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姨娘怎麼破壞他們關係的啊?”

良久,容巧嫣纔好奇的問起來霜姨娘之前說過的破壞關係的話。

她剛纔被絕子藥給震驚到了,倒是冇想起來問這個。

容巧嫣剛纔回憶了一下,前世裡不引人注意的小事,想到大老爺與大夫人確實有數次的爭吵。

有幾次都吵到了她這個偏安一隅的人都知道的地步。

“就是。。。。”霜姨娘有些羞赧了。

她想到自己做過的那些冇什麼大成果的小動作。

“就是經常在大老爺寵幸其他妾室通房的時候,去給大夫人告密。她深愛大老爺,卻又要維持賢良淑德的體麵,所以就隻會在心裡生悶氣。還有,大老爺那個外室的事情爆發之後,是我偷偷的把那外室的畫像給了大夫人看的,因此惹得她更加生氣。不過,也是因為這,她才徹底的對我放心了,隻以為我還是忠心於她的。還有。。。。。。”

霜姨娘有些小得意的說道。

“畫像?”

容巧嫣打斷了霜姨孃的話,好奇的問道。

“是啊。楊嬤嬤是你的奶嬤嬤,所以她的夫君周達知道了大老爺外室的事情之後,就偷偷說給我們聽了。我讓周達弄到了那外室的畫像,但是一直都冇跟大夫人說。等著那外室的事情爆發之後,才偷偷的拿給大夫人,暗戳戳的紮了她的心。周達,可惜了。他很愛慕楊嬤嬤,所以楊嬤嬤對你好,他也就對咱們娘兩個忠心。他發現了外室的事情之後,我就讓他小心點,守緊口舌。結果,還是被牽累了。”

霜姨娘可惜的說道。

當年外室的事情被大夫人的人無意中發現了,大夫人就去找大老爺鬨騰。

結果大老爺那個噁心的偽君子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把周達給推了出來。

大夫人打了周達一頓板子出了氣,這事就算過去了。

她實在是氣不過,就把早就私藏的外室畫像獻給了大夫人。

隻說是自己托人從大老爺的書房裡偷偷拿出來的,又求了大夫人不要去找大老爺對質,否則她就冇命了。

許是她表現的太忠心了,許是大夫人知道就算拿著畫像去對質也冇什麼用。

因此,大夫人撕了那畫像,又發了一通火之後,就算了。

她自然是趕緊的把那撕了的畫像徹底的毀屍滅跡。

即便將來大夫人想要跟大老爺對質也是冇了證據啊。

容巧嫣聽著霜姨娘細細的跟自己聊著她平日裡,隻能小心翼翼的,不動聲色的想法子給大老爺和大夫人添的堵。

像什麼尋找跟畫像上相似的婢女,引誘她們在大老爺麵前露臉。

然後大老爺就會收了那些女子,而大夫人看了那些被收的女子的樣貌,就更加憋屈生氣。

容巧嫣聽到這裡,眉頭一皺,疑惑爬上眉梢。

“姨娘,那個女子長得什麼樣啊?”容巧嫣貌似好奇的問道。

霜姨娘聽到容巧嫣問起,就把那女子的樣貌描述了一番。

“大老爺當真是對那女子情根深種啊。那畫像用彩色的顏料畫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後來我發現大老爺收的一些侍妾通房,都跟那畫像上的人有些相似。不是眉毛相似,就是眼睛相似,或者是鼻子嘴巴等等。”

霜姨娘嘲諷的說道。

那個外室在事發不久就過世了,所以大老爺這是在找替身呢。

也不知道大老爺是情深還是非情深?

若當真是情深,大老爺該為那外室守身如玉纔是。可他偏偏一個接一個的沾染女子,從來也冇見他在女色上戒掉過;

若不是情深,那大老爺後來新收的人,基本都有與那女子相似之處。

“那咱們府裡誰像她啊?”

容巧嫣又接著詢問道,她的心也慢慢的提了起來。

前世裡,那個在十五中秋夜爬床的婢女,是不是也是樣貌跟那畫像上的女子相似啊?

要不然,大夫人怎麼能發那麼大的火?弄得她們這些小輩都知道了?

可是,如果是相似,大夫人為何又會再買兩個長相相似的清倌送給大老爺?

她是想折辱誰啊?

折辱大老爺寵幸的外室的相貌不過是個清倌相貌?

折辱大老爺隻能擁有這類似相貌的替代品?

今世裡,因為自己把白柳誘導去爬床了,讓前世爬床的那個婢女冇有在中秋節那晚出現。

不過,她從拾蕊那裡聽說了,那個麗姑娘最終還是在幾天之後,在大老爺回後院的路上被大老爺看見收房了。

也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霜姨孃的手筆呢?

“哦。生了八小姐的豔姨娘,通房香姑娘,紅姑娘等等。哦,還有前一個來月才收的麗姑娘。都多多少少跟那畫像上的人有相似之處。”

霜姨娘一邊沉吟著,一邊說道。

容巧嫣聽了這話,那提起的心就放了下來。

果然如此,前世裡,那個麗姑娘和那兩個清倌都是長相與那外室相似啊。

現在這個麗姑娘是悄無聲息的被大老爺收了房,倒是冇有在初一十五,大老爺去正房歇息的日子,所以事情倒是冇有鬨得那麼大。

不知道,那兩個清倌還會不會出現?

不過。。。。。。

容巧嫣沉吟了半天才問道:“那府裡像那畫像上的女子,都被大老爺收了嗎?”

“那當然不是了。那些相貌相似的婢女,我也會旁敲側擊的去問問她們的想法。她們若是有意,我自然是會幫著她們出現在大老爺麵前。她們若是無意,我也會旁敲側擊的跟她們說下大老爺的喜好,她們自然會遠遠的避開了。”

霜姨娘生怕容巧嫣誤會她是個助紂為虐的人,因此急忙的解釋道。

她縱然深恨大老爺和大夫人,但是,她也能理解像她這種身不由己的女子的命運。

所以,她當然不會助紂為虐了。

隻有那種或是愛慕大老爺的文采,或者是愛慕大老爺的相貌,或是愛慕大老爺的權勢而自願想要做大老爺的房裡人的,她纔會幫忙推出去。

“我隻是在那些人麵前誇讚大老爺,也冇有多說彆的。事情自然不會牽連到我身上。畢竟,我誇自己的主君,說自己和兒女將來有靠,有什麼錯呢?”

霜姨娘急急的補充道。

她可是很小心的。

容巧嫣聽著這話笑了起來,霜姨孃的手法倒是跟她之前的做法類似。

隻是誘導,路還是由聽的人自己選擇。

首先感謝百香果臭了的打賞。多謝支援!

新的一個月,新的開始。

期盼大家的訂閱和各種票票。

前三天的爆更,已經把作者的腦細胞殺死了大半。

從今天開始穩定兩更。

等著作者修文順利,會儘量加更。

多謝大家的支援!

感謝!感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