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容巧嫣的婚事而引起的這些反應,她自然是不知道的。

容巧嫣從大夫人的院子裡回來之後,還在努力的想著,自己最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毋庸置疑,現在的生活是不想要的。

但是,什麼樣的生活,是她想要的呢?

容巧嫣拿著書籍卻冇有看,而是發著呆。

如今,她被定為媵妾,等到她十四歲的時候,被陷害定給了封七爺。

因著長幼有序。

等到三姐姐進了宮,四姐姐嫁了人,五姐姐香消玉殞,她十六歲的時候,才嫁給了封七爺。

踏入了奉陽伯府的後院之後,除了回孃家以及偶爾的上香,極少數的參加宴會,她就一直窩在奉陽伯府的後院裡。

等到二十歲那年,容府被抄,她被髮落到莊子上。

再到她二十二歲死去。

她這一生,都是被人支配,都是在後院中虛度的啊。

容巧嫣緩過來神,收回目光看向了手裡的書冊。

書冊裡正記錄著海州的風土人情-------這是前世六嫂嫂最喜歡的府城。說這個府城,讓她有親切的感覺。

若是,若是,逃離後院生活,奔向自由,徹底的掌控自己的人生?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心快速的跳了起來,手裡的書卻是‘啪嗒’一下落在了榻桌上。

容巧嫣冇有再撿起那本書,目光卻是慢慢的變亮了起來。

六嫂嫂前世裡說過,不自由毋寧死。

因此,她為了不屈於內宅,為了擺脫身為棋子的命運,為了奔向自由,努力的把自己的能力展現於人,一心的籌謀著。

而她,今世是不是也可以逃離這個深宅大院,徹底的擺脫身為棋子的命運?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神色變得激動起來,眼中的光亮更盛。

大景朝對於女子來說,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自立女戶。

當然,立女戶的要求比較多一些。父母、夫君、子皆無,纔可以單獨立女戶。

雖然要求多,但是總歸比前朝女子若是喪夫、喪子之後,隻能依附宗族強得多了。

那多少喪夫喪子的女子,帶著偌大的財產,依附了親族,最後卻是落得錢財被占,孤苦而亡?

因此,她若是真的逃離了容府,完全可以自立個女戶,好好的生活。

前世裡,六嫂嫂就說過,等她找到新的靠山之後,就把產業慢慢的交出去,找個地方自由自在的生活。

現如今,六嫂嫂雖然已經不在了,但是她可以自己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啊。

雖然,脫離了容府,就意味著脫離了宗族,脫離了榮華富貴,但是,她有自由了啊。

若是渾渾噩噩的活著,自己何必要飽讀詩書,懂得這許多的道理?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心慢慢的堅定了起來。

她要走,她要離容府遠遠的。她要徹底的擺脫容府的支配控製,擁有自己的人生。

容巧嫣激動了一會,隨即又冷靜了下來。

容府是世家大族,想要逃離隻怕冇那麼簡單。

不說平日裡,自己出門就是一堆婆子下人的伺候著。

就說自己若是真的逃了,隻怕府裡也要追到自己,然後縊死自己。

畢竟,容府的臉麵是最重要的。

所以,如何逃離纔是最重要的,也是最需要從長計議的。

而逃離之後,如何生活,同樣重要。

六嫂嫂曾經說過,所有的精神自由,要建立在物質自由的基礎上。

當人一直忙忙碌碌於餬口生活的時候,那所謂的精神自由也就冇有意義了。

畢竟,人,首先要生活下去,纔可以有無限的可能。

所以,自己即便是要逃出去,也不能兩手空空的出去,定然要積攢出傍身的銀錢。

想到了逃離,容巧嫣又想到了霜姨娘。

自己若是真的離開了,隻怕霜姨娘會被遷怒的冇命了吧?

那麼,是不是應該帶著霜姨娘逃離呢?隻是,霜姨娘會不會不捨得容知仁啊?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猶豫了起來。

這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啊。

再說了,自己被定為了媵妾,初初霜姨娘可能還冇反應過來對於弟弟的好處。

隻怕她真的反應過來之後,也會讓自己答應做妾吧?

畢竟,前世裡霜姨娘也隻是哭了那麼一場罷了。

所以,還得找個法子,找個時間試探一下。

容巧嫣的腦袋裡,一時思緒如麻,理不出個頭緒。

好在,離自己成親還有四年之久。不著急,不著急。一切都可以慢慢的來。

容巧嫣隻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

晚上,當容府的男子們下衙的下衙,下學的下學之後,也就陸陸續續的得知了容巧嫣被定為媵妾的訊息了。

眾人心中的心思自然是各異了。

第二天早上,容巧嫣早早的起了床,去大夫人那裡請安。

大爺容知明眼神複雜的看了看容巧嫣。

他對這個庶妹一向視若無睹,這個庶妹在他的眼中一直就是個隱形的存在。

可是現在,卻因為她要委屈自己的親妹妹。

偏這些都是長輩的決定,也是為了容府好,更是為了他的將來。

他隻能好好的參加科舉,做妹妹的靠山了。

而七小姐容灼華的情緒就簡單的多了。

她雖然才六歲,但是見到了眼睛紅腫的大姐姐,自然是心疼不已。

然後從大姐姐的貼身丫鬟那裡磨著知道了容巧嫣是給大姐姐添堵不快的人。

因此,在大夫人的屋子裡見到了容巧嫣之後,她那眼神就如刀子似得恨不得紮死容巧嫣。

可能是被大夫人警告過了,所以容灼華也隻是一直瞪著容巧嫣,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卻冇有什麼其他的失禮之舉。

其他的小姐,如二小姐,三小姐就是簡單的多了。

二小姐是明顯的幸災樂禍的眼神。

畢竟,她和大小姐爭鬥由來已久,容巧嫣做了媵妾,就是給大小姐添了堵。

三小姐則是驚奇的打量了一番容巧嫣。

她冇想到居然是這個向來怯弱的六妹妹得了媵妾的名頭。

不過,她自知自己貌美,定然也會有個好前途,也就轉過眼不看了。

而四爺容知仁,搬到外院之後,除了在大夫人這裡請安,能偶爾見到他之外,其他的時候幾乎都不見人影。

現在見了容巧嫣,卻是對著她笑容滿麵。在她身後,姐姐長,姐姐短的喊著她。

容巧嫣卻是皺了皺眉頭。弟弟如此明顯的前倨後恭,真不愧是容家男人的教導。

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掰過來性子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