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隨著東方破曉,白晝顯現,全真七子對先天功也都上手修煉出了一點心得,同時開口向一燈大師詢問,請求指點。

一燈大師二十多年的經驗心得指點七子自然是不在話下,當即又開口講解了半個多時辰。

待全真七子躬身致謝時,一燈大師就微微一笑,雙掌合十,道:“今日先天功已歸還全真,華山之行因果循環皆有結果,功德圓滿,可謂善哉!”

林清玄和全真七子儘皆起手道:“大師慈悲,善哉。”

一燈大師緩緩起身,見東方的第一縷陽光灑下,伸出手去輕輕抓了一把,道:“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了斷冤孽,六根清淨,貧僧去矣……”

說完話一燈就轉身緩步下山了,漁樵耕讀四人向全真八子拱手後也跟著踱步下山。

林清玄看著一燈瀟灑自如的身形,心中讚歎,暗道:裘千仞墜崖自儘,當今世上的大宗師唯有周大哥和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五位,我武功雖已經不比四大宗師差, 但功力還是差上一籌。

周大哥若是不用雙手互搏和九陰真經的武功應該和四大宗師不分軒輊, 單以功力修為計較,五人也在一檔。

隻不過一燈大師佛道雙修, 應該是最為高深,即使是心性修為上他和洪七公也算是最上等的人物了,東邪黃藥師偏於自執孤傲,西毒歐陽鋒耽於凶惡險毒, 氣度上就差上一籌……

一燈五人來時無聲無息, 走的也不拖泥帶水,如此高人行止讓林清玄也頗為欽服。

學了一夜的先天功,全真七子卻不覺絲毫疲憊,人人都是精神飽滿, 七人功力資質不同, 感悟各有偏差,基本上冇有一人能夠完全領悟。

馬鈺看林清玄最後出定,知道他定然是已經學會並且入手修煉了, 於是沉聲說道:“林師弟你好生修煉恩師的先天功,隻要練成了,以後就可剋製歐陽鋒的蛤蟆功。

隻可惜內功修為難以速成,你修煉時間太短,不然此次論劍就可以先天功破掉歐陽鋒的蛤蟆功了。”

林清玄點頭道:“我修行一夜,雖然纔剛入門,不過小弟的一身真氣都是咱們玄門正宗的修煉所得,若是運起心法轉化為先天真氣也能增強許多武功威力, 今日論劍我已有信心與四大宗師平分秋色了!”

馬鈺等都知道自從林清玄師弟誤入古墓學得恩師遺筆的真傳玄功後, 多年來奇遇連連,不僅武功突飛猛進, 就是道家的修為也水漲船高, 若不是看他麵容年輕不過二十歲的年紀,隻看做派境界, 當真和那數十年修持的高功差不多了。

所以說林師弟既然是能和四大宗師平分秋色, 那必定是冇有虛言, 全真七子原本還擔心周師叔身中蛇毒未能痊癒, 全真教就無緣華山論劍了。

現在見林師弟有了信心也就知道不管結局如何,第二次華山論劍仍舊有全真教的一席之地, 以後本教大興之勢便無可阻擋了。

第一次華山論劍時重陽祖師天下第一,即便第二年就羽化仙逝了, 可是全真教卻仍舊是武林第一大派,天下武學正宗。

如果這第二次華山論劍,清玄真人能與四大宗師齊名,也足以再次威壓四海,讓全真教更上一層樓了。

到時候全真教傳個幾代,就是真真正正的道家祖庭,泰山北鬥,弘揚道法,發揚光大也就做到了極致了。

全真七子均都欣喜不已, 見周師叔臉色紅潤的坐在一塊大石上,全真七子都上前問候。

周伯通眼中神光閃爍, 笑道:“我師哥的先天功果然厲害,我練了幾個時辰就感覺頗有所得,林兄弟, 你感覺怎麼樣?”

林清玄微笑道:“以我感覺,全真心法的根基與先天功一脈相承,練成此功便能化一身功力為先天真氣, 威力乃是天下第一了。”

周伯通鼓掌笑道:“不過想練這門神功需得清心寡慾,體內陰陽平衡,三屍九蟲儘皆不生,你在大功告成前是要少和古墓的那個李丫頭見麵了,免得把持不住壞了道行。”

林清玄微微一笑,知道周大哥也一直關注著自己的事情,心頭微暖,笑道:“大哥你的毒不礙事了嗎?”

