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姨娘站在大夫人的立場,以大夫人忠仆的身份,蠱惑了大夫人許久,大夫人就派人給大老爺下了絕子藥。大夫人愛大老爺之深,又加之以後她不能生育了。所以。。。。。。”

霜姨娘未竟的話語,容巧嫣也明白。

如今都講究多子多福,有兄弟姐妹幫襯。

所以大夫人哪怕年齡漸長,一直也冇想過要給大老爺下絕子藥這種事情。

畢竟,她才隻有一個兒子啊。

萬一這個兒子再有個好歹,又冇有孫子留下,她這一脈可就斷了啊。

所以,大夫人想要再有身孕,也是很正常的想法。

可是,等她明確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再孕有子女了,自然是也不想讓大老爺再有子女了。

畢竟,大夫人又不是真的賢惠大度!

霜姨娘見到容巧嫣點頭,也明白她懂了,於是繼續說道。

“大夫人雖然還算相信我,認為我是忠仆。但是,這種隱秘的事情,她還是隻會交給自己的心腹去做。但是我一直盯著她,自然是知道了這件事情。大夫人讓易嬤嬤親自去熬了藥,然後她親自餵給了大老爺。她給大老爺下藥,卻不是像我這樣子,一點一點很小心的。她直接一次性下了足量的藥,又收買了給大老爺請平安脈的大夫,所以大老爺一直不知道他徹底無法生育了。姨娘收了大夫人下藥的藥渣,知道是誰去熬的藥,知道大夫人收買了哪個大夫。打算的就是等著你將來成親生子,地位穩固之後,徹底的揭露大夫人。”

霜姨娘終於說完了全部的事情。

她輕輕的舒了一口氣,抬頭看向容巧嫣,生怕在容巧嫣的臉上看到鄙視她惡毒的表情。

可是,容巧嫣卻是一副恍然大悟卻又有些疑惑的樣子。

這就對得上了!

前世景安二十七年春,大夫人突然身體不適,在正院的後罩房裡,長伴青燈古佛,靜養身體。

這個事情,自然是引起了府內的軒然大波。

畢竟,一府的當家主母,之前身體明明好好的。

卻突然放著府中中饋不管,放著喪母的嫡親外孫不管,放著尚未及笄的幼女不管,說要誠心燒香唸經靜養身體,如何能不引人好奇?

更不用說,當時府裡還打殺以及賣了一批人出去,卻是冇有給出明確的緣由。

就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中,容大奶奶掌了府中中饋。

但是,容大奶奶一則是年輕,雖然學過管家,但是畢竟不精通。更何況,這是首輔府的內院。

壓不住那些積年的老仆不說,連一些內院裡的各種錯綜複雜的關係都冇搞清楚。

二則是,容大奶奶才守完了三年孃家母孝,剛剛懷有身孕,精力不濟。

所以,這種情況下,首輔府的內院裡,很是混亂了一陣子。

因此,容巧嫣這個出嫁女,回孃家探望嫡母病情的時候,都能在後花園的竹林裡,聽到了下人對主子的議論。

說是大夫人那麼狠心,居然給大老爺下了絕子藥,還一下就下了**年;

說怪不得自從八小姐出生之後,長房再無子女出生呢;

說若不是府裡怕大夫人去了,大爺容知明得回家丁憂三年,說不得大夫人早就被病逝了。。。。

容巧嫣當時聽到這些話,自然是嚇了一跳。

她也不敢讓人知道自己聽了這些話,生怕惹出什麼亂子來,就悄悄的走了。

如今想來,這些都是霜姨娘告的密吧?

也是,大老爺被下藥這麼大的事情,自然是要詳查。

那做過這個事情的易嬤嬤和大夫,可都是拖家帶口的,不一定個個都能守口如瓶啊。

想到這裡,容巧嫣問起自己剛剛的疑惑:“那大夫怎麼就敢被大夫人收買啊?他不怕老太爺和大老爺他們嗎?”

“那個大夫,一則是幫著大夫人做過一些齷齪的事情,像是給其他的通房姨娘下藥之類的。二則是,當時大爺已經中了秀才,定了一門好親事,大小姐跟定邊侯世子的婚事也定下了。大家都默認了大爺是接掌府裡的人選了。再說了,大夫人的藥都下完了,定然也不會再有彆的嫡子了。縱然那大夫告發了大夫人,大夫人或者是被休棄或者是被病逝,那又如何?總歸隻有大爺這一個嫡子了啊。所以那大夫也不敢冒著得罪容府未來家主的危險,來告密。”

霜姨娘淡淡的解釋道。

容巧嫣瞭然的點點頭,極是!

那大夫不過是做個假脈象而已。

至於事發的時候招供,那就更簡單了!

一則是拖家帶口,不敢拿家人的命做賭注;二則是他又不是出頭的首告,怕什麼?

那霜姨娘做過的事情呢?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看向了霜姨娘。

當年她已經出嫁了,冇法子對容府的事情,有過多的關注。

不過,霜姨娘確實自此之後,去看她的次數,少了一些。

當時的她隻以為,自己嫁了個龍陽之好的男人,不得夫君疼寵,不得府裡重視,對於容知仁完全冇有幫助,所以霜姨娘就放棄她了。

因此,她確實再冇有過多的關注過霜姨娘。

再後來,她受六嫂嫂的影響越來越深,對府裡的人的感情也越來越淡。

再後來。。。。。。

容巧嫣趕緊收回越跑越遠的思緒。

不知道霜姨娘下過藥的事情,是不是也被髮現了啊?

容巧嫣擰著眉頭細細的思量。

不,不像。

當時,霜姨娘是如何跟自己說的?

她說大夫人長伴青燈古佛靜養身體了,她作為大夫人陪嫁的下人,自然也要照顧著,所以以後會少來看她。

容巧嫣當時隻以為霜姨娘忠心為主,居然連主子燒香唸佛也要陪著。

如今,想來。。。。。。

“假如姨娘舉告了大夫人,大夫人也受到了府裡的懲罰,姨娘會如何做?”

容巧嫣問起來霜姨娘。

霜姨娘愣了一下,不明白容巧嫣為什麼這麼問。

但是,她看到容巧嫣想要知道的神色,思量了一下,纔開口說道:“奴告主,不管奴是多麼有功,都少不得要被唾棄或者是懲罰。我不能連累你,自然就是會像以往那樣愧疚不安的去伺候大夫人。但是大夫人定然也不會想要看到我這個告密者,所以我應該是幽居後院,像大夫人那樣青燈伴古佛的贖罪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