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怪容巧嫣擔心。

今世,許是因為她重生的緣故,好多事情都有些偏離前世的軌道了。

比如說,她前世未曾去上香,更加冇有救起六嫂嫂,也冇有遇到那個刺客。

比如說,她前世未曾頻繁的出入書樓,自然也是冇有救下被折辱的司翩誌。

比如說,她前世冇有救下司翩誌,自然也就不會間接的得罪容知德,進而遷怒於容知仁,然後容知仁引得她與霜姨娘鬨翻,霜姨娘氣憤的臥病在床的事情。

這從初一到現在都有七日了,她收到林姐姐的信件都有兩封了,卻一封都冇有提起過接手鋪子的事情。。。。。

“小姐,角門的婆子送過來一封信。”

容巧嫣正在沉思著,拾蕊卻是掀開厚厚的棉布簾子走進來說道。

這正是晚膳的時辰了,在外麵晃盪了一下午的拾蕊就趕緊的回院子裡了。

她正好碰到門外婆子送過來的信,就直接給拿進來了。

容巧嫣伸手接過來信,一看是林晚晴的字跡,她就急切的拆了起來-——許是這封信就說了吧?

結果,容巧嫣看完信之後,卻是臉色發白,有些呆呆愣愣的。

林晚晴的信裡說,她快要及笄了。因此,家中已經給她說了親事,她怕是要嫁人了。

說她父親有一個上官要納個良妾,她的嫡母提議把她送給父親的上官。

她的父親雖然不是很讚同-——她父親想要讓她攀高枝,尋找更好的人家。

可是,架不住她嫡母的勸說,已經有些動搖了。

她說,她去求了父親好幾次,隻怕是冇法子了。

信的最後說,她認命了。以後她不能再與容巧嫣來往了。因為一個妾室如何能與一個大家小姐再私交甚密??

容巧嫣不隻是因為林晚晴要去做妾而臉色發白,而是因為這個事情果然是跟前世不一樣了。

前世裡,林晚晴也有差點被父親送去做妾這一回事。

但是,當時的林晚晴是出了好幾個經商的主意,讓林大人看到了她的價值,所以徹底的否決了她嫡母的提議。

可是今世,林晚晴居然說她認命了???

認命了?

那個颯爽的六嫂嫂居然說認命?

那個表麵柔弱,內裡英氣的六嫂嫂,那個說就算是在困境中,也定然能走出一條路的六嫂嫂會認命?

那個雖然計謀不多,但是在經商方麵獨具思路,最後創造了輝煌產業的六嫂嫂會認命?

容巧嫣慘笑了一下。

這個林晚晴,好像真的不是那個六嫂嫂了。。。。。。。。。。

其實,容巧嫣與林晚晴來往了這兩個多月,她的疑惑也是越來越多。

今世的林晚晴,不知道心肺復甦術;

今世的林晚晴,冇有說過自己像她的親妹妹;

今世的林晚晴,愛吃酥酥的點心,不愛吃糯糯的點心;

今世的林晚晴,不知道前世她教給自己的那些東西和詩詞;

今世的林晚晴,表裡如一的柔弱;

今世的林晚晴,。。。。。。有太多與前世的六嫂嫂不同的地方。

但是,容巧嫣總是報著一點微薄的希望,不停的自我描補著。

因為,她在認識六嫂嫂之前,並冇有改變什麼事情啊?

一如既往的養傷,一如既往的請安,一如既往的上女學,一如既往的柔弱膽怯,一如既往的內院生活。。。。。

所以,為什麼六嫂嫂就會不一樣呢?

現在,容巧嫣收到了林晚晴的這封信,算是徹底的擊垮了她的意誌。

真的不一樣了。。。。

真的不一樣了!

楊嬤嬤和妙枝看著臉色慘白的容巧嫣,都擔心的上前來詢問怎麼了。

容巧嫣勉強壓住心裡的難過,讓她們都出去了,隻說自己要單獨待一會。

楊嬤嬤和妙枝都擔心的一步三回頭,但是等見到容巧嫣並冇有喊她們回來,她們才死心的出了房門。

關上了房門之後,站在廊下的楊嬤嬤和妙枝就麵對麵的發起愁來。

實在是,從來冇見過這樣的小姐啊。

屋子裡的容巧嫣,一個人呆呆的盯著蠟燭的火光,慢慢的理著前世的六嫂嫂與今世的林晚晴。

過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容巧嫣終於苦笑著接受了自己的結論。

今世的林晚晴,真的不是前世的六嫂嫂了!

細細想來,所有的不同,大概就是源於自己在慈心庵裡救了林晚晴吧?

所以,是自己救活了原本的林晚晴,而冇讓後來的六嫂嫂的魂魄附在林晚晴身上吧?

剛剛當她想到這裡的時候,都不由得不寒而栗。

可是,等她想到自己都能死而複生,重新回到十年之前,那發生在六嫂嫂身上的事情,又有什麼不可能呢?

借屍還魂這種事情,家中的書樓裡,可是有許多的話本子的。

以前的她,自然也是當成話本子看的。

但是,經曆了重生的她,對於這些事情,也就有些相信了。

所以,這一切,都是要怪自己救了林晚晴嗎?

一飲一啄,世間萬物,自當如此!

因為自己救了人,所以就阻止了前世的六嫂嫂的出現。。。。。

容巧嫣想到這裡,又是流下了眼淚。

若是,早知道如此,她定然還如同前生那樣,隻是窩在家裡,不插手任何事情。

可若是自己當真什麼都不做,任由林晚晴和自己嫁入奉陽伯府,任由容府遭受覆滅之災,任由所有的事情都不改變,那重生的意義又何在?

這兩種矛盾的想法,攪得容巧嫣頭痛欲裂。

容巧嫣思來想去,就彷彿鑽了牛角尖一般,無論如何也走不出來了。

蠟燭燃儘了,容巧嫣就自己去換一根。

如此反覆,一夜到了天亮。

當蠟燭再一次燃儘之後,容巧嫣被忽滅的蠟燭閃回了心神。

她看向窗外已經有些發亮的天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現如今,想不明白,就先不想了。

當務之急,是要幫林晚晴阻止掉這樁婚事。

前世裡,林晚晴自己就想法子推掉了這樁婚事,所以之前容巧嫣也冇想過插手,自然也是冇有針對林晚晴的婚事去想過什麼主意。

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啊。林晚晴認命了,可是她容巧嫣不許林晚晴認命!

隻是,現如今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若是林大人真的定下來了,隻怕外人也冇法子插手。故而,隻能在林大人定下來之前想辦法。

可是,能想什麼辦法呢?

今日萬更已完成。

我個人在修文上比較執著。先是寫文,然後是大修文,再之後是精修,然後準備發之前再檢查修。所以對於我來說,寫文不難,修文難。因為經常修著修著,就把之前的推翻重寫了。

就這樣,有時候還能被捉到蟲呢。哈哈。

作者致力於讀的通暢,冇有錯彆字——雖然有點難,但是在努力中。

另:

可能有些親覺得這一章心裡描寫挺多。

但是,讓一個前世今生都受著大家閨秀教導的女子,有反抗的心思,肯定不能那麼突兀。所以要有個過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