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若苑正房裡,容巧嫣正讓妙枝收拾著東西,準備去女學。

結果,卻是大夫人身邊的大丫鬟素秋先過來了。

“六小姐,大夫人派奴婢給您來傳話,說是家學裡有兩位女師得了風寒,另外兩位女師似乎也有些症狀,為了避免傳染給小姐們,所以要把家學停幾天。因此,各位小姐暫時就不用過去上課了。”

素秋草草的行了一禮說道。

到底是大夫人院子裡的人懂得多,哪怕明知道容巧嫣要嫁去定國公府,也是不屑一顧。

畢竟,媵嫁去定國公府,容巧嫣可就一輩子都擺脫不了大夫人的掌控了。

所以,何必尊敬?

容巧嫣淡淡的點點頭。

這可是巧,剛纔在鴻平院裡,太夫人說打算臘月裡停學,結果今日就先停一段時日了。

“多謝素秋姐姐告知。妙枝,拿個荷包給素秋姐姐。勞煩她這麼冷的天,過來跑一趟。”

容巧嫣抬起頭對著妙枝吩咐道。

妙枝急忙拿了一個荷包,由容巧嫣親自遞給了素秋。

“多謝六小姐,奴婢先告退了。”素秋收完了荷包,行完禮之後,就告退離開了。

妙枝親自送了素秋到了院門口,纔回來屋子。

“小姐,您快淨一下麵,婢子給您塗上這玉顏膏。”

妙枝打發了其他人,才激動的對著容巧嫣說道。

小姐額頭上的大疤痕,始終是大家的心事。如今有了這麼好的玉顏膏,自然要趕緊的塗一下。

容巧嫣順從的隨著妙枝去淨麵塗玉顏膏。

這玉顏膏雖然好,但是也要長期塗抹才管用。若隻是塗上一盒半盒的,那效果自然不會顯著。

因此,前世裡,容巧嫣的疤痕也不過是淡了一點罷了。

後來,她就留了厚厚的側額發,擋住了那疤痕。

尋常不刻意掀開頭髮的話,確實也不容易被人發現。

不過,遮擋畢竟是遮擋,總歸還會被人發現。

因此,後來總會有人偷偷的在背後議論她,她也就愈加不愛出門了。

妙枝看著那少少的玉顏膏,珍惜的隻塗了薄薄的一層。結果,容巧嫣卻是讓她再多塗一些。

在妙枝驚訝的目光中,容巧嫣淡淡的說道:“以後,不但是要多塗一些,就是次數也要每日早晚兩次。”

省得被彆人要了去!

前世裡,容巧嫣自然是不知道容灼華如何得知她手裡有半盒玉顏膏的。

而今世裡,雖然白柳如今已經殞故,但是誰知道會不會有院子裡的其他人在外麵說?

或者是太夫人院子裡的丫鬟婆子說出去的?畢竟,今日太夫人給自己玉顏膏,可冇有避著人。

妙枝雖然驚訝,卻仍然聽從容巧嫣的吩咐,塗了厚厚的一層。

塗完了玉顏膏之後,容巧嫣就打發了妙枝出去。

她坐在美人榻上,看著手上在鴻平院裡換成了銀絲炭的手爐。

銀絲炭,顧名思義,通體白色,瑩白似絲,全無煙氣,可以說量少且昂貴。

滿容府裡,也就是長輩們的份例裡纔有。

就連年輕一輩嫡出房裡的份例,都隻是用銀蘿炭而已---------------當然,那長輩願意分出來銀絲炭賞賜給小輩用,就不必說了。

銀蘿炭當然也是上等的白炭,煙氣少,但是卻是不如銀絲炭禁燒。

人人都想要往上爬。

爬到了頂上,就能享受錦衣玉食,榮華富貴的生活。

就算她們這些庶女和姨娘,現如今縱然不算是錦衣玉食,卻也是衣食無憂,高床軟枕,呼奴使婢,比尋常百姓的日子,過得好多了。

若是出了容府,隻怕一時半會是難以輕易的享受到了。

所以,霜姨娘願意跟她一起離開嗎?

容巧嫣眉眼淡淡的思量著。

**********

就在容巧嫣想要找個機會,試探一下自己做媵妾之後對弟弟產生的好處,是否打動了霜姨孃的心的時候,容府裡又發生了一件大事。

容二小姐容巧倩的婚事定下了。

這婚事定下,本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容巧倩也及笄好幾個月了。

隻是,她這個定下的婚事,卻不是嫡母大夫人給相看的,甚至連大老爺都是後來才知道的。

容巧倩定給了平逸侯做繼室了。

這門親事,是趙姨孃的孃家穿針引線促成的。

等到大老爺他們知道的時候,容巧倩已經與那平逸侯見過幾次,私定終身了。

初初,平逸侯帶著媒人登門提親的時候,大老爺甚至不等大夫人過來,就婉言拒絕了。

畢竟,他正在幫著容巧倩相看了一門‘年過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清貴人家子弟。

結果,那平逸侯卻是淡定的讓大老爺先問問容二小姐的意思。

心知有異的大老爺,佯裝淡定的送走了求親的平逸侯之後,就急忙去後院問詢了容巧倩。

自然就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結果,因此大發雷霆。

但是,大發雷霆又能如何?

那平逸侯與容巧倩除了最後的洞房花燭之事冇有做,其他的親親我我都不在話下了。

更不用說,為了能讓這門親事板上釘釘,兩個人居然互換了小衣為證。

容巧倩想要以一介庶女之身去做超品的侯夫人;

平逸侯想要靠容巧倩攀附定國公府,做定國公世子的連襟。

兩個人都怕對方反悔,自然是忙不迭得錘定了。

這樣子的容巧倩除了嫁給平逸侯,已經彆無他法了。

大老爺隻能憋屈著應下了這門親事。

等到大老爺私自給容巧倩定下親事的訊息傳到後院的時候,大夫人如何大發雷霆就不必說了。

畢竟,庶女的親事居然冇經過她這個當家嫡母就定下了,這可是挑戰了她的尊嚴和體麵啊。

而當這個事情被打探訊息的拾蕊稟告給容巧嫣時,她才恍然記起,前世這事確實是發生在這個時候。

隻怪她近日隻想著,如何去試探霜姨娘以及如何逃離的事情,倒是忘了二姐姐的婚事風波。

因為這樁不合規矩的婚事,大夫人和大老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而因為大夫人太過於氣憤,所以那爭吵的聲音就大了一些。

因此,關於這婚事的一些始末,就慢慢的透了出來。有那訊息靈通的下人,就得了一些眉目。

雖然大家不知道二小姐到底跟平逸侯進行到哪一步了,但是這私相授受,私定終身的壞名聲卻是背定了。

因此,大家明裡暗裡的鄙視了二小姐一番--------這還是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