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紮爾海,也就是後世的裡海海畔暖風習習,撩動著人的髮絲,海浪一下又一下的捲動海牙發出聲響。

  海風海浪就像愛人在撫摸輕語,加上波光粼粼,晴空萬裡,看著這等風光,實在叫人心胸開闊,十分高興。

  林清玄身穿紫羅法袍,站在海邊的一塊巨石之上,靜靜地眺望著海岸對麵的東方天際。

  轉眼從林清玄跟隨成吉思汗西征已經過了十年光陰,蒙古大軍今年徹底征服了基輔大公國,算是征服了東歐,並且開始挺近中歐和北歐。

  由於黑海東部都處於蒙古大軍的控製之內,由於精通拉丁語、斯拉夫語的俘虜很多,還有不少是僧侶貴族,所以儒略曆紀年也成了蒙古自歐洲和中亞使用的紀年法。

  所以林清玄知道今年才知道自己所處的時代精準一些的說法是儒略曆的公元1234年,而對應大宋則應該是嘉定二十七年了。

  最近幾年由於蒙古大軍一路向西,推進速度極快,深入到了東歐部分,所以林清玄跟隨著成吉思汗,也就冇能得到來自東亞的訊息。

  現在到了寒冬,成吉思汗風濕病和哮喘病突然發作,雖然得林清玄救治後保住了性命,但也隻能待在黑海東岸的原格魯吉亞王國的海港大城蘇呼米靜養,東歐的大軍也暫時進入城堡躲避風寒,因此戰事就停了下來。

  心中掛念全真教和李莫愁、趙希言等人,林清玄就暫時辭彆成吉思汗,親自趕赴裡海西畔的大城大不裡士,在此等待著從終南山和武當山派遣而來的第一批傳教道士。

  由於林清玄和全真教的異軍突起,本來在成吉思汗征服西夏後就逐漸進入蒙古領導團體視線的藏傳佛教冇了市場,由於全真教乃大蒙古國教,加上成吉思汗、拖雷虔誠信仰並且一個延生多年,一個身體強健無比,其餘王子貴族也沉迷道家長生之術,使得全真教在蒙古貴族中很快以壓倒性的姿態戰勝了薩滿教,達成了100%狂信的成就。

  全真教的許多精研道醫之術的三代弟子也被馬鈺和李莫愁從重陽宮和紫霄宮派往北亞、中亞、西亞等地傳教並建立道觀,為各地鎮守一方的蒙古貴族治病煉丹,傳授延生之術。

  隨著隨著蒙古國一路西進,打通了裡海,甚至占領了大半個西亞和東歐,那些天方教和摩尼教、拜火教、東正教、天主教、印度教等都成了大蒙古帝國領域內的二等宗教。

  蒙古貴族和戰士以及改通道教的色目人、胡人等都需要道觀和全真高道指導修行,並且禮拜三清六禦等神靈。

  因此在三年前還冇有徹底攻下東歐時,林清玄和成吉思汗就派傳令官回中原,要求送來一些精通道法醫術的弟子前來傳道。

  上個月就有訊息傳來,全真高道們已經到了原花拉子模的王城撒馬爾罕城,帶隊的是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三位,還有一百多名真傳弟子。…

  林清玄得知這個訊息後就配置靈藥、不惜耗費真氣,總算是穩定了成吉思汗的病情,這才趕到大不裡士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全真諸道。

  欣賞了半個時辰的哈紮爾海景色,林清玄觀看海浪湧動的景象,忽然心有所感,右手一揮,三丈外的海麵上就突然竄出一條碗口粗細的水龍落到他的手上,然後化作了一枚巨大的水球。

  雖然林清玄冇有練過以真氣隔空取物的擒龍控鶴神功,但十年前武功修為就是天下第一,如今功力更是到了神而明之的境界,做到隔空取物更是不著煙火之氣了。

  水球在林清玄的手上不斷地變化著形態,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凝聚成一把大關刀的樣子,然後他心念一動,真氣化為至陰,那水流大關刀瞬息間冒出白霧寒氣,待寒氣散去就是一把冰晶透明的冰製大關刀。

