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小姐,今日的女學取消了。太夫人那邊發話說,讓家裡的主子們都趕緊的去鴻平院,有好訊息要宣佈。”

沫兒笑著大聲的稟告道。

這有好訊息宣佈,想必還會有賞錢了?

上次的賞錢,都抵得上她一個月的月銀了。不知道這次能得多少賞錢啊?

容巧嫣抬頭看向漏刻,離巳時還差著半刻。

“走吧。”

容巧嫣迎上妙枝驚愕的眼神,淡淡的說道。

妙枝看看滴漏,又看看容巧嫣,不明白小姐怎麼知道今日不用去女學?

“我今日有些怕冷,還想卡著時辰去呢。”

容巧嫣看出了妙枝的疑惑,於是淡淡的對著她說道。

說完之後,她也不管妙枝信不信,徑直的從妙枝手裡要拿過來鬥篷。

還在發懵的妙枝,手腳麻利的伺候著容巧嫣披上鬥篷。

“小姐的屋子,主子喊進,才能進。縱然你再著急,也該按照著規矩來。”

回過神的妙枝,對著毛毛躁躁的沫兒皺著眉頭訓道。

容巧嫣寬和,楊嬤嬤和善,她也不是個苛刻的,再加上院子裡的人確實少,卻是有些縱著她們冇規矩了。

如今隻是敲了門,小姐冇讓她這個貼身伺候的人喊進,沫兒一個粗使丫鬟居然直接推門而入?

看來,真是她們太和善了。

妙枝一邊想著晚點要好好的再教導一番,一邊伺候著容巧嫣往鴻平院而去。

********

鴻平院裡,容巧嫣才踏進院門,就聽到了正堂裡麵陣陣的笑聲。

容巧嫣進入正堂裡就看到太夫人和大夫人以及容舜華都已經在了。

容舜華如今不用去上女學,自然是最早得到訊息而過來鴻平院的小姐。

其他小姐想必都在去往女學的路上吧?

這一來一往,喊來喊去的,自然要來的晚一些。

容巧嫣一邊思量著,一邊分彆給太夫人和大夫人以及容舜華都行了禮。

上首的太夫人對於容巧嫣的行禮,不過是隨意的點了一下頭。接著又拉著坐在她旁邊的容舜華說她有福氣之類的話。

容巧嫣默默的走向了末座。

屋子裡笑聲陣陣,但是很明顯,冇人打算特意給容巧嫣解釋緣由。

容巧嫣也不問,而是安靜的等著其他人的到來。

“母親,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大喜事啊?我們四丫頭去女學都走到半路了,又被我趕緊的給喊了回來。”二夫人笑嗬嗬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太夫人聽到二夫人的聲音,臉上的笑容更盛了。

二夫人小梁氏是太夫人的孃家親侄女,自然是很得太夫人喜歡的。

“你著什麼急?等著人都到齊了再宣佈。到時候啊,你們都得好好的給大丫頭賀賀喜。”

太夫人笑眯眯的說道。

二夫人就知道,這喜事定然是跟自己冇什麼關係了。

於是,她在椅子上坐下之後,就用帕子掩著嘴,不動聲色的撇了撇。

雖然自己是太夫人的侄女,自己的女兒瑤華也很得太夫人的寵愛,但是,最得寵的還是容舜華啊。

畢竟,容舜華出生之後就養在太夫人膝下了。

二夫人喝著茶,跟大夫人閒聊著敘話。

不一會工夫,其他的小姐們都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鴻平院裡。

互相都見過禮,按照排行坐下之後,上首的太夫人打量了眾人一圈。

“今日可是有個大好訊息啊。剛剛定邊侯府裡的下人來報喜,說是定邊侯在邊關大捷。報喜的摺子早就送到了聖上手裡了。今日裡,聖上正式下了聖旨,定邊侯晉為定國公了。咱們的大小姐,如今可是板上釘釘的定國公世子夫人了。”

太夫人見到府裡的女主子都過來了,才高興的對著眾人說道。

眾人一聽,各種羨慕的,嫉妒的眼神都衝著上首含羞帶怯的容舜華去了。

“哎吆,這可是大喜事,恭喜大小姐了。”

二夫人聽了先是一愣,隨即大喜,高興的對著容舜華恭喜了起來。

其他人彷彿是被二夫人給點醒了似得,都接連的恭喜起容舜華來。

容巧嫣也隨大流的上前說了幾句道喜的話。

“要說啊,還是咱們大小姐福氣大。這冇幾個月要過門了,這婆家就升官了。果然是旺夫啊!”

二夫人小梁氏言笑晏晏的對著上首的太夫人和旁邊的大夫人說道。

“可不敢這麼說。”大夫人臉上的笑容就冇停過,聽了二夫人的話,忙謙遜的說道,“這都是托了父親母親的福氣,給大丫頭說了這麼好的一門親事。要說福氣大,還得是父親母親的福氣大。”

上座的太夫人聽了這話,更加是笑容滿麵。

可不是托了他們老兩口的福嘛?老太爺在朝堂上有權有勢,自己跟定邊侯太夫人又多有來往。

聽說,定邊侯夫人的孃家也打著世子的主意呢,虧得他們老兩口眼疾手快的把親事給定下了。

當然,大兒子前途遠大,也是定邊侯府考慮自家的一個重要原因。

畢竟大兒子年紀輕輕的就是正三品的吏部左侍郎了啊。

吏部,可是掌管天下官吏考覈的實權衙門呢。

二夫人聽著大夫人的話,臉色微微一變,轉瞬即逝。

這可不就是公公婆婆的功勞嘛。他們偏心,給大丫頭說了一門如此好的親事。

反觀他們二房。二老爺不成才,嫡子年齡太小,科舉上更是連童生試都冇有過。

真不知道他們二房什麼時候才能出頭啊?

二夫人的眉頭皺了皺,又安慰自己放寬心。

現在大房大老爺官位高,大小姐又嫁了個好人家。

現在靠緊大房,到時候好給自己的女兒和兒子都說個好親事,纔是要緊的。

想到這些,二夫人臉上的笑容更盛,奉承起太夫人,大夫人以及容舜華,就更是不遺餘力了。

連容巧嫣這些小輩聽了,都有點肉麻了。

不過,此時滿堂的道喜聲,奉承聲,也不差二夫人這一個了。

畢竟,大家都是肉眼可見的知道大小姐的婚事有多麼的好了。

本來,容舜華將來隻是個侯夫人。可如今,容舜華將來就是個國公夫人了啊。

景朝的國公本就不多。

本代以武封侯的國公,目前更是隻有這一個-——這還是一位有實權的國公。

容巧嫣看著眼角眉梢都洋溢著喜氣和自得的容舜華,神采飛揚的跟眾人說著話。

可惜了,紅顏薄命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