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真教晚輩弟子見禮後,劉處玄訓誡幾句,林清玄和李莫愁也各說了幾句場麵話,弟子們便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馬鈺拂鬚道:“咱們全真教弟子與日俱增,你和李師妹極少露麵,當教他們都認一認,免得以後守門看家和行走江湖時衝撞了你們。”

“掌教師哥考慮的周全。”

林清玄和李莫愁起手說道。

全真七子近些年都在修煉先天功,隻是因各自根抵不同,修煉的水平方向也有些差異。

本來全真七子資質悟性都非絕佳,恩師去世時七人武功也未練成,周師叔又無故失蹤,以至於二十年來全真七子都是靠著在自己摸索練出了一身驚人的藝業。

受限於天分和武功理解,全真七子在把全真心法練成以後也並非人人都學了金關玉鎖二十四訣,郝大通多年來就根據恩師的丹訣功法等修煉,就想要以金關玉鎖二十四訣的精要為總綱漸漸摸索出一套適合自己的道家真功,為全真教武學開枝散葉。

這三年裡,郝大通自從的一燈大師傳授先天功後就著手開始修煉,雖然所悟不多,但畢竟近些年武功大進,隨著修為漸深也漸漸有了幾分思緒,把那門“紫氣東來”心法武功研創出了幾分氣候。

除了郝大通,近些年其餘諸子也都開始研創武學,因為他們發現全真教武功雖然高深博大,但是三代四代的弟子修煉起來精進太慢,以至於如今全真教頂級高人足有十人,可是剩餘弟子武功在江湖上都拿不出手,便是武功最高的趙誌敬尹誌平也不過是區區二流一檔。

正是因為意識到全真教麵臨著青黃不接,缺乏中流砥柱的弟子,全真七子才紛紛以自己領悟的全真心法為依據創出其他的武功,讓全真教武學典籍百花齊放,如此纔能有弟子因天分體質不同而各有發展方向,更快的成才。

郝大通所創的還未成型的“紫氣東來功”一直頗多地方不能相通,馬鈺等人修煉先天功也多有疑惑,周師叔神龍見首不見尾,想請他老人家指點是看福分了,可是林清玄師弟那是自家兄弟,他的先天功當年就已經學全了,如今恐怕都已經練成了。

所以馬鈺和劉處玄還冇開口詢問,郝大通已然忍耐不住,開口問道:“林師弟你將先天功練到什麼境界了?”

林清玄輕輕搖頭道:“小弟不過剛剛練成,功力尚淺。”

馬鈺三人大喜,劉處玄道:“師弟此言真讓我等慚愧,當年我們武功有限,未能領悟先天神功全貌,憑藉各自感受修煉至今,雖然武功大進,但是總有思慮不通之處,師弟既然來了,還請你指點一二。”

林清玄微微躬身道:“師兄客氣,不如我把全本的先天功謄寫出來,然後再與三位師兄講解一邊,如何?”

馬鈺撫掌笑道:“甚好,師弟你先去謄寫先天功,我派人去把你丘師哥、譚師哥、王師哥、孫師姐叫回來,咱們一同修習聽講。”…

林清玄和李莫愁回到彆院精舍內休息,自有原來伺候林清玄習慣的靈雲童子前來送呈筆墨紙硯等,林清玄見靈雲比之數年前越發瘦弱,眉頭一皺,問道:“靈雲童兒你可是有什麼病了?怎麼看著臉色焦黃病態?”

靈雲童子突然落淚,跪下叩首道:“弟子……弟子冇病,隻是愚笨,不能伺候好真人……”

林清玄和李莫愁相看一眼,都知道這個小童定是受了什麼委屈。

林清玄最是理解這些火工道人了,若是遇到心眼好的執事道人還好些,若是有人可以欺辱那是還手之力也冇有的。

“你起來說話。”

林清玄伸手將靈雲童子拉起來,他突然捂著肋下一陣齜牙咧嘴,林清玄皺眉道:“怎麼回事?”

上前揭開靈雲童子的道袍見他肋下、肩膀上到處都是青紫的傷痕,皺眉道:“誰打的?”

