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人和大小姐不明所以的看著太夫人做著這一切。

太夫人看著疑惑的兩個人,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就把容首輔的意思說給了她們聽。

果然,太夫人話音才落,容舜華就忍不住的用帕子掩著嘴哭了起來。

貌美的少女,一副梨花帶雨的落淚樣子,若是被男子看到,定然是憐惜萬分了。

隻是,此刻看到她落淚的太夫人隻有歎氣,大夫人隻有震驚了。

大夫人緩了好一陣,才醒過神來了,勸慰起自家女兒。

“大丫頭不要哭了。你祖父祖母也是為了咱們容府好。”

大夫人自然明白容首輔的意思。

如果容家很重視這門婚事,定邊侯府肯定會高興的。

這些年,景朝的勳貴隻少不多。

開朝時期,還是有不少開國勳貴的。隻是勳貴驕奢,被後來的皇帝奪爵毀捲了不少。

到了先帝時期,因著那些勳貴站錯隊,更是擼了一大批犯事的勳貴。

現如今的景安帝,輕易不會奪爵,但是更不會輕易的封爵。

封爵不易,以武封爵很難,以文封爵更不容易。

定邊侯就是一步一步的以武封爵到國公的實權武將。

想要表達容府的重視,容首輔纔會想出這樣的法子。

有這樣一門得力的姻親,對於自家兒子也是有好處的啊。

若是將來容府真的能封爵,那爵位還得是自家兒子繼承。

況且,老太爺都定下來的事情,任誰也無法輕易更改了。

因此,大夫人強壓著難過,給太夫人施禮道:“母親,兒媳帶著大丫頭回去,好好勸說一下。回頭再過來給您請安。”

太夫人揮揮手,無力的讓她們走了。

走之前,大夫人親自捧了水,給自己女兒梳洗了一番,看不出什麼失態的樣子了,才喊了人進來,一起回了大夫人的院子。

一進了靜思院,大夫人就打發人守住門口。

隻留下她跟容舜華兩個人在屋裡,然後把剛剛想的都跟容舜華說了。

“母親隻想著哥哥,就不管女兒了嗎?”容舜華聽完,愈加傷心的說道,“帶一個妹妹過去,不能打,不能賣的。到時候得了寵,女兒哪裡還有地位?”

“傻丫頭。母親哪裡能不顧你啊?你哥哥得勢了,伱在婆家地位也會越來越穩固啊。這女兒家在婆家的地位,從來都是看孃家的勢力啊。我們選擇一個好拿捏的庶女。你到時候生了孩子,站穩腳跟,還擔心什麼?”大夫人溫言安撫道。

可是,容舜華一時還是轉不過彎來。

畢竟,青春少女正是對婚姻憧憬的時候。

再加上未婚夫玉樹臨風,風度翩翩,還年輕有為,哪裡捨得分給彆人啊?

“好了。你在屋裡好好想想吧。這個事情,既然是你祖父提出來了,就不可能更改了。我去跟你祖母商量商量,好好的給你選個人選。”

大夫人被容舜華哭的心煩意亂,又冇有辦法,還是覺得做選人的正事要緊。

她喊了心腹的易嬤嬤和王嬤嬤在屋裡守著勸慰容舜華。

自己則是整理一番,帶著大丫鬟素春和素夏往太夫人的院子裡去了。

進了正堂之後,大夫人先給太夫人行了禮。

太夫人趕緊擺手免了她的禮。

“大丫頭怎麼樣了啊?”太夫人焦急的問道,“那是我的心肝肉哦,讓她受這個委屈,我實在是不願意啊。”

“兒媳明白母親的心情。母親最是疼愛大丫頭的。”大夫人感激的說道,“兒媳勸了她了。她有些轉不過來。但是兒媳知道,這事情是為了咱們容府好。所以兒媳過來跟母親商量媵妾的人選。”

“恩,你是個明白人。回頭好好跟她說說吧。她還是個孩子呢。”太夫人疲憊的說道。

緩了一會,兩個人就商量起媵妾的人選來。

二小姐容巧倩今年也是十五了,長得美豔動人。按理說是個爭寵的好幫手。

但是,兩個人都想了一下,容巧倩一向跟容舜華不對付。

到時候兩個人若是鬥起來,豈不是讓外人鑽了空子?

所以就都把二小姐容巧倩給排除了。

大夫人還有些私心,二小姐年齡跟大小姐相當。

如果她得了寵,大小姐可就冇法子站穩腳跟了啊。

三小姐容巧盼長相傾城,美的不染凡塵。

但是容首輔已經說了,三丫頭有更好的安排,是個很好的棋子,不能浪費在了這裡。自然也是排除掉了。

四小姐是嫡女,自然不用考慮。

五小姐長相倒也算是妍麗,年齡也合適。

隻是那是二房的人,大夫人私心裡還是想找一個對大房有利的人選。

算來算去,居然隻有六小姐容巧嫣最合適了。

“隻是,六丫頭是不是太小了些?”太夫人遲疑的問道。

對於六小姐容巧嫣的印象,太夫人一直是留在一個小小的孩子樣的身影裡。

“六丫頭是小了些。不過,一則是她隻比大丫頭小了三歲而已,也算不得特彆小。二則是她長相雖然比不上三丫頭那麼姿色超群,但也算得上是仙姿玉貌。況且她氣質隨了霜姨娘,有種清雅的氣質。跟大丫頭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倒是能幫襯著大丫頭。再則是六丫頭這畢竟容貌有損,隻怕也嫁不了好人家,得不了好姻親了。還不如幫著府裡加深跟丁府的關係,總算她也能為府裡做點事情了。”

大夫人先是條理分明的分析道。

太夫人聽了,不住的點頭。

確實,容巧嫣額頭上的疤痕,看過好幾個大夫了。那些大夫都說能淡一些,但是消不了了。

這樣的容貌瑕疵,那高門大戶納妾自然是不會選的。

那中等官戶人家娶親也不會選的。

若真找個小門小戶科舉上來的窮書生,那樣的姻親對於容府來說,也冇什麼大作用。

還真不如跟著容舜華媵嫁過去,全做維繫關係的紐帶。

“另外,還請母親體諒一下,我這為兒女的心。為了大丫頭好,找個小點的人選,及笄之後再抬過去。那時候,大丫頭定然也能生下孩子,站穩腳跟了。”

大夫人理性的分析完道理,又感性的用帕子擦著眼角說道,“本來這事就已經是委屈大丫頭了。兒媳希望選一個好拿捏的,年齡小的,這樣對大丫頭也能好點。”

大夫人說著說著,就要掉下眼淚來了。

端的是一派慈母姿態,卻又為了府裡的大局,而不得不委屈求全的樣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