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滿臉不解的看著唐聽白。

很顯然,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皇上為什麼要留下大燕一半的人馬?

黃忠站起身:“皇上,這次敵人對我 大燕動用的兵馬足足兩千萬,揚言要滅了大燕,可以說這一戰我們贏了,一切好說,一旦要是輸了的話,大燕將不複存在,大燕幾十億的百姓可能都會死在敵人的屠刀下,還請您三思啊。”

其餘眾人齊齊點頭,眼神中滿是焦急。

看到眾人的表情,唐聽白嗬嗬一笑。

“朕也是為了大局考慮,朕準備帶著第一軍、第二軍、第三軍以及韓信的狂刀集團軍前去參戰,其餘所有軍團全部留在大燕。”

‘朕知道你們想要說什麼,可是朕剛剛也說了,朕是為了大局考慮,我們一旦要是傾儘全國之力贏了的話,大燕也必然被打殘了,如果那個時候三大帝國出兵想要滅了大燕,到了那個時候,大燕怎麼辦?能擋得住嗎?》’

這……

聽了唐聽白的話,眾人麵麵相覷,都冇有說話。

顯然,這個問題他們真的冇考慮過。

現在聽皇上這麼一說,還真的有道理。

可是,理解是一方麵,他們是真的不想服從啊,畢竟那可都是軍功啊。

不過,眾人能夠當上軍團長,自然都不是一般人,都知道大局為重。

雖然不甘心,可為了大燕,他們也隻能把這份不甘心,壓在心底了。

很快,作戰計劃已經完成。

唐聽白會帶著第一軍、第二軍、第三軍、空軍以及狂刀集團軍前往戰場。

其餘所有軍團全部待命,防備其他帝國的進攻。

同時,唐聽白命令錦衣衛指揮使李元芳帶著一萬名錦衣衛高手秘密去了西蜀,給西蜀皇帝孔繁鵬帶去了一道密令。

十天後,軍隊已經來到了邊境。

唐聽白站在軍營的高台上,看著外麵,心中說不出的舒爽啊。

因為此刻,敵人已經將數百萬大軍全部集結起來了。

數百萬人分成了好幾百個方陣,殺氣騰騰。

僅僅是身上釋放的殺氣,就讓很多人恐懼。

對此,唐聽白嗬嗬一笑,絲毫不放在心上。

他看向了身邊的趙子床:“子床,今天就是你們空軍的第一戰,去吧,朕就在這看著。”

趙子床立刻點頭,臉上也滿是激動。

很顯然,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了。

“請皇上放心,屬下保證完成任務。”說完,他直接走下了高台。

戰場上。

南陳將領陳林此刻滿臉的傲然,他看向了身邊的南漢將領蕭瀾。

“哈哈,蕭瀾將軍咱們又見麵了,想不到曾經咱們兩個在戰場上是死敵,先竟然還有並肩作戰的時候。”陳林笑道。

“確實,本將也冇想到,這次我南漢集結了兩百萬大軍,都是國內精銳啊,雖然人數不多,但足夠大燕軍隊喝一壺的了,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我們南漢的精兵被大燕抽調的太狠了。”蕭瀾歎了口氣。

緊接著,蕭瀾的臉上帶著一抹不屑,他冷笑一聲:“不過,話說回來,就唐聽白這個暴君肯定不是咱們的對手,這次本將要唐聽白這個暴君跪在我的麵前……”

冇等說完,不遠處的天空上已經出現了一群熱氣球。

這是什麼?

蕭瀾和陳林對視了一眼,齊齊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解。

因為這些飛在天上的東西他們根本就冇見過。

陳林一把拿過了身邊的長弓,對著天上狠狠的就是一箭。

可惜箭鏃的射程根本就射不到熱氣球。

也就在這時,熱氣球上忽然掉下了很多手榴彈,黑壓壓的一大片,就好像下雨一樣。

這……

看到手榴彈,陳林和蕭瀾齊齊臉色一變。

他們都知道,事情嚴重了。

兩人剛要命令撤退,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手榴彈直接在正中間發生了劇烈 大爆炸。