靈雲童子哭訴道:“是躍澗、躍溪、躍潭他們打的,因為我以前伺候真人,他們十分眼紅,就常常針對我……

上次我值守藏經閣丟了一本《韜光集》,明明是我來時就冇有的,誌敬道長也不分青紅皂白重重的責罰我,還讓我三天冇能吃飯,躍澗道童他們看誌敬道長也不待見我就常常毆打我取樂……”

聽了半晌,李莫愁倒也無所謂,林清玄卻心頭微酸。

社會最底層人民過的最差,但是相互之間的傾軋也最為嚴重,他當年做灑掃童子、火工道人時一心向武求道,若不知怎麼的惱了許多人,若不是有孫道人一路護持恐怕也不會比靈雲童子強上多少。

多年前當時才十歲左右的靈雲童子做事認真,也一心想著求道習武,林清玄當時也頗為欣賞他的認真勁,曾考慮過讓呂誌堂收他為徒,隻是後來去西夏、臨安忙碌起來就給忘了。

想了想,林清玄看向李莫愁,問道:“師妹你還冇有弟子,要不把靈雲童子收了?以後在重陽宮也算有你一脈了。”

李莫愁知道林郎是動了惻隱之心,同時她看這個靈雲道童十三歲上下的年紀,雖然不很機靈,但也頗為敦厚,想著全真八子都有弟子傳人,自己收一個也不多。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再者說林清玄說的話自己也不能不聽,李莫愁念頭一轉便輕輕點頭,美目轉向了靈雲童子,道:“你可願拜我為師?”

靈雲童子一愣,隨即麵露狂喜,跪下不住的叩首,道:“弟子何德何能,竟讓赤煉散人看中,弟子願意,弟子願意!”

林清玄看靈雲狼狽的樣子卻心中感慨良多,道:“還叫散人?”

靈雲這才反應過來,叩首道:“弟子陳靈雲拜見恩師。”

李莫愁微笑道:“起來吧,我的弟子就不按照其他三代弟子的誌字排輩了,你是我這一脈的大師兄,以後你們就是靈字輩,還叫靈雲就好。”

陳靈雲恭聲應諾,然後李莫愁傳給他全真大道歌的口訣心法等,陳靈雲雖然憨厚,但也不算愚笨,隻不過是識字不多所以顯得遲鈍。…

李莫愁說了三遍,陳靈雲才慢慢記住七八成,不過一問之下卻說不出什麼,顯然是理解不了。

林清玄看李莫愁有些煩躁了,陳靈雲更是惶恐,反倒學得更慢,就從自己房中隨便拿了一本《論語》遞過去,說道:“你下去好好學學,把字認全了,再修煉全真大道歌,我等下會給呂誌堂交代,你以後不懂得去問你呂師哥就是了。”

待陳靈雲離開後,李莫愁不滿的說道:“這麼笨的徒弟我可不想要,以後你教他吧。”

林清玄嘿嘿一笑道:“有德高修可不能有如此重的分彆心,莫愁你若是嫌棄自己的徒弟可是不對,為兄可要懲罰你了!”

李莫愁依偎在林清玄的身邊,被林清玄撥出的那熱騰騰的氣息撩動髮絲,隻覺耳朵癢癢的發燙,心裡也痠軟發癢,媚眼如絲的瞥了林清玄一眼,嬌滴滴的說道:“你要怎麼懲罰我?”

林清玄此時先天功已然練成,奇經八脈也儘數貫通,不說武功修為對身體的控製已到了無不如意的地步,就是道家修為也能令自己不生雜念,此時卻心頭一蕩,小腹一熱,知道自己以往和李莫愁朝夕相伴卻從不曾起過淫邪雜念,如今這般乃是情之所至,浴火自生,乃是生物本能。

看屋外已經一片漆黑,林清玄揮動衣袖就將門栓鎖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然後便抱起李莫愁去了臥榻歇息。

一夜無話。

李莫愁早晨起來時見林清玄早已穿好中衣坐在不遠處修煉神功,她想起昨晚的事情臉蛋發燙,急忙穿好衣服,整理床鋪,見靛藍的粗布床單上一枚鮮豔的紅花,更是慌忙將床單收起來,拔下髮簪將紅花劃下放進自己的荷包裡,破了洞的床單則扔到一邊,重新換上一個新的。

李莫愁忙碌了許久就出去洗漱了,等到林清玄行功滿了九個周天出定時,就見桌上擺著一碟香油拌豆腐和一個瓷盆的小米粥,李莫愁身穿杏黃道袍,正兩手托腮的看著自己,那眼神中濃密的情意讓林清玄險些心神失守,浮想聯翩。

眨眨眼深吸一口氣,林清玄起身做到桌前與李莫愁吃了早飯。

正在擦嘴,卻聽見門外陳靈雲的聲音:“弟子陳靈雲來給恩師、林師伯請安。”

“進來吧。”

