出一個弟子能繼承仙道,所以你和弟妹走以後我就準備再研創個簡化些的入門太素神功,以此由淺入深供孩子們修行。

左右不過是再耽擱十年二十年光陰,反正我們練成了前第五層的太始造化神功,每日可以真氣增進壽元,加上服食蟠桃,我再活百年也不成問題,有生之年足以創出後幾層心法了,耽擱不了咱們兄弟倆的長生之路。”

林清玄道:“你和嫂嫂不回中原了?”

“我和你嫂子都活了這把年紀,還想著看誰?無牽無掛才見真自由,我們就在山穀裡與猴兒,雕兒為伴便是。”

“大哥可是真瀟灑,南華經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兄長的境界是已然修成了,我比你還是差上一層。”

林清玄說是比周伯通差,但是心中卻冇有高下比較之心,點頭道:“哥哥不回去也好,且專心鑽研仙道,我和莫愁回中土一趟,看看咱們全真教現在什麼樣了,還有宋蒙之戰也不知戰況如何,我雖說是不願再去插手,但是總也放心不下。”

周伯通輕輕搖頭,道:“伱跟我師哥一樣,心中的大慈悲總是讓你們不能真的不問世事,你快去吧,我要研創拆分太素化生功了。”

說著周伯通還擺擺手。

林清玄知道周伯通的脾性簡單直接,轉身就準備回茅草屋知會莫愁並向瑛姑辭彆。

到茅草屋前就看到李莫愁身穿一襲紫色道袍,手托拂塵,身揹包袱,正笑語盈盈的看著自己,一邊則是神鵰歪著腦袋看著自己。

林清玄哈哈一笑,道:“你知道咱們要走了?”

李莫愁輕輕白了林清玄一眼,道:“你方纔歌聲裡意味深長,我猜測你是想回中原看看了,正好我也想師父和師妹她們了,這不就收拾好了。”

林清玄輕輕一歎,道:“知我者,莫愁也。”

瑛姑笑著走出來,調笑道:“你們也是,這麼多年也不生個孩子,我給你看養這不好嗎?就知道求什麼長生。”

林清玄知道瑛姑早年喪子以後就最想有個孩子養著,之前也多次勸說李莫愁和林清玄要孩子,可是林清玄一心求索成仙之路,無心再生子女牽絆身心,所以一直冇有答應,李莫愁雖有些心動但不敢違背林清玄的意願,是以二十多年了就一直冇有生產。

聽到瑛姑又舊事重提,林清玄就笑著擺手,道:“我是修行之人,並非火居道人,結成道侶也是為了合籍同修,共參大道,若能長生久視,開辟仙道,自然是勝過凡俗的天倫之樂了。

嫂嫂莫要再勸,我等去矣。”

說著林清玄拱手一拜就牽著李莫愁的小手大踏步離了山穀,神鵰頗為不捨的低鳴幾聲,跟了半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林清玄笑著衝神鵰擺擺手,與李莫愁走到一處山巔上,望著四周高聳入雲的絕壁,林清玄擁著李莫愁輕輕一躍就腳踩山風霧氣,藉著山風飄忽忽直飛而上。

藉著一股山風霧氣飄忽間飛出數十丈,U看書 www.ukansh.com待到身軀將要下墜時林清玄又大袖一甩,呼呼風勁自掌下鼓動,然後兩人就又添了新力向上斜著飛了十七八丈,這才落到了一個山頭絕壁之上。

李莫愁望著腳下已經被山穀內霧氣遮蔽的茅草屋,抬頭看了看數十丈高的其他山頭,笑道:“若非林郎你帶我,攀爬出去怕是也數日苦功了。”

李莫愁雖然功力早已修到了大宗師的境界,但是冇有練過任何外門神功,近些年修煉太素化生功雖有效果,但三年才堪堪練成,然後如今也不過剛把太始造化神功的第一層練成,功力修為進步不大,自然用不出林清玄這等禦風飛行的仙道無上法門。

林清玄微笑道:“有我在,你又何須勞動?”

話音未落林清玄就化作一團淡淡的黃影直飛沖天,宛如神鵰大鳥消失在山穀之上的雲端裡。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