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兩大宗師武功冠絕當世,乃是冠絕當世的第一流高人,他們即使手段頻出,但是鬥了不到百招還是用上了數十年深厚功力。

此時周伯通、林清玄和黃藥師、郭靖、全真七子等都聚精會神的看著,眾人武功水平深淺不一,除了黃蓉也都是江湖一流的人物了,自然是大飽眼福,偶有所得加以印證自身武學也頗有所得。

華山之巔上場地不大,洪七公和歐陽鋒交手的石坪隻有三丈方圓,一側是斜著向上的峰頭怪岩,另一側是蔓延向下的崎嶇山路,林清玄和周伯通、黃藥師、郭靖、黃蓉、瑛姑就在石坪一側的怪岩上站定觀戰,全真七子則是在山路上定睛觀瞧。

隨著洪七公和歐陽鋒鬥到一千招開外,兩人都出了全力,風勁席捲道七八丈遠,黃蓉躲在黃藥師和郭靖身後才麵前站定,全真七子也是結成天罡北鬥陣才擋得住影響人呼吸心跳的風勁。

瑛姑功力不過是和馬鈺差不多,不過她隱居黑泥沼將周伯通和一燈大師當年傳授的上乘武功融會貫通,創出的“泥鰍功”算是與金鐘罩鐵布衫等相對的以陰柔之力卸力防身的上乘武功。

兩位大宗師交手散出的風勁她本來也吃不住勁,非得倒退七八步遠才行,可是運起泥鰍功,風勁就在她身前滑走了,倒也安安穩穩的站在周伯通身邊,更不必周伯通分力照顧。

郭靖此時與歐陽鋒並無殺害五位恩師的深仇大怨,見洪恩師與歐陽鋒鬥到現在, 兩人都是凶險萬分, 任誰中了一招都有喪命之險,他心知恩師重傷初愈, 因運功療傷,耽誤了兩年進修,可歐陽鋒兩年裡卻定是苦修不輟。

高手功勁原本差不得分毫,這一進一退, 洪恩師極有可能輸在歐陽鋒的手裡, 兩人雖說是單打獨鬥,但歐陽鋒出手狠毒,他若害了師父,從此橫行天下, 卻不知有多少好人要傷在他的手中了。

郭靖臉色陰晴不定, 心中思緒萬千,見洪恩師和歐陽鋒突然丟了木棍,兩掌相對, 各自不動,郭靖就大驚失色,暗自運氣,隨時準備出手襄助恩師。

轉眼過了兩個多時辰,太陽高高升起,洪七公和歐陽鋒兩人的頭上也都升起淡淡的白煙,到了兩人的修為功力,早已能寒暑不侵, 津不外泄, 所以出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將兩人頭髮好似蒸籠,圍觀眾人都知道是到了分勝負的時候了。

郭靖心繫恩師安危, 當即也顧不得江湖規矩, 飛身過去,撿起洪七公的竹棒運勁全身功力在兩人相抵的手上猛地向上一挑。

竹棒碰到兩大宗師的手頓時化作齏粉, 發出一聲爆竹炸響, 郭靖以竹棒想要打斷兩人比拚內力, 就等於是兩大宗師的內功同時向他湧來, 即使竹棒炸碎,無窮無儘的勁力還是順著他握竹棒的雙手用儘體內。

郭靖雖然這兩年功力大進, 幾乎可以說是五絕之下第一人了,但是麵對兩大宗師的內力還是抵擋不住, 鼻子一鹹身體就倒退十餘步,知道後背砰一聲撞中一塊巨石才穩住身形,然後緩緩坐倒,噗嗤一口吐出鮮血。

洪七公和歐陽鋒本來也在暗自叫苦,都怕是要拚一個兩敗俱傷,現在郭靖突然出手引走了兩人功力,歐陽鋒和洪七公都是急忙收勁。

黃蓉驚呼一聲撲到郭靖麵前,哭的梨花帶雨,語無倫次道:“爹爹快給靖哥哥治傷!”

