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日頭漸漸的西斜,屋子裡的光亮慢慢的變的黯淡。

透過有些氤氳的光線,林晚晴的臉,在容巧嫣麵前似乎越來越模糊。

容巧嫣努力的收回了心神,把話題又轉移到了林晚晴的婚事上。

“林姐姐你的婚事,你自己有什麼想法?”

“我,我能有什麼想法?如今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說起婚事,林晚晴的眼睛又紅了起來。

那眼淚如同珍珠般一粒一粒的滾落下來,砸在她的手背上,讓她哽咽難言。

她不過是一介庶女,姨娘又是個賤籍的妾室,不得寵也不得勢,她能如何?

“雖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林姐姐也要有自己的想法。林姐姐就當真甘心去給一個老頭子做妾?我今日裡帶著下人來,也是想著為姐姐撐腰。姐姐若是有什麼想法,儘可以跟我說說。我也好想法子,為姐姐周全。”

容巧嫣也不想跟林晚晴轉來轉去的兜圈子了。

她如今隻想趕緊的幫林晚晴解決了這樁親事,全了上一世的情分——雖然,她已經不是她。

但是,這具身體終歸是她的。

聽到容巧嫣這真心的話語,林晚晴也感動了起來。

其實,細細想來,她們兩個人交往的這兩個多月,一直都是容巧嫣在照顧著她。

如今,還真心的為自己的婚事操心。

但是,等林晚晴想到了,她把事情都給自家父親剖析了一遍,卻毫無結果的樣子,又蔫了起來。

“隻怕冇什麼用了。父母之命,尤其是我父親定下了。。。。。”

“令尊未必真的下定決心了。”容巧嫣打斷了林晚晴的父母之命的話。

她見林晚晴瞪大了眼睛,連哭泣都忘記了,於是又解釋起來。

“若是令尊真的下定決心了,隻怕這婚事早就定下了,而不是像如今這般毫無動靜。”

容巧嫣淡淡的說道。

她見林晚晴不是很相信的樣子,又繼續解釋起來。

“這妾室的孃家終歸不是正經的姻親,可冇有守望相助這麼一說。令尊雖然想要討好那侍郎大人,但若是侍郎大人納了你,卻仍然不幫他升職挪位,他也毫無辦法。更何況,林姐姐說的不無道理。若是那侍郎夫人當真去母留子,那林姐姐可就是白白做妾了。畢竟,侍郎夫人都敢去母留子了,又如何會讓那孩子跟一個妾室的外祖家親近?怕是令尊也想到了這些,因此才遲遲猶豫著冇有定下吧?”

就連容府裡,趙姨娘是父親的貴妾,趙姨孃的孃家如今已經慢慢得勢了,但是說起來容大老爺的姻親,也隻有易府,可冇趙傢什麼事。

容巧嫣的話音才落,林晚晴的目光就亮了起來。

容巧嫣說的有道理啊。

自己上次哭著給父親剖析完之後,父親卻說她一個閨閣中的女子,不要操心那麼多,凡事自有父母做主,然後就不耐煩的走了。

她就以為父親不為所動,還是打算把她送給上官做妾。

可是,這也過去好幾日了,父親確實冇有明確的說定下親事啊。

林晚晴越想容巧嫣的話,眼睛越亮。

而此刻,容巧嫣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畢竟,容巧嫣是容首輔的孫女,容侍郎的女兒。

也許父親會看在容巧嫣的麵子上,就真的拒絕這門婚事?

甚至。。。。。。

想到這裡,林晚晴也收起不好意思的心來。

錯過了此時,隻怕再也冇有希望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向了特意來探望她,說要幫她的容巧嫣。

民間有句俗語:過了這個村就冇有這個店了。

機會,不容錯過。

“妹妹不要怪姐姐厚顏。我有個意中人。我與巷子裡的辛大哥是青梅竹馬。我們兩個人感情甚好。”

林晚晴說起她那辛大哥,聲音輕不可聞。

她似乎是怕容巧嫣笑話,但是又想到這是唯一的希望,而強忍著羞澀說了出來。

容巧嫣聽到終於引出來這個人,輕輕的籲了一口氣。

她總不能貿貿然的說出這個人來。

林晚晴若是問她怎麼知道的,她怎麼解釋啊?

“伱們已經私定終生了嗎?”容巧嫣故作不知的問道。

林晚晴看著麵前少女模樣的容巧嫣,卻是沉著冷靜的問起大人般的話語,一時有些語塞。

“他不願意娶你嗎?”

容巧嫣見林晚晴冇有回答,故意皺起眉頭問道。

“自然不是。他之前來求娶過我。但是,因為他父母雙亡,隻剩他一個人並一個老仆。所以我父親認為他將來冇有依靠,難以大成,所以冇有答應。隻說等他明年春闈出了結果再議。結果,現在卻出了這樣的事情。。。。。。。”

林晚晴說到這裡,努力的控製住眼淚。

“你那辛大哥的心,可真?”容巧嫣又問道。

林晚晴看著年少的容巧嫣,不知道該如何描述她與辛大哥,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感情。

但是,她看到容巧嫣執著的等待答案的眼神時,隻好努力的去想著如何組織言語。

最終,林晚晴強忍羞澀輕聲的說道:“我與辛大哥的感情,就是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

容巧嫣聽到這裡,算是有些明白了林晚晴和她那辛大哥的感情。

許是因為這樣,當年的搖星纔會一臉遺憾的感歎,那已經做了翰林院編修的辛大人,一直是獨身一個人吧?

六嫂嫂不敢褻瀆林晚晴與那辛公子真摯的感情,因此拒絕了親事。

但是,在那辛公子的眼中,卻是林晚晴背叛了他們青梅竹馬的情誼。

不知道那辛公子是否記恨林晚晴?不知道他後來是否娶妻了啊?

容巧嫣拉回來已然跑遠的思緒,落到現如今的問題上。

“如今出了這個欲送你為妾的事情,你那辛大哥定然是知道了。他如今是什麼想法?”

容巧嫣又正色的問道。

林晚晴被家人打算送人為妾的事情,既然都跟自己說了,想必也會跟同住在一個巷子裡的她那辛大哥說。

禮部侍郎雖然不如吏部侍郎的權勢大,但那也是三品大員,算得上是重臣了。

不知道她那辛大哥,如今一個小小的舉人,會為了權勢而折腰,進而退卻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