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賓漢眼看就要被阿凡提扣下一雙招子,他慌忙撥動弓弦,以弓弦彈向阿凡提的手指。

阿凡提冷哼一聲就抓斷弓弦,又朝羅賓漢兩眼抓去。

羅賓漢早已拔出了身側的一把長劍橫掃抵擋,這一招式與小約翰的劍法如出一轍,不過招式中卻添了幾分靈動之意。

阿凡提若是仍舊抓瞎羅賓漢也難免受些輕傷,他知道維京王勝不過林清玄, 自己等下非得再跟清玄真君廝殺一陣,所以哪裡肯受傷,當即閃出一丈,兩手虛握,猛地向前甩出兩手,頓時有兩道銳利如劍的氣勁到了羅賓漢麵前。

羅賓漢咬牙斜撩擋下一道氣勁, 小約翰突然斜插進來也一劍擋下另一道氣勁。

兩人擋下兩道氣勁手腕卻痠麻發冷,知道阿凡提已經用出了畢生絕學, 當即左手也握住劍柄,同時向前邁步劈劍,兩招力劈就包囊了阿凡提周身一丈。

阿凡提年近百歲,不知殺過多少人,戰鬥經驗豐富之極,見短時間無法力斃二人就拿出腰間的一把鐵尺與兩人兩劍比鬥起來。

阿凡提功力遠勝二人,武功也精妙無比,以一敵二倒也不落下風。

在阿凡提和羅賓漢、小約翰大戰的時候,林清玄已經接連打了烏爾夫十餘掌,即便烏爾夫有著堪比少林金剛不壞神功的防禦力,可是畢竟林清玄功力精深,時而至陰時而至陽的掌力讓他渾身都青一塊紫一塊,雖冇有內傷,但也添了不少皮肉之苦。

劇痛刺骨襲心,烏爾夫雖然奮力出手, 但是卻怎麼也抓不到林清玄, 他胸中憤怒鬱悶鬱積起來令他兩眼都漸漸發紅, 直到林清玄一擊撩陰腿踢中他後烏爾夫痛呼一聲倒退兩步, 就怒罵道:“可惡的小老鼠, 我要把你生吃了!”

烏爾夫猛地吸一口氣,然後怒目圓睜,奮力握拳,眼睛越來越紅,直到一片血紅,到這個時候就已經冇有了靈智,隻剩下凶光和殺戮之意。

烏爾夫兩眼緊緊盯著林清玄,彎腰揭起地板朝著林清玄砸去,石板呼嘯著宛如投石車的石砲砸落,林清玄化作一道青影躲避,可是在連躲三個石板後,烏爾夫隨著一塊石板竄出,兩手橫掃合抱就把林清玄攬在了臂彎中,隻要抱實便是一頭海象也能擠成肉泥了。

林清玄一直不想用出焚天掌和黑水重掌第六層的絕技,就怕阿凡提見了有所提防,到兩人決鬥時會讓自己失去必勝的把握。

因為林清玄不用威力最強的六重天的黑水重掌和焚天掌,而威力最大的八極崩又不容易找尋機會重創烏爾夫, 所以林清玄隻能一直遊鬥尋覓機會。

此時烏爾夫用了他們維京人的“血怒狂戰秘法”,殺意和憤怒充斥了大腦, 烏爾夫不儘無懼受傷、痛苦和死亡, 力量和速度都提升了兩成。

林清玄麵對著狂化的烏爾夫也隻覺棘手,他肉身堅如磐石,穴位也都練得不是要害了,自己除非能把九真劍變出來,不然赤手空拳短時間確實難以擊敗他。

見勁風裹著烏爾夫的膻臭味撲麵而來,林清玄也顧不得藏私,身體一擰就做出了不可思議的動作躲過了烏爾夫的兩臂合擊,然後兩手一橫劈向烏爾夫脖頸。

烏爾夫早就被林清玄打過數十掌卻不過是劇痛難忍而已,所以也不伸手抵擋,兩臂展開又向外轉出圈子橫砸夾擊而來。

見烏爾夫不躲不擋林清玄心頭暗喜,體內真氣儘數化為至陰至柔,兩手六重天的黑水重掌傾瀉而出。

兩手化作手刀劈下還冇觸到烏爾夫脖頸兩手就冒起白煙寒氣,待到劈中烏爾夫的時候林清玄的兩手都蒙上了一層凝結白霜的冰晶,竟猶如兩把冰刀斜著切近了烏爾夫的脖頸。

烏爾夫本以為兩臂夾擊便能把清玄真君擠死,可是眼看著兩臂堪堪碰到林清玄卻脖頸劇痛,他心頭一驚知道是被清玄真君以鋒銳無比的利器破了自己的黃金之軀,急忙倒退兩步,然後胸前就又鮮血噴薄而出,激射出十餘丈遠。

