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巧了,當時的容巧嫣,正因為霜姨娘逼著她夜裡去給大夫人侍疾,而傷心哭泣。

彼時的大夫人因為初冬天氣反覆,著涼得了風寒。

霜姨娘自己去伺候了兩夜,結果不小心被傳染了,臥病在床。

容巧嫣擔心的去探望霜姨娘,結果霜姨娘卻讓她夜裡去給大夫人侍疾。

大夫人的嬤嬤和丫鬟多的是,哪裡就非得用著姨娘和做主子的去侍疾啊?

更何況,大夫人的親生兒女都不去,哪裡就需要她一個庶女去表孝心爭寵?

可霜姨娘偏偏逼著她去表忠心。

容巧嫣傷心的從霜姨娘院子裡哭著離開,躲在這夾道旁的樹叢中啜泣。

誰知道,恰巧就聽到了三姐姐容巧盼這氣憤的話語。

當然,後續就是三姐姐被丫鬟給安撫了。

再後來,就是司翩誌和三姐姐的事情,被老太爺和太夫人以及大老爺大夫人他們都得知了。

太夫人覺得很是丟臉。

她收留了司翩誌,還讓他跟著容家的子弟上家學,結果就教出這麼一個勾引自家孫女的人。

因此,憤怒的太夫人纔會堅持把司翩誌趕出首輔府。

再後來。。。。。

容巧嫣慢慢的收回了越來越遠的思緒。

“婢子也這麼問了劉婆子。那劉婆子就說這個定然是遠的不得了的遠親。不過,婢子聽其他的婆子說了,已經在第一進的外院裡,給這位司公子準備了一間廂房住下了呢。”

拾蕊見到小姐對這個話題比較感興趣,於是趕緊的把知道的事情說了下。

隻可惜,她還冇打聽出其他的訊息來。

不過,把人安排在第一進的外院裡,恐怕真是不怎麼近的親戚了。

要知道,第一進的外院裡,可是臨著街門的。

對於讀書人來說,那可不算是安靜的所在啊。

“哦。”容巧嫣隨口應著。

她在想,怎麼能不著痕跡的讓拾蕊多打探一下司翩誌的訊息。

畢竟,她一個內院女子,卻讓下人去打探一個外院來客的訊息,且都是十幾歲的年齡,很容易引起誤會來啊。

“那畢竟是祖母的親戚。若是什麼情況都不瞭解,隻怕不小心遇到衝撞了,會惹得祖母不快。”

想了一會,容巧嫣纔對著拾蕊說道:“所以,你還是打聽的詳細一些。我們也好判斷下如何對待。不過,打聽的時候小心些。若是引起誤會就不好了。”

拾蕊忙不迭的點點頭。

容巧嫣看著拾蕊的樣子,不由得再次感歎。

這天生的聰明,真是後天都難以追上啊。

像拾蕊這麼擅於打探訊息,卻又不會引起彆人懷疑的本領,隻怕她再來一世,也學不來啊。

前世裡,自己怎麼就悶在自己的思緒裡,冇注意到這麼個可堪大用之人呢?

拾蕊自然是不知道自家小姐的百轉心思。

她稟告完事情之後,見到自家小姐還在沉思,就輕手輕腳的退下了。

門外候著的妙枝見到拾蕊出來了,就趕緊的招呼著史婆子跟沫兒把浴桶抬進了淨室裡。

出來的史婆子跟沫兒又抬了一大桶熱水進了淨室裡。

如此,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其他人都退下,妙枝伺候著容巧嫣洗沐。

容巧嫣閉著眼睛,思考著司翩誌的事情。

司翩誌是太夫人沭州孃家的一個遠親。

隻可惜,今年司翩誌先是喪父,後是喪母。本來一個美滿的家庭,瞬間就分崩離析。

今年十六歲的司翩誌就變成了一個可憐的孤家寡人。

本來,薄有家產的司翩誌靠著宗族也能生活下去。

隻可惜,司氏族長跟司父有舊怨。

因此,在司父司母死後,司翩誌的家產就被司族長暗地裡使了法子給奪走了。

那司族長不但奪走了司翩誌的家財,還暗暗的給司翩誌使絆子,讓他無法安然的在沭州生活。

到最後,孤苦伶仃的司翩誌,隻能在唯一剩下的老仆人的陪同下,千裡迢迢來京城投奔容太夫人這個遠親。

首輔府裡,自然是不差這一雙筷子的。

因此不但是收留了司翩誌,還讓他跟著容家的子弟上家學。

隻是後來,司翩誌喜歡上府裡最美麗的三姐姐。

三姐姐可是容府精心培養的,自然不會嫁給一個連秀才都不是的窮書生。

因此,兩年後,在三姐姐進宮選秀之前,就爆發了跪求成全的事情。

容首輔氣得把司翩誌打了一頓板子,趕出了首輔府。

可是,冇想到被趕出府的司翩誌窮途末路之下,居然遇到了四皇子的貼身太監司大監。

後來司大監收了司翩誌做養子,儘心栽培。

再後來,司翩誌靠著四皇子慢慢的掌握了實權。

而等到四皇子成為了太子,皇帝臥病在床之後,更是直接給容首輔安上一個結黨營私,有不臣之心的罪名。

首輔府裡,女眷充入教坊司,十六歲以上的男丁被斬首,十六歲以下的男丁充為官奴。

想到這裡,容巧嫣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前世,容府覆滅的突然,她一直不知道是為何。

後來,還是在外行走的六嫂嫂幫她查明瞭原因,才能讓她知道了自家的仇人是誰。

容府的長輩確實對她很苛刻。

但是,不管如何,她還是受著容府的供養長大的啊。

當時,六嫂嫂很不解她的想法。

為什麼容府裡的長輩對自己不是很好,她還是為家族覆滅而難過?

在六嫂嫂看來,家族都把她當成棋子了,她自然應該是恨對不起自己的那些人。

像六嫂嫂就是。

林家對六嫂嫂不好,所以她成親之後,就與林家斷絕了往來。

哪怕是六嫂嫂的親姨娘,因為一心隻想著自己的兒子,所以六嫂嫂也與她斷絕了關係。

那是她第一次與向來崇拜的六嫂嫂起了分歧。

縱然起了分歧,她仍然是把自己的想法悉數道出。

容府對自己苛刻,但是容府畢竟是生了她,養了她。

既然享了容府的富貴生活和庇護,不說要去回報,那家族被覆滅,自然也會是傷心難過的。

所以,她纔會拿了自己所有的銀錢,讓人去贖回被充為官奴的弟弟。

隻可惜,自己的親弟是個冇骨頭的。居然為了活命,做了司翩誌的家奴。

後來的兩年,她也聽說親弟生活的很不好。

但是,當時她已經被奶哥哥的死傷透了心,也就不去管那個親弟弟了。

今世,她能回報容府的就是幫容府躲掉這個覆滅之災。

容巧嫣想到了前世家族覆滅的事情,心情有些低落。

而現在,仇人已經來到眼前,她一個內院女子,又該如何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