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天方教的盛會因為林清玄的突然到訪而變成了人間慘劇、天方教的悲劇。

不過一個時辰的功夫,先知聖寺最高大巍峨的兩座宣禮塔坍塌成廢墟,當代掌教穆罕默德被殺,穆爾潔淨派的高層也全部身死當場,其餘參與盛會的掌門宗師長老人人身受重傷。

在林清玄離開許久,各派弟子才把寺內的廢墟和屍首等收拾好,然後各掌門宗師、長老們端坐在齋堂之內準備商討後續。

凝滯的氣氛中,每一個人的情緒都十分低落。

所有人一想起林清玄出手時那猶如神蹟的武功,內心就生不出與他為敵的念頭,他們都十分清楚,此時天方教大伊瑪目掌教已死,執牛耳的穆爾潔淨派高層儘死,即便有些弟子也失了真傳,可以說是已經消亡了。

下一步應當是另立掌教,並且想方設法壓製訊息外泄,重修先知聖寺。

全真教清玄真君殺了自家的掌教、滅了穆爾潔淨派的訊息也要儘量不讓信眾們知道,以免打擊了本教各派的士氣。

至於說為被殺之人報仇和挽迴天方教和各派的麵子,所有人雖有這個想法,卻怎麼也說不出口,因為他們知道再去跟全真教做對那就是自找死路了。

況且穆爾潔淨派被林清玄滅掉也有些咎由自取,天方教與全真教無冤無仇,默罕默德非得夥同明教和拜火教去找人家的晦氣,所以清玄真君殺上門來也是源於穆爾潔淨派先動的手。

此時實力大一些的諸派掌門就開始思索著怎麼接收了穆爾潔淨派參與的寺院勢力,讓自己這一派成為天方教主流,自己也做一任掌教。

法裡德雖然身為武功最高的大宗師又是苦修派掌門宗師,隻不過苦修派人數太少,在西域各地影響力不夠,所以他做掌教恐怕也冇人能服氣,故而他卻冇有要做掌教的念頭。

在眾人各有想法的歎息之際,義哈麥尼不想各派人心渙散,突然說道:“諸位宗師大可不必畏懼清玄真君,難道他們全真教有一位清玄真君武功蓋世,咱們天方教就冇有前輩高人了嗎?”

法裡德揮手拍死了脖頸的一個虱子,笑道:“你是說老掌教阿凡提?”

見義哈麥尼點頭,法裡德就撫掌大笑道:“不錯,他老人家神功蓋世,地位尊崇,現在穆爾潔淨派幾乎除名,咱們群龍無首,正是該請阿凡提前輩重新出山主持大局,拿個主意。”

法裡德武功最高,他隱隱有為首的姿態,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大喜。

納斯爾丁·霍加·阿凡提是天方教秘法宗的宗主,也是兩代前的掌教大伊瑪目,他在四十年前就威震西域,被西域諸教公推為武功天下第一,更是和明教霍山被譽為“西域三百年內蓋世雙雄”。

自從三十多年前真主信徒從歐洲十字軍手中奪回了聖城耶路撒冷,為了保證不被西方人奪走聖城,三十多年前納斯爾丁·阿凡提就卸掉了掌教之位,隱居到耶路撒冷的金頂聖寺,不斷誅殺向聖城滲透的教廷聖騎士,保證聖城不會被西方教廷重新奪回。

由於阿凡提數十年不曾露過麵,使得西域隻剩下他的傳說,多少人都忘記了被這位先知支配的歲月了。

義哈麥尼朗聲道:“正是此理。那咱們諸位當現在寺內養傷,等傷勢恢複了咱們再隨法裡德宗主一起去耶路撒冷的金頂寺去請阿凡提老掌教出山主持大局。”

“好,好,老掌教竟然還在人世,那可真是太好了……”

“他老人家40年前就武功蓋世了,現在恐怕快趕上先知默罕默德了吧,那林清玄武功再高也高不到他老人家,要是能請阿凡提殺了林清玄,咱們天方教在西域就再不用擔心強敵了。”

“老掌教現在都快百歲的年紀了,他那樣大的年紀,便是武功再高又如何能輕易出手?萬一有個閃失,咱們聖教可就真的冇了主心骨,豈不是要四分五裂?”

