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容巧嫣一行人離開了,林夫人的嬤嬤自然是快速的回到正院,稟告了門外發生的事情。

林夫人如何的嘀咕,自然是不必說。

林晚晴如何的期待,也是不必說。

隻說容巧嫣坐著馬車回到自己府裡,先是去大夫人那邊請了安,表明自己回來了。

得了大夫人幾句不痛不癢的話,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回到星若苑的容巧嫣,打發了其他人,獨獨留下了楊嬤嬤伺候。

“今日裡是初八,明日裡你去那辛公子家裡大張旗鼓的走上一遭。順便把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跟辛公子詳細的說清楚。初十正好是休沐,你就陪著辛公子帶著媒人去跟林大人提親吧。你後麵再幫著辛公子儘快把成親的禮節走一走。免得那林大人哪天又看到什麼貴人想要納妾,去送了自家女兒。”

容巧嫣先是淡淡的安排著。

說到後麵,她那語氣就嘲諷了起來。

生兒育女,生兒育女。

在這些世家貴族眼裡,這兒子纔是傳家的寶,女兒是給家族換取利益的棋子罷了。

鮮少有一心以女兒之願為主的人家-——當然不能說完全冇有,隻能說少之又少罷了。

至少,林府不是。

而容府,也不是。。。。。。

“是。”楊嬤嬤先是躬身應下。

轉而,她又有些疑惑,又有些擔心的問道:“這樣子能成嗎?就算是小姐說那辛公子是霜姨孃的外甥,算是小姐的表兄。但是,若是林家真的查起來,可如何是好?再說了,小姐的遠親。。。。。。”

楊嬤嬤未竟的話語慢慢的嚥了下去,容巧嫣卻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姨孃的孃家人都算不得是正經親戚,更不用說是姨孃的親戚了。

因此,霜姨孃的遠房外甥,自然算不上是容巧嫣的表兄。

不過。。。。。。

“林家不會去查的。大家都知道姨孃的親戚算不得親戚這約定成俗的規矩,所以容府不會認這門親戚。再說了,姨娘本就是後來才賣身為奴的,誰知道她能有什麼親戚?林家不會閒著冇事去查的。”

容巧嫣先是淡淡的回答了楊嬤嬤前麵的問題。

“至於,我的表兄。我認,他纔是我的表兄。我不認,他就是個陌生人。所以,隻要我認了,哪怕不是容府的親戚,也是我容六小姐認下的親戚。他們此刻,還是想要靠著我容六小姐這點薄麵的。至於以後,就看那辛公子爭不爭氣了。我隻能幫他們結成良緣,卻不能管著他一輩子能不能得到林家的認可。”

容巧嫣垂下眼眸,淡淡的說道。

所以,這就是六嫂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為家族覆滅而難過的原因。

首輔府再對自己不好,也是生了自己,養了自己,然後讓自己在外的時候,能打著首輔府的名頭去做一些事情。

因為養育之恩,自己不會去報複首輔府。

但是首輔府待自己苛刻,她也不想再一次去為了首輔府犧牲自己。

如今,她認了那辛公子為遠方表兄,林府就會在婚事上考慮一下。

此刻定了親事,再讓辛公子表明等到明年春闈之後再娶親,那林大人肯定會更加考慮一下。

畢竟,若是能過了春闈,那可就是板上釘釘的進士了-——即便是同進士,那也掛個進士的名頭。

但凡是中了進士,就可以選官了。

一個算不得親戚的妾室孃家,一個正經的官家親家,誰都知道怎麼選。

林大人也是官場上的人,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的。

退一步說,就算那辛公子明年中不了進士,那也還有以後呢。

畢竟,辛公子年紀尚青,繼續考也是冇問題的。況且還有個容六小姐做表妹。

雖然她容巧嫣不打算再管後續的事情,但是林大人不知道啊。

再說了,那辛公子明年定然會高中進士的。

楊嬤嬤聽了容巧嫣的話,也明白了她並冇有要一直插手下去的意思。

這樣就好,升米恩鬥米仇。幫的多了,未必是好事。

如此,初九的未時末,楊嬤嬤大張旗鼓的去了那辛公子的家裡。

這動靜,自然被時刻關注著情況的林府下人看在了眼裡。

初十上午,休沐在家的林大人,就被管家稟告說辛公子帶著官媒以及容六小姐的管事楊嬤嬤一起上門來提親了。

這兩日已經聽說了容家小姐下人異樣的林大人,自然是趕緊的去了前廳。

等聽到楊嬤嬤說到辛公子是自家姨孃的表外甥,那日裡她偶然看見,又回去稟報了姨娘確認了,林大人就有些意動。

楊嬤嬤又說起,自家小姐對這個表兄很是重視。

聽說表兄要來林府求親,特地讓她來代表小姐陪同。

楊嬤嬤又說起,這辛公子文采斐然,明年定然高中。若是高中,想必進入翰林院也不在話下。

這個話一出,卻是讓林大人多想了。

這每年裡參加春闈的人何其多?怎麼著辛家小子就定然能中,莫不是容府。。。。。

後麵的事情,林大人不敢想了。但是,他的心卻是熱切起來。

若是通過容六小姐攀上容府,那可是莫大的榮幸。

畢竟,容六小姐的父親可是吏部侍郎。

這一年年的考功,可都是吏部來做的。

尤其是三品以下的官員,更是吏部定下官職,報到內閣和皇帝那裡。

尋常吏部定下來人選,基本都能通過的啊。

林大人越想越激動。

等得到訊息的林夫人趕到前堂的時候,林大人已經應承下來婚事了。

既然作為一家之主的林大人答應了下來,那林夫人反對也是無效了——更何況,她也不敢當著容六小姐的貼身嬤嬤,明目張膽的反對。

婚事已應下,那辛公子在楊嬤嬤的示意下,快刀斬亂麻的開始走起了流程。

因著辛公子明年三月要春闈,也因著林大人想要看看容府是不是會對辛公子幫助,故而六禮隻走到了納征就先暫停了。

林大人隻說等到春闈之後,再行請期。

不過,如今已經換過了庚帖了,算是定下親事了。

所以,林晚晴和辛公子的心都慢慢的放了下來。

辛公子開始專心的讀書,準備明年的春闈。

林晚晴則是專心的開始繡嫁妝,準備婚事了。

今天照例萬字爆更。

作者昨天雖然說不想發之前檢查,不過好像做不到

所以還會要修文。

話說,大家冇發現這次作者給角色起名,好幾個都特彆的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