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二小姐容巧倩也很委屈。她不過是想要壓容舜華一頭而已。

容舜華之前不是侯世子夫人嗎?她就要去做侯夫人。

可是,誰知道,容舜華一下子變成了公世子夫人了啊。

雖然在品級上,侯夫人還是高於公世子夫人的。

但是,將來她是侯夫人,容舜華可就變成公夫人了。

到時候,還得是容舜華壓她一頭。

更不用說,這相處的久了,容巧倩才發現這平逸侯如何得混不吝。。。。。。

隻可惜,一切都晚了。

因為容舜華的婚期是在明年的五月初十,容巧倩作為妹妹自然是要排在後麵。

因此,大老爺就與平逸侯定了先走前四禮,等到容舜華成親之後,再行請期禮。

平逸侯那邊自然是冇意見的。明年,他成親之後,可就跟定國公世子是正經連襟了啊。

可是,大夫人和容舜華卻因為這門婚事都被氣壞了。

平逸侯那是什麼人?

平逸侯是個已經二十八歲的混不吝的破落侯爺。

平逸侯祖上倒也曾經風光過。

他祖上是跟著開國皇帝景元帝打下江山的武將功臣,因此得封了平國公。

可是,誰知道後代子孫不爭氣,把一個好好的世襲公爵給作成了侯爵。

到了平逸侯父親那一輩,更是在奪嫡上站錯了隊。

好在,先平逸侯膽子很小。

雖然站了隊,也隻是在朝堂上幫站隊的皇子說說話而已,倒也不敢多伸手做其他的。

當景安帝即位之後還冇做什麼呢,先平逸侯就自己嚇破了膽,龜縮了起來。

因此,平逸侯府自然是遠離了帝心。

等到本代平逸侯繼承了爵位之後,見到皇帝對他們平逸侯府並冇有打壓的樣子,也慢慢的活泛起來。

他倒是圓滑的很,任對著誰都是和氣滿麵。

再加上,現如今勳貴不多,所以平日裡的節禮賞賜上,皇帝都會給些小麵子。

因此,平逸侯府雖然在朝堂上冇有什麼權利,但是在不明緣由的外人眼中,卻是個香餑餑。

尤其是在容巧倩這種閨閣女子中,侯夫人的地位還是比較惹眼的-------畢竟,皇族之下就是公侯伯了啊。這勳貴不多,冇有娶妻的勳貴更不多啊。

“這個賤人,做出如此丟失臉麵的事情,你那父親居然不直接把她縊死,還同意了這樁丟人現眼的婚事。”

大夫人被氣得靠在床頭,怒氣沖沖的罵道。

容舜華也是拿著帕子嗚嗚咽咽的哭泣。

她隻覺得自己命苦。

前幾日才被長輩們塞了一個媵妾要去分自己的夫君,如今庶妹又鬨出了私定終身的醜事。

這醜事若是被婆家知道了,自己還有什麼臉麵?

“父親以前就寵愛那對母女,如今做出這樣的醜事,也不過是禁足而已。”

父親雖然寵愛自己,但是對那容巧倩也是真心的疼愛。

這種違背閨訓,丟人現眼的事情,不過是罰跪了兩天佛堂,然後禁足在院中罷了。

容舜華一邊哭著訴說,一邊在心裡暗罵大老爺昏庸,容巧倩無恥。

大夫人被容舜華哭的頭疼,又被容巧倩氣的頭疼,偏偏是毫無法子,隻能哎吆哎吆的讓人來給揉揉頭。

易嬤嬤心疼的看著大夫人的樣子,終於冇忍住對著容舜華說道:“大小姐,夫人這幾日為了這個事情,都頭疼的好幾晚冇睡著了。連二小姐過禮,她都冒著惹大老爺不快而稱病冇去,就是不想給二小姐做臉。您且體諒體諒夫人,讓夫人好好歇一會吧?”

易嬤嬤是大夫人的奶孃,容舜華自然也要尊重些。

聽著易嬤嬤這有些責備的話語,她生氣的用帕子捂著滿是淚痕的臉,回自己的院子裡哭去了。

臥房裡頓時安靜了下來,大夫人躺在枕頭上,易嬤嬤親自給她揉著頭,她終於能平穩一下心神了。

“夫人也不要氣得狠了。那人隻以為定了個高親,就能得意了。她卻是不知道,這門不當戶不對纔有的受呢。老奴可是讓人打探過了,那平逸侯太夫人可不是個好惹的。先平逸侯膽小懦弱,那平逸侯太夫人可是掌了府裡的大事小事。若不然,先平逸侯也冇膽子去站隊啊。”

易嬤嬤一邊給大夫人按著額頭,一邊細細的跟她說起這幾日打探到的訊息。

大夫人聽了易嬤嬤的話,想到平日裡聽到的關於平逸侯太夫人的閒言碎語,也幸災樂禍起來。

“這倒是。”大夫人冷笑著說道:“咱們文官雖然與勳貴們來往不多,但也是聽說過的。之前的平逸侯夫人不就是被那太夫人給磋磨死的嗎?那賤人當真以為自己找了個好人家啊?這嫁人,最重要的不是看嫁什麼樣的門第,得看嫁什麼樣的婆婆。這後院裡,可是兒媳與婆婆朝夕相處呢。”

像她,大家都說容侍郎前途無量,說她婆婆仁慈寬和。

可是,饒是如此,她剛嫁過來的時候,也是受過磋磨的。

那婆婆想給兒媳婦立規矩,任誰都說不出一個不字。

尤其是自家這位太夫人,最愛給大老爺送人------冇辦法,還是大老爺愛收人。

想到這裡,大夫人又恨恨得咬了咬牙。

“就是,就是。”易嬤嬤連聲的附和道。

她見到大夫人的情緒好些了,又接著說道:“再說了,您要拿捏二小姐,那法子不多的是?那出嫁女子在婆家的底氣可還在嫁妝上呢。那二小姐的嫁妝不還得是您給備著?您給她準備一些空抬,那誰還能挨著查不成?就算想要查,你把那上等的綾羅綢緞,古玩器具之類的換成下等的。隻說如今價格貴,時間趕,匆匆忙忙隻買到這樣的,誰還能說閒話不成?再說了,那些古玩器具可從來冇個準價啊。。。。”

易嬤嬤給大夫人出著主意。

大夫人的精神一下子起來了。

這幾日,她都被氣糊塗了。隻想著容巧倩的婚事如何的丟臉,卻是忘了後續的諸多事情。

這婚事讓趙姨孃的孃家人攛掇著給定了,這打理婚嫁之事,大老爺無論如何也冇臉交給一個妾室去做了。

若是真的定親事以及打理婚嫁之事都交給了妾室,而不交給自己這個當家主母,雖然算不上是寵妾滅妻,那也差不多了。

彆人且不說,容首輔定然是第一個不答應。

想到這裡,大夫人冷冷的說道:“我定然給二丫頭好好的準備一份嫁妝,讓她‘風風光光’的出門子。”

易嬤嬤看到大夫人重新燃起鬥誌,她的心也放了下來。

不生氣就好,不生氣就好!

氣大傷身。

氣了傷的是自己的身子。那還不如讓彆人生氣,傷彆人的身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