……

眾人都紛紛議論,片刻後就有了要吵起來的樣子。

法裡德沉聲道:“不必再說了,咱們養好傷去請阿凡提大伊瑪目掌教,他老人家說什麼咱們聽什麼,他說報仇咱們就報仇,他說安分守己,咱們就老老實實傳教,一切都請他定奪就是了。”

法裡德武功最高,輩分又大,眾人也不敢跟他相爭,見他瞪眼了這才罷休。

義哈麥尼則起身出去派人壓製訊息,其餘諸掌門長老等則躲在先知寺內靜修武功恢複傷勢。

就在麥地那先知聖寺內統一思想的時候,遠在先知城北數百裡的一片沙漠綠洲內靜籟無聲。

林清玄就在一顆沙棗樹下盤膝而坐,身前一圈灑了一些驅蟲驅蛇的藥物,一口氣走出這麼遠林清玄才肯放心的靜修玄功,恢複真氣。

過了大約一個多時辰,林清玄突然振衣而起,抬頭看了看月亮已經隱入雲端不見蹤影,東方天際也有些發白,林清玄長出一口氣,想道:此時功力已經儘數恢複,可以找個僻靜之處修煉一下這兩次滅教大戰時通過天演鏡映照複製的三大教頂級神功了。

林清玄此時剛經曆大戰,又親身經曆的三大教那與中土武功截然不同的神奇功法,心神激盪下就像即可修煉一二。

趁著東方發白林清玄一路向北,走了七八個時辰就穿越沙漠到了阿拉伯半島北部的山區。

等到林清玄走到一個叫做霍裡塔小鎮的地方時,見天色已晚就隨便找了一家客棧住下。

吃了點烤饢又喝了一壺茶水林清玄就回到了廂房內,室內除了一張床和毛毯就彆無他物,床頭擺著一個燭台,燭台之上是一根抖動著燭火的蠟燭,燭光搖曳間散發著羊油燃燒出的那淡淡的奶香和膻味兒。

林清玄在床上盤腿端坐,默默思索著腦海中這些天通過天演鏡映照學會的諸多功法武學。

之前是冇有時間梳理,現在明教、拜火教和天方教諸派的武學已經學了不少,隻是如何琢磨吸收其中精粹,挑選哪幾部進行修煉還需要好生謀劃一下。

簡單的梳理了一下,學得的大約有十幾套,隻不過有的不算極其高明而且也不成套。

天方教的登霄神功、玄石神功等十分厲害,但是林清玄在先知寺內大戰時不敢留手,天演鏡也冇有得到真氣灌注加持,這等高級法門也就觀照出一點皮毛,不過是三四層心法而已,林清玄即使修煉了也隻能初窺門徑,所以並未重視。

除開這些武功,天演鏡觀照出真正成套完整的功法也有七八部,其中最高明的就是乾坤大挪移、浴火神功、聖火令武功、火雲鞭等幾部。

林清玄對於那些不成係統的武功,不過是稍加思索便放下了。

至於聖火令武功和火雲鞭法雖然威力極大,但招式太過詭異多變,與林清玄玄門正宗的武功路子不同。

而且這些武功邪氣,隱隱被玄門正宗武功和佛門武功剋製,所以就入不得林清玄的法眼,他不過是閉目冥想片刻,以本身道家神功對照想出破解剋製之法便作罷了。

在把腦中諸多武功過了一遍後,林清玄真正想要深入研究並且修煉的不過就是乾坤大挪移和浴火神功這兩部拜火教和明教的鎮教神功。

浴火神功,分為九層,乃是拜火教無上神功,這門功法的立意原理和行功之法與中土武學截然不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中土武學中內功心法即便是因為派彆不同而有所側重,但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多數都要運轉涉及。

尤其是練到高深之處,那十二正經和七經八脈基更是都要貫通,所有有區彆不過是側重的經脈不同,運轉法門不同。

這拜火教鎮教的“浴火神功”號稱是天下第一至陽純陽的功法,自修煉起便要隻修煉九陽諸脈和任督二脈,對於足太陰、少陰,闕陰等九陰諸脈是全部放棄。

行功運氣時這九脈是一脈也不走,這等練功之法,與中土武學毫無相似之處。

若以林清玄看來,這樣行功稍有不慎,便會走火入魔,身死道消,不過在他深入思索了浴火神功的功法後,才知道這門神功傳承上千年,修煉起來精進速度極快,雖有許多隱患,但曆代祖師也發明出了相應的壓製心魔,不令走火入魔的諸多法門。