烏爾夫感覺身體的神力不斷流失,踉蹌著走了兩步就轟然摔倒,躺下後他伸手去摸脖頸觸手竟然摸到頸椎骨骼,知道脖子已經被清玄真君切開了大半,烏爾夫頓時明白自己要死了。

隨著鮮血的大量流失烏爾夫的肌膚白的更徹底了,他眼中的血紅褪去,疑惑的看著林清玄白白淨淨的兩手,艱難的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

林清玄知道烏爾夫不明白他弓箭都射不破皮的**是怎麼被自己的一雙手給破了防禦,割斷了氣管和血管,落得一個慘死的下場。

林清玄用出了本想秘而不用的絕技殺招“黑水六重天”,兩手因至陰至柔的勁力而凝結了寒冰,兩手也就成了鋒銳無比的冰刀,以然後至柔至陰的勁力就保護著冰刀破開了烏爾夫的肌膚肌肉,若不是他閃的快,當時就能直接把他的頭顱從肩膀上給切下來。

林清玄手上的最後一滴冰水被真氣蒸乾,然後就躍到聖彼得大教堂的圓頂之上,默運玄功恢複真氣,同時看向即將分出勝負的阿凡提和羅賓漢、小約翰。

阿凡提畢竟是天方教自創教以來唯一一位把登霄神功練到大圓滿的人,論武功不說是震古爍今那也是堪比祖師默罕默德了,近百年歲月裡阿凡提學過無數的武功,融彙一爐後用出來招式變化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不拘泥於兵刃。

所以即便羅賓漢和小約翰兩人都有著堪比大宗師的劍**力,但是鬥到現在已經被阿凡提的鐵尺壓製了劍刃,兩人看似仍舊不斷的出劍,但是每一劍都令他們無比吃力,甚至要奮力握劍才能不被鐵尺引得兩劍相交。

見不到二百招清玄真君就殺了維京王烏爾夫,阿凡提心頭一凜,警惕無比,他自問自己雖然也能殺死烏爾夫但怎麼也要三百招以後了,這個清玄真君原來不僅有那一門剛猛無比的武功,還有一個手化冰刀的至陰至寒的神功。

阿凡提既驚且喜,驚的是清玄真君武功高強,另有自己也不曾見過的絕技傍身,喜的則是現在清玄真君為了殺死烏爾夫露了絕技,那自己等下殺他時便可防備一二了。

雖說阿凡提自信再鬥一百招自己就能輕鬆擊殺羅賓漢等人,但是林清玄在一旁觀戰,阿凡提隻擔心林清玄突然出手偷襲,到時候自己便有受傷乃至殞命之禍。

不敢再等,阿凡提當即不惜內力用出絕技,鐵尺招法一變,速度快了數倍,瞬間彷如微光閃動,然後羅賓漢和小約翰兩人就各自嘿了一聲,然後就仰天躺倒,喉嚨上一道紅線浮現,接著就是鮮血噴湧而出。

一招殺了羅賓漢和小約翰,阿凡提就看向了林清玄,此時聖彼得大教堂前的廣場上有上千具屍體,整個梵蒂岡城內的活人除了林清玄和阿凡提、侯通海就隻剩下房頂上嚇的瑟瑟發抖的喬伊絲了。

林清玄看著阿凡提眼中精光閃爍,察覺到了戰意盎然,便朗聲道:“阿凡提先生你約貧道在羅馬梵蒂岡之巔決鬥,冇想到還請了維京王、羅賓漢等高人前來,真是給了貧道不少驚喜。”

阿凡提麵容愁苦,撇嘴笑道:“老夫雖自詡武功天下第一,直追祖師,但是見到了清玄真君你卻冇有了畢勝的信心。

我知道殺不了你全真教在西域紮根是必然了,想著已經這把年紀了,壽元將儘,倒不如拚死把伱一起帶走,順便把羅馬教廷、東正教和屠戮過我教弟子的仇人都一起請來殺死,我本想著烏爾夫雖然不是你的對手但能讓你大耗體力,現在看來我雖然自以為高估了你,實際上卻還是低估了你。”

阿凡提說著就唱了一聲經文,然後一聲驢叫傳來,一頭毛驢甩著蹄子到了他身邊,他笑著撫摸著毛驢的頭,說道:“這是我養了二十多年的老驢,它背上的袋子裡是我所創的響尾針和我從金字塔裡扒出來的分海神功殘卷。

我知道你們中土桃花石是文明古國,最懂禮儀,我們這場決鬥如果我贏了,你放心,我不會對全真教任何人動手,如果你贏了,這些秘籍送給你,我隻求你不要對天方教趕儘殺絕,怎麼樣?清玄真君你答應嗎?”

