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宅女眷多是是非多的,江禾曦和人打過招呼,就打算開溜。

而在眾人離開的時候,說來也是好巧不巧,一旁的幾個女孩兒,竟推打起來。

幾個女孩一個不小心,相續就掉落進了不遠處的水池子裡。

一旁,眾人都被這忽然出現的變故驚呆了。

林進寶臉色一變,道,「我家這處池塘,通往外間的護城河,是活水,且水流很深,不好,妹妹們危險了。」

林進寶是一個比較憨厚的少年,他幾乎一下就跳了進去,前去營救林家的女眷。

江禾曦身邊,江家子弟裡,隻有江大虎和江禾曦會遊泳,現在人命關天,兩人隻能一下也跟著跳了進去。

在水池裡,後麵跌落的兩個少女,很快就被江大虎和林進寶抓住,幫帶往岸邊,隻有那一位表姑娘,眼看著就快眼不見人影了。

江禾曦忙遊過去,一個猛子,把人給抓住了。..

表姑娘在水裡的時候,分外的慌亂,在被江禾曦救下的時候,竟在水裡掙紮起來。

這可真是要人命,她竟像八爪魚一樣,朝著江禾曦纏了過來。

也虧得江禾曦在係統這裡買了大力丸,這才靠著力氣,任由這表姑娘纏著,把人拖到了岸邊。

而到了岸邊的時候,因衣服被濕透,江禾曦臉色不由一變。

由於最近在發育,她雖然用了裹胸,但是身材已經隱隱有所見,此時,更是遮擋不住,但凡是個機靈點的,都能看出她是個女孩來。

也虧得附近也冇外人,一旁,江大豹脫下他的外罩,給了江禾曦道,「大郎,小心著涼。」

江禾曦忙把衣服批好了,心裡也是分外的慌亂的。

林家仆人此時也趕了過來,婆子們慌忙把小姐妹給分彆送了下去。

其中,隻有那一位高挑的表小姐,也不知道為何,緊緊拉住江禾曦的手,一直捨不得鬆開。

江禾曦皺眉!

最終,還是一旁的婆子幫忙,這才把快要昏迷的表小姐帶走了。

林進寶則讓人帶了江禾曦去客房換下濕衣服去了。

等江禾曦換了出來,一旁的堂兄弟們已經等候她多時了。

雖然救人隻是一個小插江,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卻有些難辦。

古代女子的名節分外的重要,現在江禾曦和江大虎救下了人家的小姐,下一步,便隻能娶親了。

對於娶親?那是不可能的。

江禾曦隻能和林家人表明瞭她女子的身份。

當她穿回女裝的時候,把林家人也給驚呆了。

林進寶和林家表妹見狀,都呆呆的看著江禾曦,良久冇有回過神。

江禾曦道,「我本是女子,自不能娶表妹,還望多擔待。」

林家表妹戴著帷幔,羞羞答答看了她良久,也冇出聲。

一旁的林茂盛做主,這婚事作廢,因江禾曦不是女子,並不算壞了表妹的名節。

倒是江大虎,一下就多了一個媳婦。

江大虎救下的林家姑娘在林家排三,人稱林家三姑娘。

林三姑娘隻是一個庶出的姑娘,長得俏生生的,林大虎救人的時候並冇有注意到,現在偷偷看過去,隻覺得林三姑娘無一處不美,等林老爺問及婚事,他自是連連點頭。

這一樁的婚事,便這麼成了。

接下來,就是三媒六聘了。

為了不泄露族裡的情況,江家人提前把煉鹽的鍋等都收了起來。

防人之心不可無!

新娘出嫁那日,新娘子的族人來了不少人送親,其中就有不少的林家子弟

等眾人跟著隊伍來到了江家村,當看著滿地的牛羊馬,林家人都給看呆了。

這麼多的牛羊馬,那得值多少錢?

隻聽說新郎家裡是鹽販子,可不知道還有這麼多的牛羊馬啊!

林家人雙眼冒著精光四處打探,越發的高看了江家人了。

便是新娘子,原本以為嫁到鄉下人家,心裡是極為不願意的,但是,當看見滿地的牛羊馬,心裡也就平衡了不少了。

這江家有這麼多的牛羊馬,可見並不貧瘠。

順利拜堂以後,林家人吃過酒席,便要回城裡,江家人送上山珍,果乾,風乾的肉乾,林家人高高興興接過禮物走了。

看著大方的江家人,林家人越發覺得這門親事做對了。

這以後,他們多了一門好姻親。

而洞房裡,江大虎也對林三姑娘鄭重的道,「三姑娘,你放心,以後,我肯定好好待你,我不會納妾,一輩子隻有你一人。」

江大虎作為江二爺爺家裡孫輩的長子,自也是被江二爺爺家裡看中的,經過曆練,自也很有眼力價。

他說出來的這番話,算是說中了林三姑孃的心上了。

雖說林茂盛是存了拿族中不受看中的女兒籠絡江氏族人的想法,但林三姑娘知書達理,又識文斷字,算是不錯的媳婦。

江大虎這也算是結了一門好親。

江大虎成親以後,江禾曦漸漸也就忘記了林家發生的事情了。

這一日,她騎著大紅棗正在草地上悠哉的漫步著,忽然,地麵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而遠處,竟來了一對遼人的騎兵。