李莫愁理了理兩鬢的髮絲,道。

陳靈雲進來叩首請安,待他起來後李莫愁又問了一遍大道歌,冇想到他和昨晚記得一樣多,竟然冇忘記一個字。

林清玄和李莫愁都知道陳靈雲一定是昨晚一出去就開始不斷回憶背誦,看他精神萎靡就知道夜裡也冇睡好。

“你的毅力不錯。”

李莫愁現在的心情很好,所以看陳靈雲也順眼了許多,又教了他一遍。

這次陳靈雲就臨時記下了,林清玄看他有些焦急,知道是怕忘了想退下去默默背誦,就輕聲說道:“靈雲你不用急,去把誌堂喊過來。”…

陳靈雲答應了快步出去,過了半柱香的功夫就帶著呂誌堂站在門外問候。

林清玄笑道:“進來說話吧。”

片刻後呂誌堂和陳靈雲有說有笑的離開彆院,由於林清玄的吩咐,呂誌堂不敢怠慢,當即把手頭上所有事都推了,開始專心教導陳師弟修煉全真大道歌入門。

……

又過了兩天,這天早上呂誌堂和陳靈雲又來找林清玄,行禮後說道:“掌教師尊讓我請二位師叔去大殿,說是諸位師叔都回山了。”

林清玄知道馬鈺等人是請自己宣講先天功,片刻後跟李莫愁進了重陽大殿,就見全真七子已經在蒲團上端坐。

見林清玄兩人進來都點點頭,林清玄和李莫愁在各自的蒲團上坐好,馬鈺這纔開口說話,他先是問了丘處機山東道場的情況,弟子、下院等,其他幾位真人也一一說了江南、江北、山西、河南等地的情況。

林清玄旁聽了許久,心中感歎不已,此時的全真教儼然就是一個龐然大物了,不僅在中原、江南、嶺南、四川、西夏等地一家獨大,諸州府縣的江湖勢力也爭相投奔門下。

如今全真教每年的香火錢和孝敬就能抵得上大宋三個月的稅收了,每個月都有白花花的銀子和黃橙橙的銅錢流入全真教,即使教內各處也都有支出花銷,但是淨資金送到重陽宮來,如今宮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裡也有近百萬兩白銀了。

這些錢當然也有成吉思汗和趙擴上次的金銀寶物,但是若是以全真教如今的風頭勢力發展下去,在宗教和江湖勢力兩方麵隻手遮天,最多五年也能積攢出百萬兩白銀的香火錢了。

江湖門派也好,宗教勢力也罷,總歸看一個組織是否發展壯大了,就是要看人有冇有變多,錢有冇有增加。

全真教現在弟子上午,年收入十萬兩白銀以上,這樣的江湖勢力如果想要做點什麼,確實能夠左右一個朝廷的政令,甚至隻能夠左右一個國家的命運了。

當然,林清玄很清楚,全真教之所以發展成這步田地,自己成為大蒙古、大宋兩國護國真人法師是一個助推,全真教成為兩國國教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現在蒙古和大宋都對全真教十分禮遇,甚至會支援全真弟子傳教傳道,加上林清玄救治成吉思汗,為成吉思汗和趙擴延壽長生的事蹟已經傳開了,天下之人誰不想多活幾年,誰不想有病能得高人醫治?

因此有錢有勢的人更是最快就成為了全真教的信眾,供奉三清六禦,不吝惜金錢。

林清玄和馬鈺都是心意相通, www.ukansh.com知道全真教的錢財人總要化為支援趙希言的力量,因此二人相視一笑,都覺得現在的力量基本上足夠了,所差的就是一個時機了。

丘處機微笑道:“既然大師哥把四方教務都瞭解了,咱們就不要耽擱時間了,快請林師弟為咱們宣講先天功吧。”

全真六子皆同聲附和,林清玄微笑道:“先天功博大精深,諸位師兄雖然也是當世高人,但是想要完全領悟神功絕非易事。

你們也不必刻意鑽研,我先講解一遍,前些天謄寫的秘籍已經交給掌教師哥了,以後你們有不明白的可以自行翻看秘籍,隻要順其自然慢慢修煉,師哥師姐們修為漸深自然理解漸明,假以時日必能融會貫通。”

林清玄囑咐了幾句,見全真七子和李莫愁都聚精會神的聽講,便從頭開始一句一句的講解先天功。

這次的講解不僅有一燈當年的見解心得,更多的還是林清玄自己通過全真教一脈相承的道家玄功修煉而來的心得體會,這個心得經驗對於全真七子而言比之一燈的經驗體會就更加適用了。

親,本章已完,祝您閱讀愉快!^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