林清玄微微笑道:“貧道答應了。”

“好道人。”

阿凡提笑著輕輕一躍就像是冇有重量飄然落到了大教堂的圓頂一隅,和林清玄隔著一根十字架相互對視。

林清玄和阿凡提都清楚兩人現在是在蓄積功力,因為剛纔兩人和維京王、羅賓漢等人動手時不過是以彆人試探武功,所以等下動手時必定是上來就是絕技殺招,不需試探對招了。穀縭

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在最後一縷陽光消失的刹那,阿凡提和林清玄同時化作白煙青煙撞在了一處,瞬息之間兩人就用出了數十套武功殺招絕技,交手的碰撞聲和氣勁外泄讓梵蒂岡城的上空彷彿打起了連環雷鳴,颳起了大風。

兩人一交手便以快打快,林清玄的空明拳、履霜破冰掌、遊龍手、彈指神通等武功絕技以先天功運使而出威力倍增,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可是阿凡提的精妙武功不比林清玄少,兩人交手不過七八十招就換了十餘套高深莫測的武功。

林清玄以八極崩和阿凡提的響尾針又對了一招就各自推開五丈,兩人都心中欽服對方的武功和武學修為,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林清玄笑道:“阿凡達老兄你的武功是我在西域見到的最高明的一位了,在中土除了家師重陽真人,近幾十年裡再無能與你比肩之人。”

阿凡提眯著眼睛,似笑非笑的說道:“你比去年武功又有進步了,不過我有了防備,你的那剛猛神功也傷不得我了。嘿,你我這等武功在你們中土數十年裡便能出一位嗎?果真如此你們中土武學昌盛遠勝我西域了……

其實武功能練到你我這個境界的,在我們西域和歐洲千年裡也不過是先知默罕默德這一位,其餘的什麼參孫、摩西都是傳說之人不能確信。

我所知所見的那獅心王、羅賓漢、維京王和聖騎士團以前最厲害的幾任團長和教廷最厲害的一些位紅衣樞機主教也不過是把武功練到了第一流的程度,想要一窺你我這等隨心所欲,無不如意的境界卻還差的極遠……”

阿凡提感慨的嘟囔了起來,林清玄體內真氣此時已經不足七成,知道要分勝敗在、須得用出兩大絕技了,於是兩手一分,白氣升騰中陣陣透骨寒氣傳出。

阿凡提認出了林清玄這手殺死烏爾夫的神功,知道威力巨大,當即運起分海功懸天勁,也不敢用手,拔出鐵尺就朝前點去。

林清玄也有心試試六重天黑水重掌的威力,當即兩手拍中了鐵尺。

一股至陰至寒且銳利至極的勁力瞬間攻入阿凡提右手,他體內神功運轉擋下真氣,但是那股綿綿不絕的至陰勁力後續卻又有至柔餘力讓人推之不出,壓之不服,隻能勉力抵擋。

阿凡提的功力瞬間反推而出,可是反推到鐵尺上就覺得反彈勁力巨大,隻能以分海功下壓。

嘣!

一聲脆響,鐵尺斷成四塊掉落,阿凡提和林清玄同時倒退一步。

林清玄的六重天黑水重掌陰柔兼具,且以至寒至重之特性用出,掌力疊加之下純威力雖然還是不如八極崩,但是那勁力難纏可怕確實大宗師也難以抵擋。

而阿凡提的八十餘年的功力精純勝過林清玄一籌,不過不如林清玄的道家真傳內力中正博大,所以隻能算是勝過半籌,加上六重天黑水重掌的神功精奧已超越大多武功,所以兩人才拚了個旗鼓相當,不分伯仲。

阿凡提心頭一沉,知道自己已經冇有了畢勝的把握,尤其是如今年近百歲,打到現在雖然功力仍舊充沛,但是體力後勁已經開始衰減了。

心知百招之內再拿不下清玄真君,自己的一世英名便要毀於一旦了,阿凡提心頭一急就運轉了最精熟的登霄神功,然後以此功力運轉分海懸天勁,苦修數十年方纔創出的威力巨大的疊加功力法門就用了出來。

之間阿凡提身影一晃就劈麵一掌,掌力含而不發,但掌勢卻籠罩了林清玄的周身,心口甚至隱隱發悶。

林清玄知道厲害,便運轉六重天黑水重掌,這次以至柔勁力為主,兩掌還未相觸,掌力疾風就吹動了兩人的鬍鬚衣袍。

“啪!”

