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容巧嫣的鼻子一酸,眼淚忍不住又想要流出來。

“今日裡,我既然告了假,那就先歇息一下吧。”

容巧嫣拚命壓住鼻尖的酸意,勉強扯出一抹笑容對著楊嬤嬤說道。

楊嬤嬤看著掩飾的容巧嫣,眼中也有了些黯然之色。

小姐長大了,卻也不會什麼都跟她說了啊。

但是,她仍然是小心的伺候著容巧嫣躺到了床上。

許是因為林晚晴的婚事有了頭緒,容巧嫣的疲憊一下子就湧了上來。

躺在床上的她,當真是很快的睡去了。

妙枝和白梅去給容巧嫣告了假之後,很快的就回來了。

等聽完楊嬤嬤說容巧嫣想要強撐著去請安,但是體力不支又躺下的事情,眾人就商量著去女學那裡也告了一下假。

如此,容巧嫣倒是痛痛快快的睡了一個好覺。

等她醒來的時候,精神就已經飽滿了起來。

起床之後,容巧嫣就開始忙碌了起來。

她先是讓同樣休息了一番的妙枝拿來筆墨,寫了一個帖子。

寫完之後,她就讓妙枝親自送去了林府,約定登門拜訪的事情。

接著容巧嫣又把在院子裡指揮著史婆子和沫兒打掃落葉的楊嬤嬤喊進屋內,耳語了一番。

楊嬤嬤聽完,就急匆匆的往外院去了。

等妙枝帶著林晚晴明日下午恭候大駕的回信回來之後,容巧嫣就定下心等著晚上給大夫人請安的時候,請示外出的事情了。

容巧嫣看著外麵的天色一點一點的變暗,等到黃昏落儘餘暉,天幕變成了青色。

她正好了衣裝,帶著妙枝和白梅兩個人去了靜思院裡。

大夫人閒閒的聊了幾句,就打發了請安的眾人。

容巧嫣落在最後麵,等到眾人都離開之後,才稟明想要出門探望友人的要求。

大夫人吃了一驚。

景朝女子確實是隻要稟告了家中長輩,就可以隨時出門的。

隻是容府自恃書香門第,傳世之家,所以在規矩上額外的嚴格了一些。

又因為容巧嫣是個怯懦的庶女,鮮少有閨中密友且不說,更加是冇有單獨出過門。

驟然聽到容巧嫣要去拜訪友人,難怪大夫人要驚訝呢。

吃驚的大夫人詢問了容巧嫣關於閨中友人的訊息之後,沉思了一會,卻也是答應了。

隻是讓她帶好跟著出門的人,彆丟了容府的體麵。

容巧嫣自然是忙不迭的答應了,又作出感激涕零的樣子,收穫了大夫人滿意的微笑。

第二日上午,容巧嫣照常去了女學上課。

上完課,吃過午膳之後,容巧嫣就帶著楊嬤嬤,妙枝,白梅以及沫兒等人,乘著周磊駕的馬車去了林府。

院子裡隻留了拾蕊看著院子,並一個粗使婆子看著大門。

這出行的陣仗,倒是容巧嫣少有的排場。

林府因為林大人不過是一個閒官,林夫人嫁妝也不豐,所以住的地方不是很大。

容府的馬車到了林府門口,林府門房的下人詢問了周磊之後,就匆匆忙忙的進去稟告了。

不一會兒,林夫人就帶著林晚晴親自迎了出來。

容巧嫣在楊嬤嬤的扶持之下,下了馬車,抬眼就看到了林夫人。

她的腳步不由得一頓。

這個林夫人,實在是不知事啊。

她一個五品宜人,當家主母長輩,怎麼好親自出來迎接她一個無品無級的小女子晚輩?

雖然說她是被迎接的那個人,但是這樣子實在是拉低了林府的顏麵啊。

容巧嫣看向了林夫人旁邊的林晚晴,卻見林晚晴也有些羞赧的意思。

顯然,不是林夫人不懂得這個道理,不過是想要巴結首輔府罷了。

自從想到六嫂嫂跟林晚晴可能不是一個人之後,容巧嫣對於她就更加關注起來。

林晚晴更加的懂規矩禮儀,更加的溫婉本分。

而六嫂嫂卻是從內心裡無視規矩,更加的颯爽伶俐。

之前的她,隻以為是林晚晴跟她還不熟,所以在她麵前放不開。

現在想來,恐怕這纔是林晚晴的本性吧?

就在容巧嫣思考的時候,林夫人已經走到了馬車前。

“哎呀,容小姐今日能來我們府上,可真是蓬蓽生輝了啊。”

林夫人誇張的說道。

她實在是冇想到,容小姐會來她的家裡。

之前的時候,她跑去首輔府上道謝了。但是,之後就進不去那個門了。

每次想要拜訪的時候,不是說大夫人不在,就是二夫人不在。

至於太夫人,她一個小小的空有名號的宜人可不敢去拜訪正經的一品國夫人。

她這個夫人的稱呼,外人隨便叫叫算是個尊稱。但是要真當一回事,那可就是個笑話了。

再後來,好不容易靠著林晚晴這個庶女,纔去參加了一次容府的宴會。

結果,卻冇什麼人理她。

哪怕她伏小做低,那些人也是渾不在意。

冇想到現如今,容府的小姐居然來自家拜訪-——雖然是庶小姐,那也是容府的小姐好吧?

“我與林姐姐相交尚好,今日特此來拜訪。本來是想先去給夫人請安的,如今倒是擾了夫人出來迎接。實在是汗顏。”

容巧嫣用帕子掩著嘴,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林夫人自然是誇張的重複著沒關係,容小姐能來就是蓬蓽生輝之類的話語。

她那聲音大的,都惹得隔壁鄰居有悄悄開門往外探望的了。

容巧嫣被林夫人的大嗓門說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快步跟著她們一起進了林府裡。

林府不大,雖然是個三進的院子,但是每一進看起來都小小的,冇有幾個院子的樣子。

到了後院林夫人的院子,容巧嫣讓妙枝遞了見麵禮,說了幾句寒暄的話之後,就提出來要去跟林晚晴敘話。

見到容巧嫣態度堅定,林夫人自然是不好拒絕。

容巧嫣跟著林晚晴,到了林晚晴的院子。

那院子不隻是占地比容巧嫣的小上許多,那配置陳設更是冇法比了。

縱然容巧嫣麵無異色,但是林晚晴仍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讓妹妹見笑了。我這院子實在是上不得檯麵。”

林晚晴一邊說,一邊悄悄的扯了扯桌布-——若是不放桌布,可是露出掉漆的桌麵了。

容巧嫣自然是說著冇有關係之類的話語。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都知道彼此是有話想要說。

我覺得以後發文之前可以不用再檢查一次

因為每次檢查,我都會又修改

總覺得有些詞不好,或者有些句子不對。一改又耽誤時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