周伯通從大石上一躍而下,扯著瑛姑的手,道:“不礙事了,吃了你的靈藥, 方纔又以先天功行功兩個時辰就儘數逼了出來,不過老毒物的蛇毒太過厲害,還是傷了經脈, 三兩日內不能運功太甚。

今日論劍我是不中用了,咱們全真派就靠你了。”

林清玄沉聲應諾,然後眾人就一起離開崖邊繼續朝上走,轉眼到了一處石坪。

洪七公和郭靖、黃蓉正在烤肉吃,見到眾人就招招手,周伯通和瑛姑過去吃肉,全真七子多年茹素,林清玄自入道拜師後也不再吃肉食,八人就跟過去坐在一旁,取出乾麪餅分食。

林清玄吃了半塊麪餅又喝了點皮袋裡的清水就繼續打坐運功,開始抓緊時間修煉先天功。

全真教道家玄門正宗的內功心法和九陰神功一樣並不分陰陽,乃是中正平和,陰陽相濟的玄功。

也是因此,若是修煉全真心法為基礎,天下武功不拘風格皆可修煉,郭靖學降龍十八掌時進境飛快,洪七公就評價道:“若不是你學過全真派內功,怎能在短短一個多月就把降龍十八掌練成這等功力?”

後來郭靖除了降龍十八掌還兼學彈指神通、空明拳等風格不同的最上乘武功,足見道家玄門正宗的高明之處。

先天功作為王重陽最厲害的神功,也是剛柔並濟,陰陽相濟的一門玄功。

林清玄入門基礎修煉的是全真大道歌和金關玉鎖二十四訣,即使後來兼修易筋鍛骨章和九陰神功,但是總都是道家真傳,算是大同小異,風格一致,所以有著極深的道家玄功修為的林清玄再來修煉先天功,本就不算難事。

再加上林清玄上手修煉時已經通過天演鏡把一燈的心得經驗全部吸收了,有著二十多年的修煉經驗,林清玄幾個時辰就已經入門,體內真氣自下而上按照先天功的法門運轉了好幾個大周天便是入門練成了。

隻不過這門玄功在練成之前就無法將諸穴百脈的真氣儘數化為威力巨大的先天真氣,隻能是運起這門玄功時方纔能轉化為先天真氣加持在拳腳兵刃的武功之上。

林清玄知道等下東邪黃藥師和西毒歐陽鋒一到便是開啟第二次論劍之時,其餘人倒還無妨,自己與黃藥師曾大戰上百回合,天演鏡早已把黃藥師的奇門武功複製映照了六七成,雖然自己冇有修煉,但也研究過一段時日,有信心再動手時尋得破綻。

北丐洪七公那是正道第一流的人物,俠義為先,他若是取勝成為武林魁首,反而是一大幸事。

林清玄所擔心的是西毒歐陽鋒,此人心思縝密,狠毒凶惡,非得好好把先天功練得精熟一點,好能在等下論劍時將其擊敗,以後也能讓他不敢招惹全真教,更不敢恣意為惡。

朝霞漸漸灑滿了華山之巔,此時全真七子結成七星之勢拱衛著正在運功療傷的周伯通和練功的林清玄,瑛姑則坐在一旁靜靜看著周伯通,似乎要把二十多年為看的都一併補回來。

另一邊是洪七公和郭靖、黃蓉正在說話。

洪七公突然一指兩人身後,道:“藥兄來的早啊!”

黃蓉急忙轉身,果然看到自己父親一身青袍,正站在不遠處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爹爹!”

黃蓉衝過去撲進黃藥師懷中,抱著父親就訴說著思念。

郭靖上前恭敬行禮,道:“嶽父大人。”

父女二人說了片刻話,黃藥師走到洪七公身前,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瞥了眼林清玄和全真七子、周伯通,道:“周伯通被老毒物傷的厲害嗎?”

洪七公拿起腰間的大紅葫蘆,喝一口裡麵的酒水,道:“命是保住了,隻是傷了元氣,今日論劍他是無力參加了,不過清玄真人昨日能打敗裘千仞,也是一個勁敵。”

半年前黃藥師與林清玄曾大戰過一次,當時就知道這小道士玄門正宗的根基穩固,武功當時就堪堪趕上自己了,此時聞言也在預料之中。

黃藥師原本心知周伯通練成了九陰真經的武功,自己雖有許多多年苦心所創的奇門武功在身,但是仍舊冇有多少信奪得天下第一,可是二十五年前五人約定第二次論劍,無論如何都要前來應約。

不過歐陽鋒心思深沉,竟然提前動手傷了周伯通,如今爭奪天下第一的就隻剩下老叫花、好毒物和自己、清玄真人四人了。

方纔黃蓉哄著洪七公說是比鬥完了為他做無數美食,洪七公心癢難耐,見黃藥師到了就突然躍起,拿著竹棒說道:“來,你的寶貝女兒非要我輸給你才做好吃的,咱們快快比過。”

“華山初現春光,如此良辰美景,何必急著動手?七兄你受傷後耽誤了兩年的用功,今日怕也不是我的對手了,咱們不必急著動手,等等老毒物吧!”

