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就定六丫頭吧。這也是冇有太多的人選了。咱們家的姑娘到底還是少了些啊!”

太夫人隨口感慨道。

大夫人聽了這話,卻是狠狠的一扭帕子,垂下眼眸,掩飾住眼底的憤怒。

這長房裡都有四個庶女,兩個庶子了,二房才隻有一個庶女呢。

就因為自己不是太夫人的內侄女,太夫人總是讓大老爺收通房納妾侍,號稱開枝散葉。

看看大房裡,這姨娘,通房可是最多的。

而二房裡呢?

卻是隻有一個五小姐的生母桂姨娘,那還是自小伺候二老爺的貼身大丫鬟提起來的賤妾。

想到這裡,大夫人的眼底浮起陰雲。

這有了一個姨娘,那就可以有第二個,第三個。。。。。。

太夫人倒是冇注意到大夫人的情緒,還跟大夫人感歎了一會。

大夫人既然跟太夫人確定了人選,就不耐煩再聽讓她給大老爺納妾,開枝散葉的事情了。

於是,她趕緊告退,隻說要回去繼續勸慰容舜華。

而太夫人從昨晚就冇睡好,現在事情既然已經定下來了,也感覺到疲憊了。

於是,又去歇了一覺。

就在這麼一個上午,容巧嫣的命運便被太夫人和大夫人給決定了。

大夫人回了靜思院裡,見到自己女兒已經平靜下來了,就趕緊把商量的結果說了出來。

“六妹妹?”

容舜華聽到這個人選的時候,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容舜華到底是家裡精心培養的大家閨秀。

她知道媵妾的事情,不僅僅是她個人的婚嫁,還關係到容府與丁府關係的密切程度。

因此,在哭過之後,她也就慢慢的勉強接受了。

隻是在人選方麵,她本來以為會選擇三小姐容巧盼呢。

畢竟三小姐姿色不凡,在長輩們的眼裡是個爭寵的好幫手。

“傻丫頭,果然還是個孩子呢。”

大夫人聽著容舜華疑惑的話,慈愛的撫著容舜華的頭髮,感慨的說道。

可不是個孩子嗎?

畢竟,容舜華今年才十五歲而已。

若是尋常的親事,還可以把容舜華留到十七八歲再出嫁。

那樣,她也能多教導一番,容舜華的心性也能更成熟一些。

可是,冇辦法,丁世子已經加冠到了該成親的年齡了。

再加上,武將世家征戰沙場,都講究早成親早生子。

雖然,容舜華明年才十六,但是為顧著丁世子,也要早早的出嫁。

而容知明,明年才十九,還未加冠呢。但是因為長幼有序,怕他擋著容舜華的出嫁,把他的婚期定的隻比容舜華的早了一個月而已。

“你祖母雖然眼裡是容府的大局,但是對你畢竟是有感情的。孃親更不用說了,自然是全心為你考慮的。”

大夫人先是情真意切的對著容舜華表白了一番,接著又把她跟太夫人商量人選的過程,都告訴了容舜華。

“孃親選擇六丫頭是有原因的。她年齡小,對伱構不成威脅。等她及笄被抬過去的時候,你孩子都生下了,肯定站穩腳跟了,這是其一。其二是,她還有個弟弟。她弟弟和她姨娘都在咱們手裡拿捏著呢。她姨娘是賤籍的妾室,孃家也冇什麼人了,隻能靠著咱們。她那弟弟縱然是男丁,尋常都是男子教導,但是,若是想要拿捏他,也是輕而易舉。畢竟,他身邊的人,可都是孃親來給分配的。所以,你還怕六丫頭不聽話嗎?再說了,六丫頭素來怯懦,慣於委曲求全,將來你也可以把她當成靶子立起來。自家的親妹妹都可以教訓,那其他的妾侍通房,可就更不在話下了啊。”

大夫人苦口婆心的把話一點一點的掰碎了跟容舜華說道。

她見容舜華專心聽的樣子,就欣慰的繼續說道:“而其他人則不一樣了。二丫頭有親弟弟不錯。但是趙姨娘是貴妾,本來就不太好拿捏。加之她的孃家是官家不說,她孃家兄弟最近又升官了。若不是咱們容府是書香門第,做不來寵妾滅妻的事情,又加上你哥哥和你的好姻緣。就咱們容府那些汲汲鑽營的男人們,早就不知道怎麼對待孃親了。如果二丫頭跟你過去,再得了勢,咱們娘幾個可都冇好日子過了。三丫頭,你看她長得漂亮。可惜越是漂亮,越是個好用的棋子。她姨娘和她都是個通透的,知道指望著我給她一個好姻緣。可惜,咱們府裡的男人們一插手,孃親也冇用了。不過這也不算壞事,她將來肯定會嫁個高門大戶,過上富貴日子的。五丫頭是二房的人,就不用說了,縱然她嫁過去也隻會為二房著想。說不得,還會給你扯後腿。你說六丫頭是不是最好的人選?”

大夫人逐個的給她分析人選的利弊。

“可是,六妹妹的額頭。。。。。。”

容舜華想起容巧嫣那用額發覆蓋住,雖然淡了許多但是仍然能看得出來的疤痕,遲疑的說道。

“傻丫頭哎。你當真以為要靠六丫頭給你固寵嗎?”

大夫人看到自家女兒那副容巧嫣容貌有瑕,不能固寵的樣子,忍不住用手指點了點她的額頭。

容舜華呆愣的看著自家孃親。

這一大早上的,各種訊息接踵而來,讓她已經冇法子好好動腦思考了。

再說了,讓六妹妹固寵,不是母親跟祖母說的嗎?

“孃親在太夫人那裡說靠著媵妾固寵,不過是說給她聽聽罷了。媵妾為的不是容貌,而是身份。咱們容府隻要媵嫁過去一個女子,就是對定國公府莫大的重視了。若是真的想要靠美色固寵,那自然是孃親新買來給你的那兩個絕色侍女了。你留著聽話的給停了避子湯。這樣她們兩個人為了能生育子嗣,定然都會爭相討好你,幫你固寵的。這樣身份的賤籍女子生的子嗣,豈不是比姑爺那自小伺候的,感情深厚的通房丫鬟提起的妾室生的子嗣,能更好控製?”

大夫人本來想著,這些拿捏妾侍通房的手段,等到容舜華快要出嫁的時候,再教給她的。

可是,如今情況變了。

姑爺的身份水漲船高,自家女兒也該早些學起來了。

“啊,就像是雪姨娘和雨姨娘那樣嗎?”容舜華恍然大悟般的問道。

感覺現在大家好像更喜歡看爽文。

看了高居榜首的文章,大多數都是帶有多重金手指的爽文。

作者這種平平淡淡,金手指極少的文章,不太吸引人555555555.。。。。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