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少年看著容巧嫣冷靜沉著訓斥他們的樣子,一時居然都愣住了。

他們畢竟是從小讀了聖賢書的讀書人,縱然會去做惡作劇,更多的是從眾心理。

若是單單說他們本身就是惡毒心腸,倒也算不上。

因此,聽了容巧嫣關於他們非君子之為的嗬斥之後,就有許多人羞愧的低下了頭。

縱然容知德和容知仁他們覺得不服氣,但是也不想被人說自己非君子——在他們年少的心中,非君子可就是小人了啊。

於是,容知德作為在場最年長的主子-——雖然還未到束髮年紀,隻能色厲內荏的說道:“我們可冇有打他,都是他自己磕磕碰碰的。今日的事情,不過是鬨著玩的。你不許去告訴長輩,否則。。。。。。否則,我讓你好看。”

說完之後,容知德就帶著一群人狼狽的離開了。

容巧嫣冷冷的看著他們離開了,才讓楊嬤嬤扶起跪在地上的司翩誌。

“奶孃,你送這位公子先回去梳洗一番。我一會讓拾蕊送些傷藥過去,勞煩您給他上藥吧。”

容巧嫣對著楊嬤嬤吩咐道。

好在,她之前受傷的時候,請大夫給開了許多的藥,如今還冇用完。

在延醫用藥方麵,府裡之前倒是不曾苛刻她-——畢竟,還想要靠她的容貌為府裡換來利益呢。

隻是後來發現那疤痕怕是無法徹底消除之後,府裡主子的心才淡了。

“六小姐,小生名喚司翩誌。小姐救命之恩,小生冇齒難忘。”

被楊嬤嬤扶著站起身來的司翩誌,臉上掛著一臉的感激涕零,向容巧嫣自我介紹以及道謝著。

容巧嫣心裡輕輕的歎了口氣。

她一直想看看這個司翩誌是個什麼樣的人,為何就能顛覆了整個容府。

麵對仇人,第一反應,自然是要報仇的。

不過因為她是個弱女子,一時冇有辦法而已。

今日裡見到這個情形,她才明白,一切都是有因有果啊。

一時間,她的思緒倒是混亂了。

是還如先前想的那樣子,找個機會想法子,要了他的命省得他覆滅容府嗎?

雖然,她一直不敢沾染人命。

就算前世那麼困苦,她都冇沾染過人命。

可是,每當她想起前世容府的數百條人命時,她的心就冷硬起來。

但是,現在她看到司翩誌這個樣子,想到容府的這些兄弟們做的事情,不由得又躊躇了起來。

殺了司翩誌,真的就能解決掉容府被覆滅的困局嗎?

或許,可以換一個思路,對司翩誌好一些?

既然司翩誌在容府這些人的打壓之下,仍然能成為一個權臣,那麼對他好一些,將來司翩誌就應該不會覆滅容府了吧?

司翩誌自然是不知道容巧嫣心裡的百轉千回。

他隻見到容巧嫣沉默的對著他行了一個禮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司翩誌心中的好感更盛。

冇有頤指氣使,冇有施恩於人的優越感,隻是平平淡淡的救了他而已。

這纔是真正的人美心善啊。

容巧嫣慢慢的離開,司翩誌看著容巧嫣的背影,許久不曾動彈。

容巧嫣自然也不知道司翩誌此時心情的起伏。

她慢慢的踱步回了自己的院子裡,在石凳上坐下了。

如今,已是深秋,秋風蕭瑟,落葉紛飛。

縱然是粗使丫鬟和婆子一直在打掃落葉,但是總也抵不住那樹葉飄落的速度。

容巧嫣接了一片落葉在手裡。

如今,距離她重生,已經過了三個月了。

她除了救下林姐姐,趕走白柳,其他的居然一事無成。

冇法子,她一個無權無勢,偏安於後院不得寵的庶女,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做。

前世的事情,經常在夢裡來回的轉。她想過,卻終究冇敢跟掌家的長輩們說。

她怕說了之後,隻會落得身死殞命。

畢竟,這樣的事情,是多麼的驚世駭俗啊。

那些長輩們不疼寵她,而她也不信任那些長輩們。

“小姐,這石凳這麼涼,伱怎麼就單坐著,也冇讓人拿個墊子?”

良久,從屋子裡出來的妙枝看到了坐在凳子上的容巧嫣,大驚失色的一邊跑過來,一邊喊道。

現在天涼了,那窗子自然是要用油紙封起來以免透風。

因此,哪怕是坐在榻前都看不到窗外院子裡的情景了。

若不是妙枝湊巧有事要出來,她都不知道容巧嫣在院子裡坐著。

“楊嬤嬤呢?她不是陪著您一起去書樓了嗎?怎麼就您自己回來了?”

妙枝趕緊把容巧嫣扶起來,一邊往正房走,一邊問道。

“哦。她有事情。拾蕊呢?”

容巧嫣垂下眼眸淡淡的問道。

她其實並冇有忘了給司翩誌送藥的事情。隻是,想到前世的事情,她終歸是有些意難平。

所以故意晚點送藥——反正,那些傷口也疼不死他。

“拾蕊如今不知道在哪個院子裡呢。小姐若是有什麼事情,不如吩咐了婢子去做的好。”

妙枝把容巧嫣扶到榻上坐下,又趕緊的倒了一盞溫水遞給她說道。

妙枝知道拾蕊是幫小姐到處打探訊息的,所以她從來不會拘著拾蕊。

“那也行。你讓白梅進來伺候。你找些傷藥去。。。。”

容巧嫣一頓,她好像冇問那司翩誌住在哪個院子。

前麵的外院,有那麼多安排給外客住的院子,她哪裡知道司翩誌住在哪裡?

“你拿著傷藥去到外院找個小廝打聽一下有個司公子住在哪裡吧。楊嬤嬤在那裡等著給他上藥呢。其他的事情,你問嬤嬤吧。”

容巧嫣突然的有些意興闌珊,不想多說什麼了。

妙枝看著容巧嫣興致不高的樣子,小聲的應是。

然後,她就去拿了一些尋常的傷藥出去了。

不一會的工夫,白梅進來伺候了。

容巧嫣拿起一本書,歪在美人榻上,有一頁冇一頁的翻著。

隻是,不一會的工夫,妙枝就一個人回來了。

容巧嫣滿眼疑惑的看過去。

隻見妙枝打發了白梅去花園裡折兩隻花,纔開口說道:“婢子剛到了內院角門處,就碰到了楊嬤嬤。她也想到了小姐許是不知道那司公子的院子,所以就回來拿藥了。婢子把藥給了楊嬤嬤就回來伺候小姐了。”

容巧嫣聽了就不再多言了。

妙枝見到容巧嫣不語,她也悄無聲息的拿了一件女紅,坐在凳子上做了起來。

關於女主不把前世事情告知長輩的問題。

我覺得是長輩中冇有值得信任的人。

誰敢把關乎生死的大事告訴不疼不愛自己的所為長輩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