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聽了林清玄的提議,周伯通聞言大喜,激動的手舞足蹈,竟是體內餘毒都顧不得運功逼出了。

歡喜片刻周伯通拉著瑛姑先說了一通長壽穀的好處,然後才鼓掌笑道:“這個最好,瑛姑,論劍結束了你隨我下山,咱們好好團聚。”

劉瑛滿腹柔情今朝得以傾瀉,抓著周伯通的袖子連連點頭,臉上儘是滿足的笑容。

方纔歐陽鋒搶劍讓全真七子有些灰頭土臉,不過七人都是修行多年的高道,頃刻間也收拾好了心情,除了孫不二還有些愧疚弄丟了恩師所賜的鎮教寶劍,另外六子都恢複如初。

馬鈺帶著六子上前拜見周伯通和瑛姑,因為兩人關係也不好胡亂稱呼,隻是口稱前輩,待跟周伯通瑛姑二人見禮後七人才麵帶欣喜的看向林清玄。

丘處機撫須道:“林師弟你擊敗裘千仞,武功看來快要趕上週師叔了。”

林清玄連道不敢,卻聽洪七公嘿嘿笑道:“清玄倒是你也不要客氣,我看你的武功確實不在我等之下了,方纔贏了裘千仞雖有些取巧,不過論真本事你也不差。一燈大師,你怎麼看?”

一燈大師微笑道:“貧僧二十餘年來時長感念重陽真人的品德武功,今日得見清玄道長,也是替老友歡喜。”

洪七公點點頭, 道:“原本我老叫花子雖然服氣重陽真人, 可是卻不服氣他教徒弟的本事,全真七子名動江湖二十載, 卻冇有一個能繼承你們師父玄功神通之名的,現在林小道異軍突起,我纔是從頭到尾,徹徹底底的服氣重陽真人了。”

林清玄知道現如今全真七子武功大進, 周伯通和自己兩位絕世高人在, 這華山論劍幾乎可以說是全真教一家獨大,洪七公這番話倒也不虛,任誰看到全真教高手輩出,全真七子和林清玄竟能勝過兩位武學大宗師, 也不會不對全真武學心生敬仰。

全真七子欣喜不已, 上前給一燈和洪七公等人見禮,然後馬鈺、丘處機、王處一三人就圍到周伯通身邊為他診治蛇毒。

馬鈺和王處一為周伯通把脈後知道師叔玄功精湛,方纔得林師弟靈藥和功力救治, 體內蛇毒已經殘留不多,更冇多大危害,隻是要徹底清除需得四五日的苦功不可。

王處一等人沉吟不語,林清玄就知道他們是擔心周伯通餘毒難以清除,明日論劍便不能和群雄爭鋒,說道:“七位師兄師姐,你們以七星聚會合力助周大哥逼毒,我想最多兩日便可大功告成了。”

其實丘處機等人也想到了這一層, 隻不過西毒歐陽鋒未除, 運功療傷是全真七子和周伯通都要全力施為,不能有絲毫乾擾, 萬一歐陽鋒突然出手, 八人不死也要重傷,到時候全真教便有覆滅之厄了。

周伯通輕輕擺手, 道:“不用麻煩, 兄弟你還有靈丹再給我吃幾枚, 我自己用功療傷就好。

那個, 現在瑛姑在我身邊,我也冇有動手打架的心思了, 再說我也不想跟老叫花動手,要說跟一燈大師動手更是想也不敢想, 我看明日論劍就讓清玄兄弟上陣,兄弟你武功已可和四大宗師並駕齊驅,正該好好磨礪一番。”

全真七子本也不願為了區區天下第一的虛名冒上滅教風險,見師叔有命就都應下了。

林清玄稍加思索也明白其中道理,點點頭,把懷裡的所有五寶霸下丹和化龍昇天散取出塞到周伯通手上,說道:“大哥你看著服食就好,明日我來向北丐、東邪和西毒三位討教。”

一燈大師走到周伯通麵前,見他麵色紅中透黑, 道:“周師兄你所中蛇毒甚是厲害,不過以你功力若是謹守門戶當可無虞, 我以一陽指幫你把餘毒趕出經脈臟腑,你且不必運功抵抗。”

周伯通嘿嘿一笑,道:“勞煩皇爺了。”

一燈大師輕輕擺手, 盤坐在周伯通身前。

三息之後兩眼一睜,好似閃過一道精光,一燈大師兩手運指如風, 瞬息間就點了周伯通周身三十六處大穴,然後長長出一口氣,雙手合十道:“善哉。”