那乾坤大挪移是主修陰陽二氣,但是修煉方法也與中土不同,修煉此功時是身體左右兩側經脈同時運轉陰陽二氣,也是風險極大,稍有不慎便會走火入魔,輕則身軀僵化,重則當場暴斃,所以修煉起來也有許多禁忌,更有許多要求。

林清玄對這兩門神功原本就頗感興趣,在詳細的思量了功法後,他覺得這浴火神功若是吸收修煉,可融入“焚訣”,等到參研圓滿後,興許能以浴火神功為根基,推演出焚訣的第六層和第七層心法。

至於乾坤大挪移也是高深莫測,高深之處不在先天功之下,“沾粘、牽引、挪移”類似太極拳,“積蓄勁力”類似空明拳,“尋覓敵人破綻”類似先天功。

通曉功法的林清玄尤其對乾坤大挪移的陰陽二氣的運轉方法更是欣賞,隻覺修煉和運轉法門獨具一格,令自己大開眼界。

對林清玄這等高手而言,乾坤大挪移仍有可學之處,甚至是必學之處。

所為的就是能在練成此功後將其與本身武功融會貫通,也會對自己應用陰陽之力起到極大的助力。

念頭一轉,林清玄便當即收束心神,開始修煉浴火神功和乾坤大挪移。

林清玄早年雖資質不佳,但自修煉了易經鍛骨篇後又常年服用諸多靈藥,此時的根骨資質早已是世間絕頂,加之武學修為和悟性極高,修煉這兩門神功自然是進境飛快,不過大半夜光陰,便先將浴火神功練到了第八層。

林清玄觀照吸收了拜火教四大長老的的諸多經驗,知道他們也不過將第八層練的爐火純青,在第九層上處於摸索環節。

不過林清玄武學修為高於四人,又練有九陰神功,先天功等道家無上神功,不過又練了一個多時辰就將浴火神功練到了“浴火而鬚髮衣袍不焚”的第九重圓滿境界。

此時林清玄體內真氣依照心法,便可化為純陽,不僅能將真氣遍佈周身不懼火燒,便是生吞火炭也不覺炙熱,若是運勁一吹,便可口噴純陽至陽之氣,將乾草點燃,這浴火神功練到這等境界便是直追拜火教祖師了。

林清玄在煉成浴火神功後,對於至陽功法一道瞬間就有了更深的見解,他覺得隻需一年光陰自己便可推演出“焚訣”的第六層心法了。

練了大半夜神功,林清玄神清氣爽,不覺疲憊,他想著趁熱打鐵便又直接練起了乾坤大挪移。

張無忌在九陽神功大成時修煉乾坤大挪移隻用了不到一天的時光,林清玄如今的功力修為尤勝當時的張無忌,武學修為更是勝過當時的張無忌不知凡幾。

所以林清玄不過三個時辰就把乾坤大挪移練到了第七層,隻不過第七層的最後十幾句心法卻練至不通。

林清玄猛然想起這乾坤大挪移最後部分似乎就是創造神功之人的臆想, www.sh.com他自己也未練成,當即停下不練,而是啟用天演鏡不惜真氣以天眼鏡觀照乾坤大挪移心法,準備把最後十幾句臆想紕漏給完善起來。

林清玄相信自己有天演鏡的幫助,若以水磨功夫消耗真氣推演,最多月餘便能將剩餘的十幾句完善成真功心法,到那時自己當可修煉出超越明教創造此功的前輩也達不到的境界,更能將乾坤大挪移推演出最完美的程度,興許也能成為完善仙道神功的資糧了。

在一口氣將浴火神功和乾坤大挪移都練成後,林清玄真氣運轉無不自如,他本已十分精純的內力又精進了兩三層之多,雖然再靜修打磨月餘便會消退大半,但是卻也抵得上自己靜修一兩年的苦功了。

功力精進固然可喜,不過最令林清玄高興的是自己憑著對這兩門西域絕頂神功的理解思索,武學修為又有大進。

林清玄隱隱覺得焚訣和黑水真法下一步推演方向已經隱約可見了,所以說自己對西域功法的學習理解將會有助於下一步推演“焚訣”和“黑水真法”這兩門探索仙道的頂級功法。

不過這並不是說西域頂級武學如何厲害,而是他們走的路與中土武學頗有不同之處,這種種不同纔是支撐必定要超越武功,踩著武功一道昇華的仙法道法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