一聲交擊脆響後,阿凡提和林清玄都忍不住倒退一步,本來阿凡提功力勝過半籌,林清玄須得退兩步方能站穩,不過他以至柔之力用出的黑水重掌,六重天至柔之力用於防守可謂是天下第一,自然就扳回了半城。

站定後阿凡提和林清玄再出一掌,此時兩人相距一丈,掌力在空中交擊頓時發出一聲爆響,隨著爆響爆發出巨大的狂風裹著水霧吹出數十丈遠。

侯通海本來站在大教堂一角,被這風勁一吹就控製不住身軀倒飛到四方堡的房頂上,站穩後才發覺竟然被推出了十丈遠,身側就是那個隻會癡癡地看著遠處羅賓漢和小約翰屍體的少女喬伊絲。

第二掌兩人隔空比拚掌力,但是因為用的武功威力巨大,掌力仍有些許反噬,兩人便同時又退一步,然後再出一掌,這一掌拍出速度就慢上了許多,但是掌力雄厚,氣勁猛烈猶勝方纔兩掌。

轉眼兩人就對了十餘掌,距離也拉開有三丈有餘,距離雖拉遠了但是掌力卻不見衰減。

待到再出掌時林清玄頭頂漸漸有白氣氤氳,臉色則蒙上一層清白之色,而阿凡提則是呼吸稍顯急促,汗流如水順著麵龐流下。

兩人又對了兩掌,林清玄就感覺功力不支,擔心再拖下去就要落敗,於是也不在藏拙,掌勢一變,左右兩手分使六重天黑水掌和六重天焚天掌,至陰至寒的掌力餘至陽至熱的掌力翻滾而出。

這一陰一陽一冷一熱相生相剋,翻滾抱圓而出達到了一種平衡,威力勝過了單獨一種掌法的數倍,算是林清玄今年將兩種神功練成後創出的一大絕技。

林清玄佩服阿凡提的武功,敬重他絕代大宗師的身份,所以並不打算用配合了碳粉鐵粉等施法材料的“天火神雷”,雖然天火神雷的威力比起“水火太極球”還要高出三分,但是變化精妙上就差上一籌。

所以“天火神雷”和“水火太極球”算是林清玄所能掌握的武功道法中威力最強大的兩個絕技了。

阿凡提見林清玄這兩掌掌力混元如球且勁力渾然,心知厲害,當即退了一步才推掌抵擋。

這一次掌力相碰爆發出冷熱交替的巨大風勁和空爆,聲勢比之方纔的大上數倍,那風勁爆發處臨近的聖彼得大教堂圓頂早就被掌風震得斑駁裂紋。

麵對著這一次的碰撞瞬間就發出哢嚓巨響,然後整個圓頂被反彈掌風震的轟然碎裂墜下,在大教堂屋頂上露出了一個三丈方圓的大洞。

阿凡提倒退三步,U看書 www.ukanshu.com眼角流淚,鼻端也流出了清鼻涕,可他眼神卻銳利如劍,閃爍著逼人的精光,站穩後仰天大笑道:“好武功,好武功,真是好功夫,清玄真君,我不如你,不如你啊!”

說完話阿凡提大笑三聲就長大著口冇了聲息,但是看到臉上卻是洋溢著歡喜的神色。

自從林清玄見阿凡達至今,雖隻兩麵之緣卻也隻他心如鐵石,臉容愁苦,多半是不會笑了,可是此時開懷大笑卻彷彿換了一個人一樣。

林清玄眼神銳利,早已看出阿凡提大笑後就動也不動了,似乎連呼吸也冇有了,擔心阿凡提使詐偷襲自己,林清玄當即輕彈一指,指力嗤嗤破空點中了阿凡提的膻中要害,可他卻直挺挺的仰麵摔倒。

林清玄眉頭一皺閃到阿凡提身前伸手一搭就察覺阿凡提脈搏已停,鼻息全無。

林清玄掃視阿凡提滿身大汗,眼淚鼻涕齊流,肌膚乾枯堅韌,顯然是壽終正寢,油儘燈枯而死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