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武學修為大進,林清玄結合自己最近數月從藏經閣重陽祖師親筆所寫的道藏書籍中揣摩出的王重陽的經曆心態等,加上馬鈺孫不二的心得體會等,對玄門正宗的全真武學終於有了高深的見解,此時他對全真武學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一個全真七子中也隻有寥寥數人才達到的高度。

臨近年關,各地主持諸省教務的弟子也都回山來向全真七子拜年,山上的人頓時多了起來。

全真教作為天下武林第一大派,真傳弟子雖然隻有數百,但是記名弟子、俗家弟子足有上千,還有管理各省教務、生意的下院弟子等,再加上林清玄這等全真教內的普通道士,算起來全真教足有上萬人的門人弟子,論起人數眾多僅次於丐幫了。

自年中大較結束後,重陽宮外的弟子也都冒雪歸山,三兩天內就有上千名弟子回來,後廚的壓力驟增,林清玄白天也變得忙碌起來。

這天是大年初三,除夕和初一、初二馬鈺等全真六子帶重陽宮全體弟子道人祭祀重陽祖師,又焚香燒表祭告上蒼三清。

過了初三大雪也停歇了,重陽宮內纔算是空閒了下來。

午飯後丘處機和譚處端要指教眾弟子修煉天罡北鬥陣,全教弟子都去學習,大雪封山,各殿也不必值守,所以火工道人們都回房間去睡回籠覺了。

想著下午也不必做飯,後廚隻需將明日清晨要用的食材木柴清水備好便可歇息了,林清玄功力日深一日,此時劈柴挑水毫不費力,便是連外功也不斷精進了。

待到所有活計乾完已經是未時四刻(下午兩點),林清玄伸伸懶腰看後廚一個人也冇有,就連灶膛都封了火,感覺火房迎來了難得的清閒,林清玄看外麵雪光明亮,就微微一笑,道:“不如去後山放些炮仗消遣一二。”

見郭誌瑞也去了前殿,林清玄就去火房遠處獨自立在曠野的庫房小院,那裡是儲存過年用的爆竹煙花,還有教內弟子行走江湖要用的示警信號彈。

林清玄雖然把全真教的基礎武學學全了,內功心法也是精研的最上乘的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但是他並不滿足現狀,又打起了古墓派的九要和玉女心經的主意。

雖然不急於一時要馬上學會,但也列入了下一步學習的目標了。

作為穿越人士,林清玄內心的野望極大。

隻是單純的練武成為宗師巨匠並不是他的最終追求,他想要的是更玄奧的長生。

在以前無緣學得真功時隻得深深埋藏在心底,現在有了天演鏡相助,更是已經能修行入門,林清玄就製定了一套完整的修煉軌跡。

內功一道自然是以金關玉鎖二十四訣為主,武功則要在修煉全真教武學之餘,還要想辦法學會古墓派武學,九陰真經和老頑童周伯通的空明拳、雙手互搏,這樣未來就能使用玉女素心劍法,武功便可飛躍五六個檔次。

而且博采眾家也是武道精進的路子,自己誌向高遠,未來修為高深了自然要精研百家,倒不如現在就開始著手了。

林清玄前世剛工作時參加過老總開辦的培訓班,其他業務方麵的知識都忘了,但是卻記得一位講師的一句話:“要以星星為目標,這樣的話,即使掉下來,還能落到樹杈上。”

林清玄深以為然,作為不靠神仙皇帝的一代人,他覺得目標確實可以定的遠大一些,萬一實現了呢?即便不能實現,奮鬥到最後總會比冇有目標,漫無目的要強一些吧。

所以林清玄在穿越之後就認定了要學得真功,追求長壽,潛意識裡還盼望著長生久視,成仙做祖,現在修練了玄門正宗的上乘心法,也就終於敢正視自己的野望追求了。

林清玄呼吸輕若無聲,體內真氣在經脈內緩緩而動,隻要不是心神震盪,雜念叢生便可在行走坐臥乃至說話做事之時運行真氣,行功精進,隻不過效果不如打坐修煉罷了。

全真教心法縱有萬般好處,可是修煉速度緩慢也是事實,十年之內幾乎算是諸派中內功修煉最慢的,二十年內才能堪堪趕上,若是將時間放寬到三四十年以後,那纔是全真教心法內功發力的時候,隻可惜又有多少人能耐得住寂寞,有恁大的壽元去熬出一個武林高人?

不過若是天資優秀,心性淳樸,或者是道心通暢,意念通達的人,便可在行走坐臥之間也能修煉,如此一年之功可抵得上兩三年苦功,修煉起來自然速度不慢了。

隻不過這些條件都具備的人並不多,周伯通和郭靖算兩個,馬鈺後來道家修為日深,內力深厚纔可以如此修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也是憑此得了個全真派內力第一。

林清玄資質根骨十分尋常,便是換了個靈魂,可是心思雜念仍舊很多,因此也一直無緣拜入全真七子座下,憑他多思多欲的心境修為,如果是正常修煉,全真心法入門都要不知耗費多少時日的苦功。

這全天24小時自動修煉循環的BFF更是不可能練成的了, www.ukansh.com所幸有馬鈺經驗心得在身,加上最近冇少詠讀道藏提升道家修為,這才能開啟這個循環修煉的功法狀態。

林清玄早已今非昔比,踏雪走到庫房外也不去看門鎖,輕輕一躍就翻過了一丈多高的牆,在庫房裡取了一些紙炮,又揣了火摺子和幾束香就躍出來,一路疾步而行翻過山頭,就朝著終南山後山而去。

林清玄一年多來拜師學藝之路不順,也時常在終南山後上晃盪轉悠,企圖找尋到進入古墓密室的水潭。

可是後山大小水潭有十多個,林清玄也都一一潛入過,卻冇能發現端倪,他知道自己當時冇有內力武功在身,水性也差,完全探查不出水底多少角落。

今年夏季林清玄估計自己的內力將能逐漸深厚,到時候就可以潛入水潭仔細尋覓了。

一年前林清玄在尋找水潭時也誤打誤撞發現了活死人墓的墓門所在,他知道那是古墓派的入口,裡麵是林朝英的丫鬟,也是古墓派第二代掌門的住所,小龍女現在興許還冇出生,不過屈指算來李莫愁也許已經在古墓裡修煉武功了。

林清玄熟知劇情,知道林朝英因為王重陽的緣故心灰意冷,立下過許多門規,有不少都是在針對全真教,她的丫鬟和孫婆婆也因祖師的緣故反感男人,尤其反感全真教的道士,所以古墓和全真相距雖不遠卻很少有往來。

自己一身全真教道士打扮靠近古墓被古墓中人發現被驅逐是必然,萬一再挨兩個大嘴巴纔是不值得,所以林清玄當時很果斷的就快速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