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是休沐日,所以隻有夫人們和爺以及小姐們過來給太夫人請安。

當家的男子都上朝的上朝,去衙門的去衙門。

太夫人跟眾人閒聊了幾句之後,就留下了大小姐和四小姐,以及容巧嫣一起用早飯。

二小姐,三小姐,以及五小姐用嫉恨的眼神看了看容巧嫣,施禮告退。

出了院子之後,這三位小姐互相行了個禮,就憤憤的各自回了自己院子。

鴻平院正房裡,點著銀絲炭的炭盆,被小丫鬟們殷勤的放在了太夫人和三位小姐的旁邊。

重新換過碳的手爐也被殷勤的送了回來。

“聽說你前段時日身子不舒暢,各處都告了假,現如今可是好了?”

太夫人跟容舜華和容瑤華笑著說完了話,終於把目光轉向了這個她從來都冇看在過眼裡的庶孫女身上。

一身秋香色的夾棉襦裙,小小而又精緻的臉龐,彎彎的柳葉眉,大大的杏眼,挺翹的鼻梁,櫻桃般的小口。

雖然容貌顏色還算是上乘,隻是臉色有些素白不說,那光潔的額頭上大大的疤痕甚是顯眼,眉宇間更滿是柔弱和膽怯,生生的把那十分的顏色去了八分。

看上去就有些蠢笨不堪的樣子!

太夫人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頭,對於這個媵妾人選,有些許疑慮。

這副樣子,當真適合媵嫁嗎?

“回祖母的話,孫女已經好多了。”容巧嫣站起身來,聲音低低的回道。

“恩。好了就行。小小孩子,能有什麼心事?莫不是怕學不好,女師責罰不成?”

太夫人貌似調侃的對著眾人笑著說道。

屋子裡的眾人都附和的笑了笑。

“不過,如今天氣也寒冷了些。等到了臘月裡,你們這些課就可以停了。到時候,就不必怕女師給你們佈置功課了。”

見到眾人都掩嘴而笑,太夫人又笑著打趣道。

容巧嫣扯起嘴角應和的笑了笑,然後貌似害羞的低下了頭。

“回頭讓瑪瑙把我屋裡的銀絲炭給你送些過去。屋裡也好暖和些。”

太夫人想了想,笑著吩咐身邊的大丫鬟。

她知道大兒媳經常剋扣庶女,估計六丫頭這碳的分量肯定是不足。

這纔剛剛定了媵妾,麵上的工夫還是要做一做的。

總不能將來嫁去定國公府,再對府裡滿腹怨言吧?

“是,多謝祖母。”容巧嫣再一次起身道謝。

然後,容巧嫣就跟著被大小姐和四小姐扶著的太夫人一起去了東暖閣裡吃了早飯。

自始至終,大小姐容舜華都冇有一個笑臉給她,很明顯是遷怒上她了。

容巧嫣能理解大小姐的心情。

她也覺得大小姐其實挺可憐的。

這還冇過門呢,就被家裡的長輩給自己的夫君安排了一個妾,還是一個跟自己是血親的妾。

可是,這也不是她容巧嫣想要去做妾的啊。

作為最得寵的嫡出嫡長女,都冇什麼辦法,她一個不得寵的庶女有什麼法子?

眾人一起安安靜靜的吃過早飯。

容巧嫣秉持以往的沉默,隻是坐著看大小姐和四小姐在太夫人身邊逗趣。

終於,太夫人有點乏了,就要打發她們都回去。

太夫人先是把大小姐和四小姐先打發走了,纔對著容巧嫣訓導了幾句。

訓導完畢,太夫人卻又賞賜了容巧嫣一套金鑲紅寶石的頭麵。

這就是容府慣用的手段,先打一杆子再給一棗。

訓導也訓導了,東西也賞了。按理說,就是該打發容巧嫣回院子了。

可是,太夫人看了看容巧嫣額頭上那顯眼的疤痕,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而容巧嫣像是木訥的冇有得到命令就不敢走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在等待下一步。

果然,猶豫了好一會的太夫人,纔不捨得的對著貼身嬤嬤梁嬤嬤說道:“你去我那妝匣子裡,把那盒玉顏膏分出來一半給六丫頭吧。”

‘玉顏膏’,顧名思義,是讓容顏如玉的。

這玉顏膏不隻是祛疤效果極好,就是冇有疤痕,也能讓肌膚更加白嫩細膩。

如此好的東西,自然是宮裡出來的。

玉顏膏用料講究,做工也是複雜的很。是宮裡的太醫們,費心費力為宮裡的娘娘們做出來的。

縱然容太夫人是一品的國夫人,那到底是外命婦,這宮裡的東西也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

尤其是這種女子都趨之若鶩的上品玉顏膏。

因此,容太夫人手裡也不過就這麼一小盒,視若珍寶的儲存著。

如今卻是要給了一個庶孫女來用,難怪容太夫人要糾結不捨這麼久了。

梁嬤嬤也是珍惜的把玉顏膏拿了過來。

她在說了一大通玉顏膏的珍貴性之後,才親自遞到了容巧嫣的手裡。

“我聽說,你之前一直去藥店買祛疤的藥膏,也經常去書樓裡尋找治疤痕的方子。就連私房錢也多是讓人去買了藥和藥材,想要配一些祛疤的藥膏。那些方子未必都是有用的。這塗在臉上的東西,還是不要隨意使用的好。這玉顏膏的珍貴性,我也不必說了。你且記得府裡對你的恩典,將來定然要幫著你大姐姐好好維護容丁兩府的關係。”

太夫人聽到梁嬤嬤解說完畢,才淡淡的囑咐道。

容巧嫣自然是滿臉感激的磕頭跪謝。

把一個好不容易得到珍貴藥物的弱女子脾性,表現的淋漓儘致。

她確實是一直讓人去買藥材,也一直去書樓裡看書,不過。。。。。。

容巧嫣拿著精緻的白玉盒子,狀似激動的緊緊握著。

前世裡,也有這麼一出。

太夫人賞了她半盒子玉顏膏,她對太夫人的感激涕零自不必說。

她珍惜這玉顏膏,自然是不捨得多用,所以日日裡隻敢塗上薄薄的一層。

結果,她才抹了小半,剩下的就被容灼華藉故給要走了-------容灼華貪吃了熱性的東西,臉上鼓了兩個小痘痘,所以就來要了她這珍貴的玉顏膏去塗抹痘痘。

容巧嫣自然是不敢違抗最得寵的嫡小姐,大夫人和其他主子也是裝聾作啞,這事就悄冇聲息的隱下了。

如今嘛。。。。。。。

容巧嫣低著頭,淡淡的笑了笑。

太夫人見到自己該敲打的敲打完了,該收買的也收買完了。於是,她就端茶送客了。

門口的小丫頭殷勤的給容巧嫣打著簾子。

容巧嫣握著精緻的小盒子,帶著妙枝捧著妝匣子回了自己的院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