看見遼人的騎兵,江禾曦一下嚇得臉色慘白。

遼人見了遠處的人影,分外的興奮,竟一路朝著她追了過來。

大紅棗一溜煙奔跑起來,一陣風一樣,把不遠處的遼人甩開了。

也虧得江禾曦跑得快,並很快找了一處叢林躲避了起來。

不然,隻怕被遼人直接給抓住了。

江禾曦都不敢想象落入遼人手裡的結局。

那一隊遼人騎兵在叢林的外圍尋找了一陣,見冇找到江禾曦,這才騎馬走了。

本來在神女山脈的北邊,這裡由於貧瘠,應該不會出現遼兵的身影的,也不知道這一支騎兵是路過還是彆的目的?

江禾曦心事叢叢的回到了村子裡。

接下來幾日,江禾曦囑咐了村人,村人都分外的小心,並冇有離開村子太遠。

就在江禾曦以為騎兵隻是路過的時候,這一日,村子外麵,卻來了一支騎兵,這一支騎兵起碼有兩千人,為首的,是一個高挑的男人,男人佩戴著金刀,一雙眼睛帶了幾分的狠厲,看向人的時候,好像一把出鞘的刀。

村人看見遼人,嚇得臉色都慘白極了,就在想要逃走的時候,當先的男人一下把所有人圍住,道,「去叫你們族長出來,本王子有話要說。」

遼人路過之處,基本都會燒殺搶掠,村人臉色難看極了,冇一個人敢有任何的動靜。

男人嗤笑一聲,拿出一根長鞭子,一下就給一旁的村人大過去,惡狠狠的道,「你去,把你們族長叫過來,不然,彆怪老子大開殺戒。」

被打的村人刹那被打得鮮血直流,但敢怒不敢言,他忙道,「彆殺我,我……我這就去,這就去。」

村人急匆匆的來到村子裡,朝著江家而來。

江禾曦在屋子裡早就看見了這一切,沉默了一下,隻能從屋子裡騎著大紅棗,朝著不遠處的草場走去。

而在看見當先騎著高頭大馬的男人以後,江禾曦不由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男人看著有些

眼熟,雖是異族人,但是總感覺在哪裡見過一樣。

男人見了騎著高頭大馬走過來的江禾曦,目光不由變得灼熱,他喃喃道,「都說中原女子長相柔弱,跟個小肉雞似的,倒想不到江姑娘竟這般的英姿勃勃,馬術不遜色於任何的男子。」

說著話,他騎馬走過去,下一刻,手掌走過去,要托住江禾曦的臉細看。

江禾曦反手一個耳光,「啪」的一下,立即給人男人一個耳光。

「無恥蠻夷,休要動手動腳!」

男人先是眼裡迸發了惱怒,接著,看向江禾曦的時候,卻越發的有了興趣。

男人道,「好一朵烈性的小辣椒!今日你落入本王的手裡,以後,本王有的是時間好好馴服你!」

頓了一下,又道,「江姑娘,本王乃遼族大汗第三子耶律哈爾,聽聞姑娘能煉製精鹽?既如此,便跟了本王回族裡吧,以後,隻要你好好的討好本王,本王會給你留個小妾的位置。」

江禾曦聽了這話,險些給氣樂了。

江禾曦道,「耶律傻兒?你今兒照了鏡子了嗎?」

耶律哈爾愣了一下,隨機反應過來,不由大怒。

「你敢羞辱本王?來人,給本王把她的所有族人屠儘,本王倒是要看看,你到時候是怎麼求饒的。」

江禾曦聽了這話,臉色都變了,慌忙道,「慢!」

「怎麼?要對本王下跪求饒?隻要你把鹽礦位置和精鹽配方交出來,本王倒是可以考慮饒恕這些賤民一命。」

江禾曦直直看向這人,道,「耶律傻兒,你是怎麼知道我們一族有精鹽的?」

耶律哈爾卻冷笑一聲,道,「你難道還冇把本王認出來嗎?江姑娘?林家……表妹!」

「你……你是林家的表姑娘?怎麼可能?林家人早已和遼人勾搭在了一起?」

耶律哈爾冷笑道,「你難道不知道,你們宋人為了攀附我們遼族,在我們跟前,一直像一條狗一樣嗎?」

江禾曦心生涼意,道,「所以,林茂盛捨棄一個庶出的女兒,隻是為了打探出我們部族的所在,好圖謀我們的鹽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