黃藥師說完就挑了一塊大石坐下。

林清玄雖然在潛心修煉先天功,卻也留心外界,在黃藥師出現後就開始慢慢收功,片刻後緩緩起身,周伯通也突然原地躍起,輕咳一聲,道:“兄弟,咱們跟黃老邪和老叫花好好鬥一陣,我的暗傷冇有大礙了。”

林清玄拉住周伯通的手,真氣一吐就被彈回,知道周大哥果真是恢複大半了,即使不能獨步天下,當可維持不敗,於是就笑道:“如此也好。”

周伯通和林清玄這邊起身,那邊黃藥師和洪七公都已看來,四人還未說話都一起看向東方。

全真七子和郭靖、黃蓉也扭頭看去,隻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白衣老者靜靜站著,他一手拿著一個木棒,另一手拿著全真教鎮派寶劍,赫然便是西毒歐陽鋒。

在座的都是武林高人,除了洪七公等四人,竟然無一人知道歐陽鋒是何時到了的,全真七子心頭一驚,也都振衣起身。

“老毒物你果然來了,昨日全真教除妖煉魔大會被你逃脫了。今日是單打獨鬥的時候,我老叫花子可不能饒你!”

洪七公哈哈一笑道。

歐陽鋒將鎮教寶劍輕輕一拋,那把劍就鏘一聲插入十丈外的山壁上,嗡嗡震顫,然後將不知從哪撿的木棍當做手杖在腳下一頓,道:“老叫化,你今日跟我是比武決勝呢,還是性命相拚?”

洪七公道:“既賭勝負,亦決死生,你下手不必容情。”

歐陽鋒道:“好!”說著雙腿微曲,杖交右手,左掌緩緩運起勁力,隨時準備以雷霆萬鈞的姿態攻向洪七公。

黃蓉將打狗棒遞到洪七公麵前,說道:“師父,打狗棒加九陰神功,跟這老賊動手,不必講甚麼仁義道德。”

洪七公輕輕搖頭,舉了舉手上的竹棒,道:“老毒物的蛇杖昨天被林清玄道人毀了,他用木杖我就用木棒,免得勝了他被說是仗了兵器的好處。 .ukansh.com”

話音未落,洪七公肩膀一晃竹棒揮動,左一招“打草驚蛇”,右一招“撥草尋蛇”,打狗棒法就分攻歐陽鋒兩側。

歐陽鋒乃是第一次見洪七公用出打狗棒法,但曾見黃蓉用過,早就暗自警惕,當即木杖抖動,點向洪七公心口。

洪七公暗讚一聲,當即運棒如風,打狗棒法的精妙招式一一用來,歐陽鋒杖法雖高明,堪稱世間最會用杖的一位宗師,可是仍舊卻不及丐幫數百年武學精粹打狗棒法。

不過鬥了一百多招歐陽鋒就守多攻少,隻能疲於應付竹棒的攻勢,他知道洪七公傷愈不久,勁力未必完複,便運起勁力疊加木杖之上,呼呼風勁頓時大作,竟是要與洪七公以棍棒招法中比拚內力了。

洪七公如今身懷九陰神功,倒是絲毫不懼,竹棒之上也灌以勁力,棒影漫天,用上“轉”字訣牽引歐陽鋒的招式。

歐陽鋒木杖一顫就覺奇力隨著洪七公的棒法壓下,幾乎讓自己木杖脫手,急忙用上了蛤蟆功才掙脫了“轉”字訣的牽扯,木杖招式化為拙樸,朝洪七公肩膀劈下。

武功練到了四大宗師這個層次,武器招式都不再是最重要的,甚至於用不用武器都相差不大,功力的高低差距纔是最終決定勝負的主要因素。

洪七公若是不用降龍十八掌,麵對著歐陽鋒的蛤蟆功那排山倒海的勁力就發揮不出打狗棒法最精妙的招式,隻得竹棒一轉就將“纏”字訣用到極致,小小竹棒搭在歐陽鋒木杖之上,任憑他招式如何變化,勁力何等雄渾也突不破洪七公竹棒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