  林清玄將大關刀朝腳下一劈,鏘的一聲脆響,大關刀的半個刀頭就像是切豆腐般的插入了腳下大石頭。

  林清玄十年來精修不輟,內力固然大進,這黑水真法也終於練到了第五層,但他卻長歎一聲,並不滿意的低聲道:“內力還是不夠精純,不然這整個刀頭就都能插入石頭,若要修到那個地步恐怕還要三年以上的苦功方能克成。”

  噠噠馬蹄由遠及近,一個圓臉的蒙古少年騎兵走進了麻利的躍下馬,高聲用生硬的漢話道:“真君國師,全真教的真人們到了。”

  林清玄衣袂一動人就不見了蹤影,空留下那個少年驚歎不已的看著一道黃色殘影漸漸遠去,口中驚歎道:“國師真是神仙下凡,跑起來像一陣風,比汗血寶馬都要快……”

  林清玄回到大不裡士城就看到街道上一個駝隊在緩緩而行,為首的三個白色駱駝上坐著丘處機、王處一和郝大通三人,他們身後是上百名年齡在二三十歲之間的全真弟子。

  “丘師哥,王師哥,郝師哥!”

  三子聽到林清玄一聲呼喚,眼前一花就看到前麵憑空出現了林清玄的身影,卻見林師弟正笑吟吟的看來。

  三子從駝背上躍下,握住林清玄的手,笑道:“林師弟,十年未見了,你好似冇什麼變化,看來是真要成仙了。”

  林清玄卻見丘處機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鬚髮已經白了大半,王處一和郝大通原本烏黑的鬚髮卻變得花白,不過三人臉色紅潤,眼中神光奕奕,行走間腳步聲輕不可察,足見身體康健,功力遠勝當年。

  帶隊前來的弟子中為首的有三人,一個是呂誌堂,一個是陳靈雲,還有一個則是林清玄的大徒孫龔虛閣,龔虛閣的師父是誌慈道人,得恩師教導,醫術自然也是極佳。

  眾弟子也都躍下上前叩拜,待起身後,呂誌堂上前敘話,陳靈雲更是從懷中取出一封信箋,道:“師伯,這是恩師手寫的信件,讓弟子親手交給您老人家。”…

  林清玄看陳靈雲和龔虛閣都有了鬍鬚,呼吸間也可見本門內功根基穩固,便十分欣喜,接過信箋隨手揣入袖子內,問道:“你師父怎麼樣?還好嗎?”

  陳靈雲躬身道:“恩師一切都好,聽她老人家去年春天說是奇經八脈已經儘數貫通,當世已是少有對手,我師父除了練功就是去青牛宮小住,一切都好,隻是笑容少了很多,雖然她老人家也不跟我們弟子說什麼,但是我猜測她總是時常想起師伯您。”

  林清玄想起了李莫愁,也是心頭一暖,然後看了看街上被駝隊堵塞兩頭都冇人行走了,隻是城裡的不是蒙古人就是當地胡人,誰也不敢出聲催促全真道爺。

  林清玄忙說道:“快隨我回藍頂堡去歇息,那裡纔是說話的所在。”

  藍頂堡其實是數百年前的*世界統治者哈裡發哈倫·拉希德為妻子建造的寢宮,因為大不裡士是他妻子的家鄉,他的妻子思鄉時總會從巴格達回到大不裡士住上一段時間。

  現在整個花拉子模被蒙古滅掉吞併,意味著阿拉伯半島北部地區往東的中東地區和中亞等地全都成為了大蒙古國的疆土。

  綠教的統治地位本來也不穩固,還有拜火教、摩尼教等教派爭奪信徒,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此時更是被徹底顛覆,按照成吉思汗的旨意,全真道教作為國教,原花拉子模的國民也要無條件的信奉道家,隻不過不限製他們同時也信奉其他宗教罷了。

  雖然道教宮闕和觀宇等目前在中亞以西還不多,但是近些年三清神像等已經有不少被尹克西運到西亞等地賣出了不少,許多貴族酋長也都請了幾尊神像回家祭拜,隻不過形式仍舊和祭拜傳統生靈差不多。

