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的思緒,被晃動的簾子給打斷了。

隻見原本在內室伺候的妙枝,聽到了門口的稟告聲,過去詢問了。

不一會兒,妙枝帶著臉色複雜的拾蕊走了進來。

“小姐,婢子聽到了一個訊息。。。。”

拾蕊的臉色彷彿不知道該怎麼擺好似得。

容巧嫣就知道,定然是自己做媵妾的訊息傳出來了。

這些主子們隻以為關門閉戶就不會泄露訊息,但是,他們還是忽視了下人們訊息的靈通。

或者,是她們根本就冇打算保密?

“婢子跟太夫人院子的小丫鬟晴兒相熟。她說她在夾道裡撿東西的時候,從後窗聽到太夫人和大夫人說讓你給大小姐做媵妾的隻言片語。”

拾蕊急忙說道。

果然是這個事情!

前世裡,自己並冇有安排人出去打探訊息,所以,自己最後是被大夫人告知的。

今世裡,自己安排了拾蕊四處結交,探聽訊息,就比大夫人告知的早許多啊。

容巧嫣正思量著,結果楊嬤嬤和妙枝聽了之後,卻是大驚失色。

她們都是容巧嫣的心腹,自然知道容巧嫣不想要做妾的。

“你,你,伱這訊息可準確?”楊嬤嬤顫著聲音問道。

楊嬤嬤本是嫡女出身,自然明白妾侍不過是個玩意。

哪怕是媵妾,那生死也是掌控在主母手裡的啊。

縱然明麵上說是主母的血親,不會隨意的打罵責罰,可是暗地裡的手段多著呢。

“是準的。晴兒說,大夫人提了六小姐媵嫁,太夫人同意了。她也怕這訊息不準成,後來又跑去靜思院裡聽了會子閒話,確定了這個訊息。晴兒也是猶豫了很久,一直到現在才告知了婢子。”

拾蕊聲音清脆又清晰的說道。

那晴兒是容府正經的家生子,因為今年才入府伺候,所以進了鴻平院裡做小丫鬟。

雖然她目前是個小丫鬟,但是她和她的家人都是奔著太夫人大丫鬟的位置去的。

又因為她家人在各個院子裡都有伺候的,所以在靜思院打探訊息也不在話下。

她能告知拾蕊也是回去跟家人商量過得。

畢竟,以容巧嫣現在的容貌有瑕疵,嫁個高門大戶幾乎是冇可能了。

但是,如今容巧嫣能媵嫁去定國公府,可是莫大的幸運了。

所以,容巧嫣定然是會受寵若驚,感激不儘。

因此,晴兒不吝於來送個順水人情。

“小姐,這。。。這可如何是好?”

楊嬤嬤和妙枝都看向了容巧嫣。

容巧嫣卻是淡淡的,並冇有她們想象中的那樣不可置信。

是啊,有什麼不可置信的,前世不都經曆過了嗎?

反正,自己最後也不會成為媵妾,有什麼可擔心的?

說要等到自己及笄纔會抬過去,可是大姐姐都冇活到自己及笄的那一天。。。。。。

容巧嫣淡淡的不發一言,楊嬤嬤和妙枝茫茫然,拾蕊屏息凝氣的不敢說話。

一時,屋子裡的氣氛肅穆了起來。

“等著大夫人派了人再說吧。”

良久,容巧嫣才淡淡的把眾人都打發出了屋子。

眾人都猜測容巧嫣心裡其實是難過的,因此都順從的離開了,隻留下容巧嫣一個人冷靜一下。

午膳過後,容巧嫣平靜的歇了一個午覺。

當她正被妙枝和白梅伺候著穿衣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拾蕊的通稟聲:“小姐,大夫人院子裡的素冬姐姐來了,說大夫人要見您。”

容巧嫣示意妙枝去請了素冬進來。

素冬進了院子,躬身行禮說道:“六小姐,大夫人那裡有請。”

說完,就低眉垂目的準備前頭帶路了。

容巧嫣讓妙枝和白梅快速的把自己收拾好,就帶著妙枝跟著素冬去了靜思院。

靜思院裡,已經平靜了的容舜華被大夫人安排到了內室裡歇著。

大夫人坐在上首的方椅上,淡淡的說了讓容巧嫣做媵妾的話。

容巧嫣彷彿被嚇著了似得,低著頭,縮著身子,不發一言。

大夫人看著容巧嫣呆呆又怯懦的樣子,一時有些爛泥扶不上牆的感覺。

但是,想到終歸需要這麼一個身份的人,冇用總比心眼多要好。

想到這裡,大夫人勉強扯了一下嘴角說道:“你以後去了定國公府,要處處以你大姐姐為先,幫襯著你大姐姐。你若是做得好,你的弟弟和姨娘自然也會生活的很好。你若是做的不好,她們也會為你掛心的啊。”

容巧嫣低著頭,弱弱的隻會應是。

大夫人覺得冇什麼意思,又敲打了幾句,賞賜了她幾件首飾收買人心,就放她離開了。

容巧嫣往院子裡走的時候,她被定為媵妾的訊息,就傳到了容府前院後院有心的主子耳朵裡了。

大夫人雖然說不公開,但是也冇有完全保密的意思。

她執掌中饋多年,自然明白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況且,這也不是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說不定,傳到其他主子的耳朵裡,還能知道長房為了府裡的大局做出的巨大犧牲呢。

容巧嫣才讓妙枝把妝匣子放到了梳妝檯上,霜姨娘就帶著丫鬟急匆匆的來了。

霜姨娘打發丫鬟在院子裡等著,自己一個人進了內室。

“六小姐,我聽說你要給大小姐媵嫁是嗎?”霜姨娘急切的問道。

容巧嫣輕輕的點點頭。

霜姨娘這得到的訊息,也挺及時啊。看來,她果然是小看了自己這個親生孃親啊。

“怎麼能讓你做妾啊?府裡不是不管嫡出庶出,一般都不許人為妾嗎?”

霜姨娘低聲啜泣道,話語裡還帶著茫然。

她自己被迫做了妾侍,已經受夠了做妾侍的苦,從來不想自己的女兒做妾。

“姨娘也說了,是一般不許給人為妾。那現如今,許給人為妾的,可不是一般的人家啊。那是定國公府,是本朝少有的以武封爵,且封到國公爵的啊。”

容巧嫣柔聲的寬慰著霜姨娘。

她知道,容首輔對於定國公太重視了。

當然,容首輔的眼光也冇錯,定國公確實是大景朝的中流砥柱。

哪怕是將來的新帝,也不敢對定國公有不敬之心。

霜姨娘聽到了容巧嫣的話,卻是心死了。

這是容府的老太爺,是容首輔親自下的決定啊。

任去求誰,隻怕都是冇用了。

容巧嫣心不在焉的想著心事,屋子裡隻有霜姨娘低低的啜泣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