郭靖此時已經盤腿端坐, 按照九陰真經療傷篇默運心法調息,黃藥師閃到郭靖身側, 伸手貼在他背心將功力渡過去,不過一頓飯的功夫,郭靖就睜開雙眼, 臉上也重新有了紅光。

黃藥師撤了手掌,從懷裡取出一個小小錦盒,打開來露出了三顆猩紅如血的丹丸, 黃蓉急忙搶過來,拿出一枚喂郭靖服下。

郭靖又閉目調息片刻這才睜眼,然後說道:“我這次受的傷與密室療傷時也差不多了,不過有嶽父大人的靈藥治療,現在已經好了許多了。”

洪七公和歐陽鋒自兩手分開就覺體內真氣近乎枯竭,也都閃到不遠處的大石上運功調息,片刻後睜眼漸漸郭靖似乎並無大礙,就知道他的功力當真是快要趕上四大宗師了。

洪七公高興的哈哈一笑,歐陽鋒卻是暗自皺眉,隻恨以前冇有狠手殺了郭靖,竟然讓他成長了起來,再等幾年怕是自己就打不過他了。

周伯通看洪七公和歐陽鋒鬥得精彩, 早就技癢難耐, 躍到石坪上,對著黃藥師說道:“黃老邪,咱倆來較量較量。”

黃藥師剛纔為郭靖療傷耗費了不少內力,本想暗自調息,見周伯通邀戰就哈哈一笑,躍到石坪上,右掌輕輕一拍,出手時尚且是一掌,待拍到周伯通胸前一尺就幻化成七掌,掌風淩厲吹動了周伯通的鬍鬚。

落英神劍掌招式繁瑣,虛多實少,取意是如落英繽紛中暗藏利劍,結合奇門五行規律威力非同小可,在旁門武功中那是第一等了。

黃藥師雖不是刻意追求,但是一掌化七掌也是最高深的境界表現,這一掌之功便是少林寺心禪堂精研“千手如來掌”的前輩高僧也是自愧不如。

周伯通早已想法子忘卻九陰真經的武功,見黃藥師掌法厲害也不用空明拳化解,兩手一分就用上了全真教的履霜破冰掌,這一門柔中蘊剛的掌法也是頗為淩厲,掌力吞吐不定,與落英神劍掌正是鬥了個旗鼓相當。

周伯通自從神功大成,除了萬裡奔襲追殺裘千仞時施展了全力,除此以外從來冇用過真功,此時雖然元氣未複,但是頃刻間就和黃藥師鬥了三百招開外。

此時日頭西沉,已是下午申時,周伯通漸漸氣息不穩,體內餘毒要侵入五臟,他知道不能再拖,兩手一錯,右手依舊是履霜破冰掌,左手則是空明拳,兩手分使絕招,饒是黃藥師乃當代大宗師,麵對周伯通的奇招迭出也難以招架,十餘招後就落了下風。

周伯通右手一揮擋下了黃藥師的蘭花拂穴手,然後左手也跟著一揮,黃藥師即使用出了奇門五轉的絕技,仍舊被周伯通五指指尖劃中手腕,小臂瞬間痠麻,心頭一驚,正待用出靈鼇步搶進去以彈指神通去點周伯通周身大穴,卻見周伯通衣袂一動竟然身形如電的退回到方纔觀戰的大石上。

“該死,這是九陰真經的武功。”

周伯通一臉驚惱,右手拍了左手一下,然後肩膀一晃又到了黃藥師麵前,左右雙手分空明拳和履霜破冰掌,黃藥師就猶如同時麵臨兩位周伯通進攻,一時間就落了下風。

全真七子和瑛姑都麵露喜色,黃蓉卻頗為焦急,急聲道:“老頑童你聽不聽我話?”

周伯通拳掌稍稍一緩,道:“你放心,我打不贏你爹爹。”

黃藥師為人高傲,聞言勃然大怒,怒極反笑道:“周伯通你果然厲害,可是想要勝過我怕也不容易。”

黃藥師袍袖一動,一道指力劃出嗤嗤之聲就到了周伯通麵門。

周伯通忙以空明拳擋下指力,但因體內傷勢未愈,真氣未能恢複精純,竟然冇能完全化去,身子輕輕一晃,讚道:“好你黃老邪,彈指神通就是厲害。”

又鬥了幾十招,周伯通漸漸搬回優勢,空明拳又擋下一道指力,左手“括囊不言”與黃藥師對了一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兩人一齊“嘿”一聲,周伯通臉色登時冒出黑氣,黃藥師退閃兩步,道:“伯通你蛇毒未能儘克,先運功療傷吧,免得傷了本源。”

周伯通咂舌道:“好厲害的蛇毒,我本道已經除去,卻還有一絲糾纏在臟腑之間,怪不得當年能害的老叫花子功力全失。”

周伯通躍回瑛姑身邊盤膝打坐,黃藥師看向林清玄,道:“清玄真人,你來吧。”

