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九,因為初十要舉辦宴會,所以首輔府裡的人,並冇有出城去登高望遠。

而是在府裡召開了一個小的宴會,請了容府在京城的旁支一起來聚了一下。

九月初十,首輔府的賞菊會就開始了。

各色的菊花,被花匠們擺放在了後花園裡,迎風招展著。

容府開了院的小姐們,都被賦予了招待客人的使命。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縱然府裡的小姐們平日裡會有些小齷齪,小矛盾,今日裡也要團結一心的招待好客人,不能丟了首輔府的臉麵。

因此,今日不管是嫡小姐,還是庶小姐,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迎接陪伴著客人。

容巧嫣終於求了大夫人的應允,給自己的閨中友人林晚晴也發了一個帖子。

這個宴會雖然明麵上是個賞菊會,但是實際上大家都知道是為了慶祝容知明考中解元的。

因此,心情極好的大夫人,看在容巧嫣難得一求的份上,給了她一張帖子。

容巧嫣自然是發自內心的表示了感激不儘的心情。

前世中,首輔府裡自然也是開了這麼一個慶祝的宴會的。

但是,當時離容巧嫣額頭受傷還不到三個月,因此她額頭上的傷疤很是明顯。

當時的她因為疤痕的緣故,很是難過。

要知道,女子德言工容,可是缺一不可的啊。

因此,她又是自卑,又是怕人笑話,就直接稱病冇有去參加宴席,更加冇有去求帖子。

今世的疤痕依然在。但是,容巧嫣已經不在意了。

因此,她自然是積極的想要參加宴會,更加的想要邀請林晚晴。

五品的官職雖然算不得小,但是在遍地都是勳貴重臣的京城,那可是毫不起眼。

當然,若是像吏部文選司和考功司那種有實權的郎中,即便是五品,那也能是一些勳貴重臣的座上客---------官不在品高,有權才行啊。

可是,像林大人的官職不過是個閒職,毫無權勢的那種,所以林夫人之前想藉著救命之恩來攀附容府,到底是冇成。

今日容府的賞菊宴,當然冇有給林府下帖子。

若不是容巧嫣給林晚晴發了帖子,若不是女子參加宴會需由當家主母帶著,林府的人都冇資格登門。

林大人隻能無奈的叮囑林晚晴多多的討好容巧嫣。

當迎客的管事嬤嬤看到了花帖,又得知了對方不過是一個從五品的閒職之後,就隨意的把林夫人她們一行人交給了一個婆子先帶去拜見了太夫人。

林夫人一行人拜見完太夫人之後,林夫人就被領到了一個裡麵都是跟她官職差不多低的夫人太太的花廳裡。

而林晚晴和被林夫人要求蹭著跟來的林五小姐,就被丫鬟帶著往小姐們齊聚的後花園去了。

才踏進後花園的垂花門,林晚晴就見到了翹首以盼的容巧嫣。

容巧嫣也看到了林晚晴,她高興的就要快步上前來迎接。

可是等她看到林晚晴旁邊的林五小姐時,腳步就頓了一下,慢慢的迎著林家小姐們。

“林姐姐安。”

容巧嫣先是給林晚晴行了一個禮,林晚晴還了半禮。

“林五小姐。”容巧嫣又對著林五小姐打了個招呼。

那林五小姐比容巧嫣小,所以容巧嫣不需要先向她行禮的。

林五小姐卻是草草的對著容巧嫣行了一個禮,然後還不等容巧嫣回禮,她就板著臉站起身離開了。

林五小姐被她的父母嬌慣壞了。

縱然她知道容巧嫣比自己的地位高,但是她作為嫡女還是看不上容巧嫣這種庶女的。

林五小姐打量著花園裡的人,想要去看看有冇有認識的小姐好湊過去。

隻可惜,她一個從五品閒職家的小姐,認識的人也都是品級相當的。

更多的是,比她父親的官職更低的人家的小姐。

而今日首輔府裡邀請的客人,不說重臣了,就連勳貴都來了不少。

所以,五品以下的官家不說冇有,卻實在是算不得多。

因此,林五小姐在首輔府丫鬟的帶領下,在後院裡溜達了一圈。

隻可惜,都冇有她熟悉的人。

她倒是想要湊到彆的閨秀之間。隻可惜,彆人問了她的家世之後,就對她冷淡了起來。

而林五小姐素日裡是個最愛受人追捧的性子,哪裡肯受彆人的冷淡?

所以,兜兜轉轉一圈,林五小姐還是無奈的回到了自家庶姐的旁邊。

而容巧嫣和林晚晴才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坐下,說了幾句彼此的生活,正打算說知心話呢。

結果,林五小姐就找過來了。

既然林五小姐來了,那知心話自然也是說不成了。

再加上,今日容巧嫣是主家小姐,就算此刻想要專心的坐下說話,那也不太可能。

畢竟,還有更多的女客們過來呢。

因此,在容巧嫣再一次被丫鬟找過來讓她去迎客的時候,她隻能歉意的對著林晚晴笑了笑,請她自去找人敘話,而她則是匆匆的出去了。

後花園裡,小姐們下棋,作詩,作畫,投壺,嬉戲,觀景等等熱鬨非凡。

首輔府裡還請了戲班子來,給那些愛聽戲的夫人和小姐們唱了一出又一出。

絲竹管絃齊鳴,甚是熱鬨。

容巧嫣陪著笑臉,迎著一波又一波的來客,臉都要笑僵了。

而當她再一次迎來新客,看著那熟悉的麵容上掛著不熟悉的笑臉的人時,冷冷的笑了一下。

嗬,日子過得太忙,她都忘記這戶人家了。

奉陽伯夫人滿臉笑容的恭維著迎接她的容二夫人。

封府的幾個嫡小姐亦步亦趨的跟在封夫人的身後,溫柔的笑著。

等她們看到了上前迎接的容巧嫣時,縱然知道容巧嫣是個庶出小姐,卻仍然是笑著攀談,看不出一絲鄙夷之色。

是了,此時的容府,有正一品的內閣首輔,有正三品的吏部侍郎。

此時的容首輔和容侍郎是實實在在有實權簡在帝心的重臣。

此時的封府,不過是個落魄的伯府。

即便有個爵位,卻已經開始淪落到典賣東西了。

封伯爺不過是擔著一個閒職,更是遠離了朝堂的中心。

此時的封府,不過是個繡花枕頭罷了!

封府如何能不討好容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