  藍頂堡早就作為道宮給第一批來的全真道人使用,林清玄等人自然要入藍頂堡歇腳居住。

  藍頂堡的主持道人是宋德方,他向恩師丘處機和幾位師叔施禮後就下去準備膳食和安排廂房。

  林清玄見眾道人鬚眉上沾滿了風沙,就讓他們先沐浴更衣,自己帶著信件回了臥室。

  展信一看就見到了李莫愁那熟悉的筆跡,自從自己三年前去了東歐就不曾在見到李莫愁的信,此時得見心中欣喜,反覆的看了好幾遍。

  李莫愁信中先是說了相思之情,然後就介紹紫霄宮、重陽宮、青牛宮等宮闕的發展情況,有人財物等大略數量,也有個彆重點弟子的詳細情況等。

  後半部分則是介紹了大宋朝局的變化,近些年趙擴的身體健康狀況開始不斷惡化,因為趙誌言深得他的信任,如今已經開始攝政,同時李莫愁告訴林清玄,自己會親自去臨安一趟,再給趙擴一些化龍昇天散為他延壽半載。

  如今大宋已經積累了十年,與全真教在大宋國內懲奸除惡,穩定治安,各個城市的安全宜居指數和行商氛圍都上升了幾個台階。…

  趙希言前幾年雖然冇有什麼權利,但是總也能左右些朝局,趙擴受趙誌言和全真七子的勸諫任用賢臣,查處貪腐,罷免庸官酷吏,大宋整體已經有了中興之象,所以雖然士林中一再有聲音是重用道教,有亂國之象,但是“嘉定中興”也成了他們口中的一大政績。

  趙擴近些年早已不大過問朝政,而是趙希言居住在青牛宮攝政,他一來是年邁昏庸,越發重視清修長生,無心過問朝局。

  二來是近些年全真教越發昌盛,甚至隱隱有協助治國的征兆,但是卻有了嘉定中興的政績,他自然欣喜不已,自以為領悟了無為而治的治國要理,更是不去過問朝政了。

  李莫愁的意思則是勸說趙擴直接把皇位禪讓給趙希言,然後接到重陽宮清修,如此趙誌言名正言順,便可將十餘年的積累化為中興大宋的舉措,然後北伐殘金,定鼎中原。

  至於說勸說趙擴的理由,李莫愁回憶林清玄之前的說法,也編排好了,那就是趙擴年邁力衰,便漸漸承受不住中原龍脈被金人占據而反噬之力,倒不如讓給趙希言,反而能無事一身輕,不僅可以冇了隱患,還能安心修道。

  林清玄知道以趙擴如今的迷信程度,加上趙希言與他的兄弟情深,趙擴禪讓給趙希言還真冇問題,畢竟趙擴冇有親生子嗣,皇位傳給誰都一樣,倒不如給一個有本事又感情篤厚的兄弟。

  信箋足足有十餘張,最後則是李莫愁的抄寫的一篇詩經《式微》。

  “式微式微,胡不歸?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

  林清玄低聲唸了幾遍,微微笑道:“想我回去?我很快就能回去了。”

  如今成吉思汗已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 第2頁 / 共3頁經油儘燈枯,即使林清玄不停為他渡氣救命,但是性命也隻在一月之間了。

  隻要成吉思汗一死,遠在大漠的拖雷就能繼承成吉思汗寶座,西征不管是否還會繼續,自己都不必在東歐待著了,www.sh.com完全可以迴轉中原了。

  不過林清玄又隱約有一種擔心,那就是成吉思汗鐵木真在蒙古各部麵前等於是神的存在,他活著的時候蒙古的核心力量都要放到西征上,其他部族也安分守己不敢擅自行動。

  可是等到成吉思汗死後,四大王子各有一方勢力,還有其他各有封地的老將們,拖雷的名望和地位怕也冇有能力壓服諸部,讓所有人都遵從自己的意願去做。

  所以即使拖雷不願意南下攻打金宋,怕是也節製不了蒙古各部,他如果按照大家的集體意誌去辦還好一些,蒙古人一定把他視為神聖的大汗,可是如果他當了大夥的路,他的兄弟侄子們可是單等著機會替代他的。

  畢竟在蒙古都席捲了大半個歐亞大陸的節骨眼上,金宋大理三個小國就十分紮眼了,蒙古人豈能不願意橫掃天下?

  成吉思汗死後,蒙古的繼任大汗不管自己怎麼想,在蒙古的特殊製度下,繼續擴張和征服是必須的事情,所有的蒙古人都不可能看到嘴邊的肉而不去吃,不僅是為了錢和女人,同時也是本性使然。

  林清玄很清楚除非自己能建成一個地上道國,不然蒙古和大宋多半還是難逃一戰,無非就是早一天晚一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