林清玄雖然也有心爭一爭天下第一,但卻不想絲毫好便宜,微微一笑,道:“方纔洪老幫主和歐陽鋒各自大戰,真該恢複元氣,黃島主你與我周大哥交手數百招,也先休息片刻,華山論劍的諸位都是武功相若的大宗師,一兩天內難分勝負,等下咱們再戰不遲。”

黃藥師本就視林清玄為勁敵,聞言也不推辭,坐到一邊就運功調息。

黃蓉見恩師、靖哥哥和爹爹都在運功,此時已是黃昏,便去打了幾隻野雞烤了給眾人分食。

林清玄和全真七子繼續吃點麪餅,此時天色昏暗,夕陽隻在山頭殘留一丁點,東方月牙已經依稀可見了。

歐陽鋒和洪七公、黃藥師三人相繼起身,周伯通睜眼看了看林清玄,笑道:“林兄弟跟他們打吧,我要一鼓作氣徹底除根。”

林清玄點點頭,道袍一動就站在了石坪上,看了眼三大宗師,道:“不知哪位前輩願意賜教?”

華山之巔有望爭奪天下第一之名的隻有東邪西毒北丐和老頑童、林清玄五人,其中因為郭靖的關係,北丐、東邪乃是親家,敵視之心早已消去,全真教的周伯通和林清玄兩位和北丐份屬正道,郭靖又是馬鈺和周伯通的不記名弟子,淵源頗深。

所以說五人中有四位算是自己人,即便比鬥動手也不會如方纔洪七公和歐陽鋒那樣性命相搏。

歐陽鋒也明白這個情況,不過華山論劍乃是單打獨鬥,比論武功天下第一,他也不怕有人圍攻自己,見林清玄詢問,想起這個小道士武功雖高,但是畢竟功力較自己等輩弱上一籌,自己也不用上去跟他纏鬥,隻是節省力氣,直接與他比拚內力,定能將他一舉擊殺。

如此周伯通毒傷未癒合,郭靖受傷,兩個心腹大患也不必擔心,華山之巔空間狹窄,全真七子陣法難成,單打獨鬥又不是自己對手,黃藥師獨來獨往定不會相助。

等下我轟殺林清玄後便再無強敵,老叫花子方纔與自己比拚內力已經露出敗績,定是荒廢兩年內力已經弱於自己一線,黃藥師半年前受了自己一掌,內力怕也是稍有不及,我隻需要用出九陰真經的武功便能立時取勝。

歐陽鋒心思縝密,想了片刻見再無破綻便躍到石坪上,頗具宗師氣度的說道:“你是小輩,當先進招吧。”

林清玄見歐陽鋒赤手空拳,便把九真劍也扔給馬鈺,大袖一揮就是兜頭一掌。

歐陽鋒見林清玄出掌心頭暗喜,U看書 www.kansh.com忙運起蛤蟆功向前一推。

林清玄自知功力比四大宗師弱上一籌,若是以雙手互搏較技當能立於不敗之地,時間拖長了興許還有取勝可能,但是如果上來就比拚內力,多半是難以為繼。

不過林清玄知道洪七公和黃藥師絕不會如此卑鄙陰險,所以早就防備著歐陽鋒,所以這第一掌乃是虛招,見他掌力雄厚就急忙化掌為拳,運起空明拳招架。

歐陽鋒見林清玄詭譎機靈,隻等用出靈蛇拳想要以怪招取勝。

靈蛇拳是歐陽鋒苦心孤詣所創的奇功,初用之下任憑再厲害的高手不明就理也難保不會吃虧,林清玄見歐陽鋒拳法飄忽不定,明明已經能以空明拳抵擋了,結果拳頭卻好似柔弱無骨的從刁鑽的角度打來。

林清玄心頭一動想起洪七公曾以擒拿手擒拿拳頭破去此拳,知道這門拳法雖然厲害,但是拳頭卻是破綻所在,於是右手用上了摧堅神爪就朝拳頭抓下。

林清玄本來決定不在華山論劍上用出九陰真經的武功,可是歐陽鋒這一招實在刁鑽古怪,倉促之間本門武功萬難抵擋,隻能以摧堅神爪方可破去。

五指指端氣勁鋒銳,還未抓到歐陽鋒就急忙變招躲閃,心頭更是大驚,暗道:這小道士怎麼功力突然增強許多?是九陰真經上的武功!

歐陽鋒想起周伯通就會九陰真經的武功,他能傳授給郭靖,那林清玄是他把兄弟,又是重陽宮全真第八子,定然也是學會了,心知再要藏手自己恐怕要落敗,歐陽鋒當即就用出了自己苦練兩年的九陰真經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