被一燈大師的一陽指點了一通,周伯通果然感覺經脈痠麻之感頓去,歡喜不已的道謝,全真八子和瑛姑也自道謝。

一燈大師還禮後見諸事已了就覺得莫名愉悅,眾人在華山不過是等待明天的論劍之期,他自己華山一行已經功德圓滿,倒也不必在此盤桓,當即就起身準備告辭離去。

眾人都知道一燈大師佛法高深,已經勘透名利功業皆為虛幻,若說走那是當真要走,於是也不強留,郭靖和黃蓉當先上前拜彆。

等待全真七子和林清玄上前施禮時,一燈上前起手扶了林清玄一把。

林清玄和一燈同時身體一震, 然後一燈緩緩倒退一步, 合十笑道:“果然是玄門正宗。”

林清玄起手正要說話, 忽然身體晃晃,幾乎要向前栽倒,忍不住前踏一腳才穩住了,然後恭聲道:“一燈大師功力深不可測,晚輩欽服。”

一燈如今已經學了先天功和九陰神功,雖然因為是佛門中人修煉兩大道家神功未能達到最佳效果,但是若單論內功修為,他在四大宗師裡足可稱得上第一了,方纔試探了林清玄一手,明眼人都看出來是林清玄弱上一籌。

洪七公知道一燈比自己修煉九陰神功還要早上一個多月,二十餘年前又得重陽真人傳授了先天功,內力深厚足可稱獨步天下,林清玄比他弱上一籌倒也不足為奇,便是自己傷愈未久,恐怕也未必能接得住一燈大師這一扶之力。

一燈大師眼見林清玄武功招式無一處不想當年的重陽真人,心中也欣喜重陽祖師又一個好傳人,想起方纔全真七子和林清玄動手時都不曾顯露過先天功,故而就試一試林清玄功力。

一試之下見林清玄雖然根基深厚,內力中正博大,可是卻並非先天功,於是問道:“莫非重陽真人生前並未將先天功傳下嗎?”

全真七子聞言儘皆羞愧,當年恩師在世時不要說先天功,就是金關玉鎖二十四訣幾人也無力修行,當時西毒覬覦九陰真經,全真教危在旦夕,若是真有先天功秘籍怕也守不住。

林清玄則聽出了一燈大師的潛台詞,忙躬身施禮,道:“恩師去世時我尚且未入道,西毒歐陽鋒環伺在側,周大哥武功也未大成,是以並未傳下神功。”

一燈大師最是清楚歐陽鋒的隱忍狠毒,當年為了對付自己竟然不擇手段處心積慮,想起當年和重陽真人談論武學時的快樂時光,一燈不禁右手撫了撫林清玄的頭頂,歎息道:“當年重陽祖師把先天功傳授給我了,當時我就想到了他是擔心自己仙逝後天下再無人能製得住歐陽鋒,後來聽說重陽祖師仙逝後一陽指並未流傳,當時我就想全真教弟子門人以後要是名震天下時,我便可將先天功再傳回全真教,這個心願見到清玄道長你,算是可以達成了。”

林清玄跪下叩首,一燈大師這次冇有再去扶他,而是等他叩首後才輕輕招手道:“你近前來,我將口訣心法說與你知。”

林清玄起身後走到一燈大師麵前,倆人盤膝相對而坐,一燈雙手合十,緩緩說道:“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功行修滿合德天地,合明日月,合序四時,合運鬼神,此之為先天功,曰真人呼吸以踵,行氣深則蓄,蓄則伸,伸則下,下則定,定則固,固則萌,萌則長,長則退,退則天,天以氣貫而下,如太一生水,地以氣貫通而上,如地竅出水……”

先天功是道家無上真功,王重陽入道之前便是武林上頂級的高手,修行道法後漸漸明悟了清淨虛無的妙詣,根據前人丹訣妙法糅合本身武功創出了全真教一門玄門正宗的武學真傳。

若說威力最大、境界最高深的功法當屬先天功,當年王重陽力壓四絕奪得九陰真經,成為天下第一就是靠的先天功。

一燈仔細的為林清玄講解先天功,不僅說的有心法口訣,還有當年重陽祖師傳授他時所說的諸多關節要點。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林清玄隻聽了十餘句就知道先天功高深莫測,精奧博大,其中義理似乎不在九陰神功之下,所以當即又啟用了天演鏡觀照參修。

此時時近黃昏,天色漸漸昏暗,一燈大師和林清玄在懸崖一側相對而坐,全真七子和漁讀耕樵則盤坐在兩人身後。

一燈大師講話聲音不大,但是字字句句都清晰的送到了林清玄和全真七子的耳中,就如同在每個人麵前一尺說話一般,任憑天色昏暗後崖下寒風呼嘯上卷,卻絲毫不能乾擾到一燈大師**聲音。

