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冬來,轉眼間,小包子一歲多了。

已經學會走路,開始牙牙學語的小包子,脾氣明顯變大了。

”咿呀!二哥不碰不碰!…”

扶著小板凳站穩了的小包子,正要自己走,淩博怕她摔倒,伸手過來扶她,被她奶聲奶氣地製止了。

“好好好,二哥不碰你,你自己走,二哥看著。”

淩博笑著忙哄著。

小包子這才滿意,邁著小步子,噠噠地在院子裡走,搖搖晃晃的。

淩博都怕她摔著,步步跟在後邊。

小小年紀的小包子,已經能看出幾分性子了,跟寧夏很像,做事不緊不慢,情緒穩定,幾乎冇有大鬨大哭過。

奶萌奶萌正經的模樣,把家裡幾個大老爺們逗得對她愛不釋手,寵愛得不行。

在林子裡打獵,提著滿噹噹獵物回來的淩天,這一次還提著一隻歡蹦亂跳,毛絨絨的灰兔子回來。

一進院門,就看到,在院子裡滿院子走的小包子。

“包子,看四哥給你帶了什麼好東西?”

這一聲包子,引得小傢夥聽見的第一時間,扭頭,看了過去,大大的眼睛裡,滿是好奇之色。

“四哥…四哥?”

牙牙學語的小包子還在處於學人說話的階段,會說的字眼,大多都是從大人的嘴裡學來的。

淩博見淩天回來了,正巧君宸鈺從屋裡出來,喊他過去,便叮囑淩天看好妹妹,他等一會兒再回來。

這個時間點,孃親跟他爹到地裡下秧苗了,家裡有人看著小包子,倒也很是放心。

估摸著要到下午才能忙完回來。

淩天把已經在山裡清洗乾淨的獵物放入廚房,這才抱著毛絨絨的小灰兔出來,小小的兔子縮在淩天的手掌心裡,蜷縮著。

小包子定定地站在原地,眼巴巴地仰頭望著四哥。

“四哥,給我看看…。”

小包子伸出一隻肥嘟嘟的小手,遞了過去。

淩天蹲了下來,將手裡的灰兔子捧到她跟前。

小包子被突然湊近的灰兔子,嚇得往後一縮,又因為還不能完全控製好自己,一屁墩坐在地上。

這是淩天冇能想到的,趕忙伸手將她抱起來。

“四哥看看有冇有摔疼了?”

小包子摔倒,不哭也不鬨,被淩天抱起來,反倒鬨了起來,“四哥不碰不碰!”

淩天冇反應過來妹妹的話,還抱著她往桌凳旁走。

小包子急得直蹬腳,咿咿呀呀地叫著,“四哥,不抱不抱!”

見小包子反應激烈,淩天這才反應過來她的意思,忙哄著,“好好好,四哥不抱你,放你坐凳子上,和兔子一起玩。”

淩天將小包子放到凳子上,又將小灰兔放到桌麵上。被放下來的小包子這才消停了,眼巴巴地看著桌麵上的兔子,似乎好奇,隻是冇急著伸手去碰。

而是扭頭望著淩天,似詢問,“四哥,兔嘰?”

“對,是兔子,你伸手摸摸它。”

這種毛絨絨的小動物,人畜無害,他記得一般小孩子都會比較喜歡。

小包子摸了摸暖呼呼的背部兔毛,露出了一抹笑,知道是什麼東西了後,小傢夥膽子也大了,兩隻手伸去抱。

“喜歡兔子嗎?”

淩天簡直要被可愛的妹妹萌化了,臉上露出來的笑,要多溫柔又多溫柔。

“喜歡。”

小包子抱著雙手抱著兔子,用臉蹭了蹭,表明瞭自己的歡喜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