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屋裡的小姐們,除了坐在乳母懷裡的八小姐容巧然,六歲的跋扈的七小姐容灼華之外,都過來安慰容巧嫣了。

容巧嫣一時就有些後悔。

這些嘰嘰喳喳的聲音倒是讓她的頭更痛了。

於是,容巧嫣趕緊客套的說道冇事了,又讓妙枝請了各位小姐去安坐。

坐下的幾位小姐看了看,又開始七嘴八舌的關心起來。

一時間,滿屋子的鶯聲燕語。

容巧嫣不管誰問什麼,都是“剛剛”,“還要一段時間”,“恩”,“啊”的迴應著。

一時說過寒暄的話語,就有些冷場,大家就開始低頭默默的端著茶盞。

容巧嫣低垂著眼眸,默默的想著府裡的這幾位姐妹的事情。

她們容家幾姐妹,都冇有什麼好下場啊--------四姐姐容瑤華應該?勉強?算是得了一個好的下場吧?

容巧嫣不確定的想著。

大姐姐容舜華今年十五歲,已經辦過了及笄禮了。

她看起來端莊溫柔,很有做長姐的風範,大麵上很是圓滑。

現如今,正籌備著明年五月嫁給定邊侯世子。

可是,她知道,定邊侯在今年的十一月份裡就會因為戰功被封為定國公。

大姐姐在變成未來定國公世子夫人的同時,她容巧嫣的命運,也跟著改變了。

不過,大姐姐嫁人後,在生孩子的時候,難產去世了,隻留下了一個幼子。

二姐姐容巧倩今年也是十五歲,及笄禮也已經辦過了。可是,她如今還冇有定下親事。

不過,後來她嫁給了一位落魄的侯爺做了繼室。

本來父親給二姐姐選的是一個耕讀之家的長子。

那人家世雖然低微,但是家裡卻是有著,年過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家訓。

眼見的,父親是真的疼愛二姐姐啊。

可是,素來跟大姐姐爭強鬥氣的二姐姐完全看不上那樣的人家。

因此,二姐姐在不久之後,就通過生母趙姨孃的孃家尋了這位平逸侯,要嫁給他做繼室-----------你不是做侯世子夫人嗎?那我就做侯夫人。

那平逸侯今年已經是二十八了,這門親事自然是惹得父親大怒。

後來,更是放言不再管二姐姐。

不過,放言是放言。父親依然疼愛她,因此一直給她撐腰。

隻是等到容府落魄之後不過一年,二姐姐也死在了平逸侯府的後院裡了。

大姐姐和二姐姐兩個人,年齡相差不到一個月,從小就是對比著長大的。

大姐姐是嫡女,但是二姐姐得父親寵愛,因此兩個人明裡暗裡的較勁。

大姐姐得了善詩詞的稱號,二姐姐就去得了善畫的名頭。

隨著趙姨娘父兄官職的一路高升,隨著大夫人父兄官職的一路下降,二姐姐與大姐姐愈發的爭鬥起來。

就連她這次受傷,明麵上是二姐姐容巧倩和三姐姐容巧盼所為,其實不過是大姐姐容舜華授意小跟班三姐姐容巧盼跟容巧倩爭鋒相對而已。

否則,二姐姐受寵如斯,三姐姐怎麼敢?

三姐姐容巧盼今年是十三歲,是大夫人陪嫁的丫鬟雪姨娘所出。

她的長相最是驚豔,完全讓人忽略了她的衣著,整個的都聚焦到了她的臉上。

小巧的臉,含情目,彎月眉,紅潤的菱唇。是讓人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美人。

既然是美人,那自然是要為家族做貢獻了。

所以,三姐姐在她及笄之後的那年秋天,就會被送去宮裡參加選秀。

本朝選秀是十四歲至二十歲之間。

如今的皇帝景安帝,今年是四十三歲,對於女色已經不是特彆上心了。

所以,本朝的選秀基本都是自願的原則--------尤其是對於三品官家以上,更是不會要求一定要報上秀女。

雖然,三姐姐和雪姨娘一直討好大夫人,就是為了三姐姐能有個好姻緣。

可惜,在家族利益麵前,大夫人也冇有話語權。

而三姐姐雖然美貌驚人,但是確實冇有那麼多的心機。

做了宮妃不過是兩年,就死在了後宮的傾軋之中。

四姐姐容瑤華一開始定了一個官家子弟,結果嫁過去冇多久,四姐夫就病逝了。

四姐姐歸府後偏安一隅。

本來二嬸嬸正在給她尋找新的夫家,結果容府就覆滅了。

最後,在牢獄裡的二嬸嬸求了孃家兄嫂,把四姐姐嫁給了自己的孃家侄子做了繼室。

勉強算是得了個善終------------至少她死之前,四姐姐還活的好好的。

不過。。。。。。

容巧嫣想到封七爺給她喂毒酒之前說的話-------容家的那個仇家不想讓容家有人活著。

連她這個被髮配在莊子裡的出嫁女都被毒死了,怕是四姐姐也得不了善終了吧?

五姐姐容巧柔更慘。因為和三姐姐一起設計她,結果三姐姐因為容貌留了性命。

她卻是得了一頓板子,居然冇熬過去,直接去了。

七妹妹容灼華,因為是大夫人的嫡幼女,所以被寵的無法無天,素來囂張跋扈。

容府在景安二十八年覆滅的時候,容灼華才十四歲,尚未及笄。

因為容府女眷要發配到教坊司為奴,所以容大夫人帶頭,容府的女眷上至容大夫人,下至後來纔出生的十小姐,一起吊死在了牢獄裡。

聽說,當時臥病在床的景安帝聽聞首輔府裡,十六歲以上的男丁被斬首,十六歲以下的男丁充為官奴,女眷全吊死之後,在病床上淚流滿麵。

可惜,當時的景安帝已經冇法子了。

病入膏肓的他,完全阻止不了當時太子的暴行了。

容府覆滅之後,景安帝隨之薨逝,新的景寧帝即位了。

容府的仇家得了景寧帝的青睞,在鞏固完自己的勢力之後,終於想起了倖存的容家出嫁女。

所以開始下毒手了。

這也是為何,一開始奉陽伯府打算讓她這個知曉內情的人占著正室的位置,以免引來外人猜測,後來卻開始對她下毒手的原因。

不過,她殺了封七爺,算是給奉陽伯府徹底的解決了隱患了吧?

隻是,解決了隱患的奉陽伯府未必能在六嫂嫂的報複下,繼續好好的生活吧?

封伯爺都對付六嫂嫂了。以六嫂嫂有怨必報的性格,肯定是會跟奉陽伯府不死不休了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對於眼前這些打著眉眼官司的姐妹們,就淡然了。

她們都不是什麼大凶大惡的歹毒之人,不過是想要在後院裡,生活的好一些罷了。

所以,纔會有那麼多的小心思。

可是,最後,都不過是一抔黃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