隨著一燈大師款款而談,先天功道法精髓字字句句灌入全真八子耳內,幾乎個人都聽得如癡如醉,時不時皺眉歎然或搖頭晃腦,隻有林清玄兩眼微眯,麵色凝重。

漁樵耕讀四人在王重陽來大理傳法時曾在一旁伺候旁聽了一遍,當時是隻知道深奧晦澀,全然冇有聽懂。

此時四人武功修為比之當年已是大進,若是再聽也能聽懂部分,可是一燈講論的先天功心法口訣卻冇有一個字能讓四人聽到,哪怕四人就在一燈身後垂手侍立。

四人知道恩師武功深淵如海,這門千裡傳聲的絕技可以隨意將聲音控製著傳入傳出,他若不想讓旁人聽了,不要說自己師兄弟四人,就是不遠處的北丐洪七公和郭靖、黃蓉、瑛姑等人也一字不能聽聞的。

四人轉頭看去,果然見郭靖和黃蓉都是麵色迷惘,洪七公早已不見了蹤影。

不過周伯通位置最遠卻和全真八子一樣,也是一臉欣喜,四人麵麵相覷,知道恩師是有意讓全真八子和周伯通都聽到先天功了。

自此以後也算把這門玄功傳回全真,以後全真教高人輩出,又重新學得先天功,定能剋製西毒不敢妄為,自己師徒五人以後也就不用提心吊膽的過活了。

郭靖和黃蓉見一燈大師與林清玄等全真八子說法,要傳授先天功,雖然無心偷學,但是好奇心作祟不免想聽兩句見識見識。

可是等了半晌,見一燈大師光張著嘴不出聲,可是全真八子卻滿臉驚喜,彷彿聽到了什麼天籟之音,黃蓉和郭靖都不明所以,心中暗自揣測,突然身後傳來洪七公的聲音:“彆傻站著了,一燈大師用的是千裡傳聲的法門,他不想讓旁人聽見,你們是什麼也聽不到的,蓉兒快來給我做好吃的,師父肚子都咕咕叫了。”

郭靖和黃蓉這才知道原來是一燈大師用了上乘的傳聲法門,心中都驚異莫名,低聲驚歎竟還有如此運功妙法,實在是聞所未聞,轉身見師父站在數十丈外的翠峰前,就笑著追了過去。

郭靖和黃蓉、洪七公離開後,太陽也漸漸隱去不見,一輪月牙升到天空,伴著滿天星辰灑下光輝。

崖頂上寒風呼嘯,眾人都是功力深厚之人,稍稍運功便隔絕了寒意,漁樵耕讀四人一個字也聽不到,隻能默默練功,全真八子和周伯通卻聽的越發精神,瑛姑將周伯通臉色越來越紅潤,就自去打獵生火,準備給周伯通烤點肉食滋補身體。

一燈大師當年是得了重陽真人的真傳,如今精修已有二十餘載光陰,佛門道門的神功同時在身,說起先天功心法口訣時也不由自主帶上了自己的一些見解,讓全真教九大高手聽了都頗感新奇。

先天功隻有五千餘字,因為與全真心法一脈相承,一燈說了兩遍全真八子都記住了,周伯通更是聽了一遍就已經記下,並且悄悄修煉。

一燈大師說完心法口訣就把重陽真人當年傳授時輸的要點和自己的修煉心得毫無保留的說了,全真八字自然是聽的入神,林清玄悟性和記憶力就算仗著年輕在八子中也不敢說是第一,不過靠著天演鏡映照觀複, .ukanshu.com等到一燈說了一個時辰後鏡麵上就波光流轉,字跡滿盈,顯然是已經把一燈大師修煉先天功的心得體會和全篇心法都觀照上了。

因為先天功無比精奧,當年一燈大師想要學會還要數日之功,不過好在全真八子和周伯通都明白道家密語,更有著全真心法的修行經驗,理解速度並不比當年的一燈差,甚至丘處機、馬鈺和王處一三人學習速度甚至是勝過當年的一燈的。

到了半夜,一燈從頭到尾已經細細講了兩遍,全真八子雖然理解的參差不齊,但是上手修煉的相對淺顯一些的法門也都學會了,是以都開始默默用功修煉,等到東方發白時才一個個的出定。

一燈看全真七子人人麵上都有困惑,知道是修行之後的疑惑理解,自己當年也是如此。

正要開口詢問全真七子,忽然看見林清玄穩如磐石,呼吸綿長無聲,眼睛也未睜開,顯然是正在用功的樣子。

一燈不由滿臉驚喜,心中暗讚道:“林清玄當真是能繼承重陽真人衣缽的道門高足,說不得數十年後便是另一個道家祖師真人的人物,看他的樣子顯然是已經修煉入門了。

這先天功乃是道家內丹修煉的無上秘法,乃是重陽真人將畢生武學融入道家丹學所創的至精至純的玄功,我當年可是五日時光才堪堪入門,而且還是重陽真人在側親自指導,林清玄隻聽了幾遍口訣就行修煉入門,真是資質絕佳,恐怕道學修為也是堪比天人了。

怪不得周師兄要引他拜入重陽真人座下,這位清玄真人算得上是道心通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