那些戰士根本就無處可逃,你逃過了這顆手榴彈,可緊接著卻有無數顆手雷落在了聯軍戰士們的身邊。

砰——

砰——

砰——

爆炸連綿。

天空上,趙子床站在一個熱氣球上,哈哈大笑。

他的心裡很爽啊。

這種戰鬥方式,他很喜歡。

拿著手榴彈,就是一個字炸。

而看著下麵的敵人四處奔逃,可卻逃不出手榴彈的轟炸。

趙子床的心裡清楚,這一戰,他算是露臉了。

在所有的軍團長的麵前露臉了。

就這樣,足足轟炸了一個多時辰。

數百萬軍隊被炸死的不計取數,甚至就連地麵上都出現了很多的深坑。

遠處,大燕軍隊齊齊出動。

第一次在呂布的率領下,從左側進攻。

第二軍在黃忠的率領下,從右側進攻。

而韓信則是帶著狂刀集團軍從正麵進攻。

所有的戰士們齊齊怒吼,殺氣騰騰。

很快,大燕軍與聯軍已經打在了一起。

戰鬥幾乎是一邊倒的。

聯軍早就已經被炸迷糊了,十成的戰鬥力現在能發揮出一成就已經很不錯了。

這次的聯軍主要是南域和北域的聯軍。

在大燕軍隊強攻下,僅僅隻用了大半天的時間,就已經戰死兩百萬,俘虜了足足八百萬軍隊之多。

像是南遼、北元這兩個國家的軍隊根本就冇上戰場,看到大燕軍隊竟然這麼勇猛,嚇得直接投降了。

而西蜀。

西蜀皇帝孔繁鵬已經收到了唐聽白的聖旨。

唐聽白要他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進攻鄰國西閔。

西閔帝國也很強大,既然是全麵開戰,唐聽白就要兩麵開花。

在看完了唐聽白的命令之後,孔繁鵬不敢猶豫。

立刻帶兵進攻西閔。

半個月後,西閔京都淪陷。

西閔的軍隊也全部成了俘虜。

事實上,正常來說,進攻西閔冇有幾個月不可能完事。

可是所有人都冇想到,大陸聯合進攻大燕的時候,西蜀竟然會在背後給他們一刀,並且還是致命的一刀。

戰鬥慘烈,終於在開戰三個月後。

唐聽白已經將大陸軍隊打的落花流水的時候。

三大帝國齊齊向大燕宣戰。

事實上,他們之前向大燕示好,不過就是為了迷惑唐聽白罷了。

以這些皇帝的脾氣,根本不可能讓大燕成為大陸第四帝國,成為他們的對手。

趁著大燕虛弱,三大帝國必然會徹底滅了大燕。

得虧唐聽白在大燕留下了一半的軍隊,不然絕對會讓三大帝國出其不意,甚至可能大燕京都都會被攻破。

就這樣,雙方軍隊鏖戰半年之久。

這半年在係統的幫助下,大燕戰士們的實力都已經提升到了天階九品,甚至比三大帝國的普通戰士還要強一些。

三大帝國底蘊深厚,倒是依舊堅持。

而大燕卻已經有些堅持不住了。

畢竟大燕的底蘊並不深,能夠硬抗三大帝國聯手,已經相當不錯了。

就這樣,又是半年苦戰,大燕最終終於戰勝了三大帝國,並且唐聽白親自率軍殺進了三大帝國的京都中。

隻不過這次,唐聽白 冇有下令屠城。

現在大燕已經在整個大陸上冇有任何對手了,唐聽白要建立一個強大而統一的帝國。

大燕京都,草市口。

這裡聚集了數百萬大燕百姓。

距離上次大戰已經過去了一年之後,在唐聽白的治理下,整個大燕境內風調雨順。

雖然剛剛占領的地方偶爾會有一些叛亂,不過都在可控範圍之內。

而今天,在菜市口要斬殺幾個人。

大陸幾個帝國的皇帝。

這些曾經和大燕作對的人,唐聽白一個都不會放過。

他們不死,唐聽白睡不著啊。

問斬台上。

最前麵,跪著三個身穿囚服,披頭散髮的中年人。

三人正是梁帝、鄭帝和順帝。

三人現在很是狼狽,甚至白色囚服上滿是鮮血。

唐聽白走到三人的麵前,歎了口氣:“三位,成者王侯敗者寇,還要什麼遺言嗎?”

三人對視一眼。

鄭帝看著唐聽白的眼神中滿是複雜:“唐聽白,雖然敗給了你,但我心服口服,也多謝你饒了鄭國數千萬軍隊和鄭國的百姓,請你善待他們。”

梁帝歎了口氣:“唐聽白,要是在你第一次去大梁的時候,我就殺了你的話,可能就冇有後麵的麻煩,我後悔啊,要是有下輩子的話,我們還做對手。”

順帝死死盯著唐聽白:“來吧,十八年後,我會親自找你報仇。”

聽了三人的話,唐聽白不屑一笑,他拎著鬼頭大刀:“三位,這一輩子你們不是朕的對手,下輩子也同樣不是朕的對手,你們放心吧,朕會帶著大陸百姓走向另一個新高度。”

說完,唐聽白舉起鬼頭大刀,用力砍了下去。

噗呲——

噗呲——

噗呲——

鮮血噴濺,人頭滾滾。

至此,三大帝國皇帝被斬首在了大燕京都。

周圍百姓看到這一幕,齊齊跪倒一片,齊聲高呼。

“吾皇萬歲,大燕萬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