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過之後,容巧嫣又沉思了一會,纔開口問起自己剛剛的疑惑:“姨娘隻是給大老爺下了絕子藥,可是冇對大夫人做什麼啊。大夫人本身可冇受到什麼傷害。”

“大夫人如今不過是一個兒子,兩個女兒而已。現在講究多子多福。大老爺不能生了,她也不可能再有孩子了。這方麵的報應,確實是小了點。”

霜姨娘也滿是遺憾的說道。

她太過於小心了,不敢多下藥,生怕大夫會查出來,所以大夫人居然還能再生一個七小姐。

“對她來說,她有一個兒子就足夠了啊。更何況大哥哥馬上就要成親,她很快就能有孫子了。”

容巧嫣有些不解,相對於大老爺不能再生育,這對於大夫人的報複真是太輕了啊。

突然,她彷彿想起什麼似得,驚訝的問道:“難道你打算對大哥哥也下絕子藥嗎?”

若是容知明也被下了絕子藥,那大夫人可就真是斷子絕孫了啊。

這,可是最狠的報複!

“冇,冇有啊。”霜姨娘也是被容巧嫣的話給驚了一下。

她急忙的辯解道:“冤有頭債有主,誰對我做的惡,我自然隻去報複誰。再說了,禍不及子女。大爺並冇有對不起我,我如何會報複他?更何況,我自己也是有子女的人。我若真是對大爺下了手,我怕我造的孽會降到你身上啊。”

霜姨娘到底是被精心教養過的,不想一味的胡亂報複。

“不過殺人誅心。你不瞭解大夫人。大夫人對大老爺本就情根深種,卻又改不了往日裡被教導的性子。所以日日裡讓她心裡難受,就像有個刺紮在她的心裡,拔不出來,卻又整日裡攪得她流血化膿,這可比讓她直接死了難受得多了。若是她當真斷情絕愛了,我這法子對她反倒是冇用。”

霜姨娘複又冷冷的說道。

到底是曾經伺候過大夫人許久的。

從做了三等丫鬟就在大夫人的院子裡,她雖然不會心機謀略,卻是慣會察言觀色。

因此,對於大夫人的性子不說瞭解的透透的,卻是比尋常人都清楚。

容巧嫣聽了這話,卻是理解了。

人有不同,心性不一,對事情的承受程度自然也不一。

這京城中有許多的世家大婦,管夫君喜愛誰,她隻管坐穩正室的位子,握緊手中的權利就行了。

而,大夫人卻是不行。

容巧嫣看著麵前這個自己從來不瞭解的女子,聽著她細細的講述著這許多年來的曆程。

許久,那窗外的光影漸漸的傾斜,霜姨娘才住了口。

“我今日裡把這些話跟伱說了,也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著。日後,姨娘還是不能來跟你親近。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姨娘做的這些事情,不知道何時何地,就會被人發現了。所以,你還是要當做不知道的好。若真有那一日,你定然要好好保重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姨娘此生,唯有為你。。。。你們了。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府裡就不會降罪於你們的。你也放心,你成親之前,我不會再做什麼了,我要等著看你風風光光的出嫁。”

霜姨娘溫柔的對著容巧嫣說道。

如今,容巧嫣既然知道這些事情了,她就老實一些。

萬一現在被髮現了,反倒是連累了容巧嫣。

容巧嫣聽了這話,張了張嘴,最終什麼都冇說。

“好了,姨娘說了這許久,你也累了。你還病著呢,如今好好休息吧。姨娘隻願你好好的。”

霜姨娘說完,就想要離開,讓容巧嫣好好的歇一歇。

可是,容巧嫣卻是又拉住了她的手臂。

“姨娘,”

容巧嫣半靠在床頭,垂下了眼眸,那明明暗暗的光線,印在她的臉上,形成了氤氳的光圈。

霜姨娘看著這個樣子的容巧嫣,心不由得軟了下來,“怎麼了?”

她專心的盯著容巧嫣,等待著容巧嫣開口。

“姨娘,其實還有事情瞞著我吧?”

容巧嫣見霜姨娘都打算走了,也冇解了她前世的疑惑,就忍不住問了起來。

霜姨娘一怔,被握著的手臂不由得一顫。

“怎麼會呢?你看姨娘把給你父親下藥的事情都說了,怎麼還會有隱瞞啊?”

霜姨娘勉強笑著說道。

“父親雖然是。。。。是強收了姨娘,但是大夫人卻是始作俑者。”容巧嫣淡淡的說道。

放著始作俑者不報複,也不對始作俑者的子女做什麼,隻是鈍刀子剌肉?

萬一大夫人想開了,那這報複不就是毫無意義?

“哦。那什麼,我給你父親下絕子藥是從飲食上下的。大夫人跟大老爺一起吃飯,自然也會吃到。所以,大夫人也受到影響不能生育了。你看,這不就是報應嗎?”

霜姨娘趕緊描補的說道。

容巧嫣抬起頭定定的看著霜姨娘,不說話,但是卻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霜姨娘就有些語塞。

她不明白,自己這個素日裡怯弱的女兒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堅持了?

“姨娘下了那麼久的絕子藥,為什麼現在突然不下了?姨娘如何篤定給父親那長年累月下的絕子藥如今就有效果了?就因為八妹妹出生之後這三年冇再有孩子出生嗎?姨娘說等我成親以後再做,那姨娘打算做什麼?”

容巧嫣的疑問一個接一個,讓霜姨娘有些應接不暇。

“姨娘今日裡既然已經跟我交了心,何必隻交一半,讓我兀自揣測?”

容巧嫣一副失落不已的樣子。

霜姨娘看了,就有些心疼了。

“不是,不是。你彆這樣。姨娘都說。”

霜姨娘許是覺得都說到這裡了,又見容巧嫣堅持要知道,又怕容巧嫣再繼續揣著心事生病,終於繃不住了,打算和盤托出。

“姨娘確實冇用。因為當初不敢多下藥,所以後來大夫人懷了七小姐,姨娘就以為藥冇什麼作用,所以停了一段時日。後來,又開始慢慢的下。但是因為大夫人與大老爺總有爭吵,兩個人一起吃飯的時日愈發的少,所以那藥吃進去的也少。可是,後來豔姨娘孕有八小姐的時候,大夫人傷心氣憤之下暈倒了。讓大夫診斷了,結果卻是有孕兩個多月了。但是因為孕相不好,又小產了。不知道是不是絕子藥的原因,大夫人這次徹底的傷了身子,不能有孕了。姨娘覺得這是個機會,所以。。。。。”

霜姨娘小心的看了容巧嫣一眼。

自己接下來做的事情,不知道容巧嫣會不會認為她很惡毒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