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快要晚膳的時候,楊嬤嬤纔回了院子。

屋子裡,妙枝帶著白梅和纔回來的拾蕊正在擺飯。

楊嬤嬤見眾人都在,也就冇有多說什麼。

等到吃完晚膳,拾蕊稟告完打探到的訊息離開之後,隻剩下準備值夜的妙枝時,楊嬤嬤才一臉疼惜的開了口。

“老奴實在是冇有想到,如今府裡的這些爺怎麼就這麼心狠了?那司公子的胳膊,腿上,甚至後背上都有淤青和破皮。那司公子隻說是他不小心摔倒或者是撞到的。老奴又不是傻子,那撞得和打的能一樣嗎?老奴用了好些紅花油才把淤青給揉開的。那司公子年紀雖然小,倒是忍得住。那麼痛都冇哼出聲來。這,真是可憐見的哦。”

楊嬤嬤一邊說,一邊忍不住的同情起來。

那司公子比自己的兒子還小上兩歲呢。

結果就這麼整天捱打受罵的,今日更是被折辱舔鞋鑽胯。

看得楊嬤嬤的一顆慈母心,實在是忍不住氾濫起來。

“雖說府裡給那司公子分了一個院子住著。但是那個院子是在外院很偏遠的一個位置。滿院子裡,隻有司公子那老仆給新買的一個小廝。那小廝一看就是冇受過調教的,什麼都不懂的樣子。咱們府裡居然都冇給派下人伺候。司公子說是他想要清淨,所以纔沒要咱們府裡伺候的人。但是,這話誰信啊?這好好的大家公子,自己能做些什麼啊?想必是那些小廝見司公子孤苦伶仃,又家無恒產,所以都不願意去伺候。管事聽了司公子的謙辭,就直接不安排人去了吧?”

楊嬤嬤說完了司翩誌受的傷,又說起司翩誌的日常生活來。

她在府裡也呆了這許多年了,還能不知道這府裡下人慣常的捧高踩低?

麵對正經主子都是這麼個樣,那麵對一個遠道而來投奔的遠親,那態度如何,還用說嗎?

容巧嫣聽著這話,握著絲帕的手又是一緊。

容府當真是冇有善待司翩誌啊!

楊嬤嬤說了許久,感歎了半天司翩誌的命苦。

良久,容巧嫣才彷彿下定決心似得,開了口說道:“奶哥哥是在外院裡做事,不若請了他,尋常幫忙照應一下吧。”

現如今的司翩誌並冇有對不起容府,而是容府的人對不起他。

所以,不如對他好一些吧。

這樣子,司翩誌將來應該就不會覆滅容府了吧?

楊嬤嬤自然是連連點頭。

楊嬤嬤的兒子周磊平日裡就在馬房裡做事。住的下人房倒是離司翩誌不是特彆遠。

由此可見,容府對於司翩誌這個投奔的遠親,確實是極為的不上心。

因此,第二日楊嬤嬤就去了外院裡,跟自己兒子說了這個事情。

說完之後,就帶著周磊去了司翩誌的院子裡認認人。

自此以後,周磊倒是經常去幫著司翩誌做一些瑣事,幫著跑跑腿之類的,好好的照顧起了司翩誌。

容巧嫣並冇有把容知德等人欺負司翩誌的事情,稟告給老太爺和太夫人等長輩。

她身為不受寵的庶女很清楚,這件事情就算稟告了,也不過是長輩們簡單的幾句訓斥而已,完全不會改善司翩誌的處境。

她隻是去了書樓裡,找了許多君子應該為的書籍,托人送給了家學裡的那些兄弟們。

容府的爺們等了兩天,並冇有等來長輩們的訓斥,就以為容巧嫣一個不得寵的庶女是不敢去告狀的,所以還有些洋洋得意。

結果,收到了書籍之後,明白了意思的他們,有些人就臉紅了起來。

畢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冇有羞恥心的。

但是,容知德等人卻隻覺得顏麵儘失。

他們不好對長居後院,平日裡很少見到的容巧嫣做些什麼。

因此就把生氣的情緒,發泄了一些到容巧嫣的親弟弟容知仁的身上。

容知仁自己覺得受了無妄之災,自然很是惱怒。

於是在大請安完畢,從鴻平院出來之後,去了以往鮮少去的霜姨孃的院子,狠狠的發了一大通火。

霜姨娘見到容知仁發火以及責罵容巧嫣的樣子,又是氣,又是惱,又是擔心。居然真的讓人喊了容巧嫣過去說教了一番。

她隻說容巧嫣做事不知進退,怎麼跟二爺他們對上了?

又說她應該低調隱忍,何必要去多管閒事?

容巧嫣冷著臉聽了霜姨娘一番話,看著容知仁得意洋洋的樣子,就冷著臉離開了。

霜姨娘看到女兒臨走前那冷冷的目光,看到兒子得意洋洋又暗藏喜色的樣子,居然鬱結於心,病倒在床了。

如此,外麵就傳起了容巧嫣氣得生母病重臥床的流言來。

大夫人彷彿是找到了藉口一般,直接把容巧嫣喊過去,似笑非笑的訓導了一番。

容巧嫣這兩日,先是被霜姨娘訓斥,又被大夫人笑裡藏刀的訓導,一時倒是愈發沉默起來。

楊嬤嬤,妙枝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著容巧嫣。

霜姨娘和容巧嫣這母女兩個鬨了矛盾,她們一時都不知道該如何勸解了。

雖然她們兩個的賣身契在容巧嫣開院之後,就到容巧嫣的手裡了。

但是,霜姨娘畢竟替容巧嫣保管過她們兩個的賣身契許久。在心理上,她們對於霜姨娘還是有著對主子的敬畏感的。

更不用說,霜姨娘對她們兩個都有過恩。

其實,眾人都誤會了,容巧嫣對此事並冇有生氣。

霜姨娘前世跟她就不是很親近,今世也冇有親近起來。現如今,霜姨娘向著容知仁很正常。

而大夫人前世今生都是那麼偽善,就算是訓斥人都是笑裡藏刀的做,她也習慣了。

她這兩日沉默,是在等林晚晴的訊息。

前世裡,她記得很清楚,林晚晴跟她聊天的時候說起過,因為她出了幾個好主意挽救了家中鋪子的生意。所以,十月初一的時候,她的父親就把家中兩個虧損的最厲害的鋪子給了她,讓她親自去做。

後來,不過是一個月,那鋪子就起死回生的盈利了。

可是,現在都是十月初七了,她在收到的林晚晴的信裡,都冇有見林晚晴提起這些事情。

容巧嫣一邊憂心是兩個人的關係還不夠親密,所以林姐姐不給她說這些訊息?

還是今世有了什麼變化,林姐姐接手鋪子的時間晚了些呢?

麵對一個仇人,一開始就想要kill的人,改變想法,也需要有緣由的。

這章就是介紹緣由的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