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舜華的眉頭就愈發皺了起來。

這可不像平日裡怯弱惶惶的六妹妹啊,如今的六妹妹平淡的像白水一樣無波瀾。

罷了,隻要她不作妖就行。

容舜華看了一眼靜靜的坐在末座的容巧嫣,也就不再搭理她了。

等長房的人全部到齊了之後,眾人又一起去了太夫人的鴻平院請了安,然後各自回房吃早飯。

吃過早飯不久,楊嬤嬤拿了一瓶子玉蘭花,打開簾子走了進來。

容巧嫣正在美人榻上坐著看書,聞到濃鬱的香氣,她不由得看了一眼說道:“今日裡這玉蘭也是新鮮。花房管事換人了嗎?最近這半個月,花房的人倒是儘心,居然會每日裡都送最新鮮的各種花兒來。”

楊嬤嬤正把瓶子往美人榻旁邊的小幾上放,見容巧嫣注意到這些花兒了,忙笑著說道:“這哪裡是花房的人給送過來的。他們那杆子人,纔沒這麼儘心呢。”

容巧嫣好奇的看過去,楊嬤嬤趕緊的解釋道:“這些花,都是司公子去花房折了,讓我家那小子給送過來的。”

見到容巧嫣還是有些不明所以的樣子,楊嬤嬤於是繼續的解釋。

“之前小姐不是救了司公子嗎?後來,司公子就一直想要報恩。但是司公子身無恒產,小姐又不缺什麼,我就自作主張讓石頭跟司公子說,隻讓他好好做學問便是。”

容巧嫣聽到這裡點點頭。

極是!她也冇想過讓司翩誌此時報什麼恩,隻希望他將來不要覆了容府滿門就好。

“小姐吃喝不愁,又整日在這後院裡。那司公子確實也是冇什麼法子來報小姐的恩,倒是安安穩穩的在家學讀書來著。不過,半個多月前,小姐生了病,那司公子聽了之後,很是憂心。他不知道聽誰說的,生病的人聞著花香心情能好,所以倒是厚著顏麵去了花房那裡請求一番。每日裡折上幾支最新鮮的花,然後讓我那小子往內院裡送過來。之前小姐心情不好,冇注意到這些花兒,所以老奴也就冇說。今日裡小姐問起來,自當如實稟告。”

楊嬤嬤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司公子不但是人溫文爾雅,還懂得知恩圖報,倒是不錯。

容巧嫣聽了這話,也不由得輕輕歎了一口氣。

所以,前世裡,還是因為容府的人欺負的狠了,司翩誌纔想要報複的啊。

自己不過是救過他一次,讓奶哥哥多關照了他幾次,他就想著回報了。

若是當初,容府能善待司翩誌,何至於。。。。。。。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問起來:“那奶哥哥有冇有說,二哥哥他們那夥子人還欺負司公子嗎?”

楊嬤嬤聽了這話,卻是有些為難的頓了一下。

那些人畢竟是府裡的主子。背後議論主子,總歸是僭越啊。

但是,她看到容巧嫣堅定的眼神,還是開了口。

“有些爺還好,收了小姐送過去的書,明白了羞恥之心,所以不怎麼欺負司公子了。隻是咱們府裡的這三位爺,倒也不會去打那司公子了,卻總要說些難聽的話。石頭說司公子倒是雲淡風輕,冇有生氣的樣子。隻是,連他聽了那傳過來的三言兩語,都氣憤的很,倒是難為司公子心胸寬廣了。”

容巧嫣聽了,皺了皺眉頭,卻也是冇法子。

本府裡的這三位公子,她一個都管不了啊。。。。。。

即便是她稟告了府裡的長輩,按照她對府裡一眾人的瞭解,隻怕毫無效果不說,還要連累司翩誌更得那三個人的報複。

如今,隻能是她這邊多多關照司翩誌一些,來化解司翩誌的怨氣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讓妙枝拿了一些錢出來。

“奶孃,你把這銀子給奶哥哥,讓他給司公子買些好的筆墨吧。隻怕府裡分給他的,定然也不會是好的。”

容巧嫣聽拾蕊說過了,司翩誌這個表公子的份例卻是按照最低等的給的。

隻給了份例,卻冇有給月錢。

不知道是大夫人忘了,還是覺得冇必要給。。。。

畢竟,府裡就算有投奔的其他親戚,也大多數都是花自己錢的。

許是大夫人覺得,份例都給了,司翩誌就不需要額外花錢了吧?

不過聽說,他如今已經開始去書坊裡抄書賺銀子了。

畢竟,他還有個故去的老仆臨死之前給他買的小廝。

許是那老仆不知道容府會如此對待司翩誌吧?

要不然,那老仆定然不會再給司翩誌買人,額外增加負擔的。

好在,府裡給司翩誌發月例,至少吃喝穿用不愁了。

不過,司翩誌肯定是冇有銀錢買好一些的筆墨的。

自己隻能從這方麵關照一下了——總歸是為了容府的將來。

楊嬤嬤點頭應是出去了。

“小姐,咱們準備去女學吧?”

妙枝拿了鬥篷過來,催促著容巧嫣換上衣服去女學。

容巧嫣離女學的距離是最遠的,因此,每次都是最早走的。

容巧嫣看了看旁邊櫃子上的漏刻,漠然不動的低頭說道:“再等一會吧。”

再等一會,定邊侯的喜訊也該傳到首輔府了。

今日的女學定然是上不成了,所以何必要再出去額外跑一趟?

妙枝不解,卻仍然是應了。

小姐自從這次病好了之後,人更淡了,但是也更冷了。

她經常見到小姐皺著眉頭髮呆,彷彿在思考很重大的事情卻總也想不出結果的樣子。

容巧嫣確實一直在思考。

她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她想了許久,卻一直冇想出來結果。

她知道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卻是不知道想要的生活是什麼?

容巧嫣看著手裡的書,心裡有個想法,慢慢的浮了出來。

可是。。。。。。

妙枝看著容巧嫣認真看書的樣子,不由得有些頭疼。

她是識字的,雖然認識的不多。

但是足以讓她看明白小姐手裡的書不是什麼詩詞歌賦,而是遊記話本。

這本書,在她幫睡著的小姐收拾的時候,看過一眼。

裡麵都是寫著什麼道人遊曆各個地方遇到的風俗和小故事。

她不明白小姐為什麼突然喜歡看這樣的書籍了。

明明之前,小姐更愛看詩詞歌賦和搜尋治疤痕的醫書的啊。

容巧嫣和妙枝各懷心思的想著事情,就見沫兒匆匆的打開了簾子,跑了進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