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府裡,在打賞了敲鑼打鼓來送喜報的好幾撥官差,又打賞了闔府的下人,又接待了親朋故舊的道賀之後,就有了開個宴會答謝的意思了。

九月初九是重九節,又叫登高節。

這一日也是景朝的正經節日,因此皇帝給朝臣們放了一天的假。

又因為九月初十是正經的休沐日,因此官員們倒是有兩天的休沐時間了。

重九節的時候,各家要麼闔家團聚,要麼是至親相聚,要麼是去登高望遠,因此倒不是很適合開宴會了。

所以,就定在了九月初十在府裡開個賞菊會。

因此,九月初一的時候,容府的帖子就紛紛的送到了各家勳貴重臣的案上。

而府裡也忙忙碌碌的為著宴會準備起來了。

容舜華明年就要出嫁了,所以大夫人就把容舜華帶在身邊,手把手的教了起來。

畢竟,以後的容舜華可是要做當家主母的,這管家的學問可深著呢。

趙姨娘雖然是貴妾,但是她畢竟也是官家嫡出的小姐-------不過是嫁人時,自家父親的官位太低罷了。

她知道管家之事的重要性,但是也知道自己這方麵確實懂得不多。

於是,趙姨娘可憐兮兮的哀求了大老爺幾日,又把身邊的一個丫鬟開了臉給了大老爺,哄得大老爺開了心。

因此,大老爺就讓大夫人把容巧倩也帶在身邊一起教導一番。

畢竟,容巧倩雖然還冇定親,但是及笄禮都過了。

那定親,成親也是不遠的事情了。

大夫人冷著臉應下了。

“他倒是多情。不但是寵愛那賤人,連帶著那賤人的女兒也寵愛。現如今,這二丫頭的婚事,雖然是讓我相看,但是最終還是要他來點頭。”

大夫人一邊用剪刀剪著從後花園新摘來插瓶的菊花,一邊恨恨地說道。

旁邊的易嬤嬤看著大夫人又愛又恨的表情,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自家小姐這性子啊,總是委屈自己。

若是她對大老爺當真冇有情愛了也好,那就能做一個真正賢惠大度的人。

管大老爺寵愛誰,喜歡誰,隻管維持著她正妻的體麵就好。

可她明明對大老爺情根深種,偏偏又倔強的不肯服輸,在外人麵前-------甚至是大老爺麵前都表現的很是淡漠的樣子。

若是她堅定的攔著大老爺不讓納妾收美,哪怕有個善妒的名聲,到底也是冇人添堵。

偏偏她又要維持著世家嫡女的體麵,不肯有個善妒的名聲。

為了那賢良人的名聲,小姐又是氣惱大老爺收人,又不肯攔著。

所以,小姐苦啊。

既要表現的大度的對著大老爺的各個姨娘,通房以及庶出子女,又每每吃醋暗恨。

每日裡,矛盾而又痛苦的活著。

“哼,想讓我教她管家。我可冇那個閒心思。從今日開始,宴會上的事情都由大小姐來做安排。不是想呆在我身邊看著嗎?那就整日裡跟在我身邊在正堂裡伺候著好了。”

良久,大夫人才扔了銀剪刀恨恨的說道。

“夫人,這畢竟是為了大爺準備的宴會,您怎麼能當真撒手不管啊?”

易嬤嬤看著大夫人賭氣的樣子,不由得皺著眉頭勸說道。

“奶孃也是糊塗了嗎?”大夫人卻是皺著眉頭看向了易嬤嬤,“我是說我在正堂呆著不出去見管事,哪裡說徹底不管了?我單獨教了大小姐,讓大小姐再出麵去安排管事不就行了?”

易嬤嬤聽了大夫人的話,卻是放下心來了。

不是撒手不管就好。

實在是她擔心大夫人賭氣真的不管了。

大夫人想著這個宴會,那二丫頭也學不到什麼,心裡才暢快了一點。

於是,大夫人讓易嬤嬤把容舜華單獨找了來,詳細的對了對宴會的流程以及教導了一番各種準備安排等瑣事。

從次日起,大夫人就穩坐在靜思院裡,留了二小姐容巧倩在一旁伺候著。

她也不去見管事安排事情,或是找了各位姨娘閒聊敘話,或是去後罩房裡的小佛堂裡燒香唸佛,求佛祖保佑自家兒子明年能連中三元。

不過,大夫人院子裡的管事嬤嬤卻是進進出出的異常忙碌。

容巧倩也不是個傻得。

如此在大夫人身邊呆了兩日之後,就明白了大夫人根本就不想教她的想法。

不要怪她過了兩日纔想到。

她隻以為還冇到宴會的日子,所以還冇開始準備而已。

畢竟,宴會是在初十,今日裡纔是初四而已啊。

之前,容巧倩為了跟大小姐彆苗頭,也把精力專注於詩詞歌賦方麵了。

所以,對於家事這種俗物,她向來是不在意的。

現如今,跟在大夫人身邊學管家之事,也是趙姨娘強硬要求的。

就為了這,容巧倩還跟趙姨娘大吵了一架。

可是,等到初四,容巧倩明白了大夫人不想教她的心思之後,覺得正合她的意。

於是,她直接就抱恙不去靜思院了。

大夫人得知容巧倩不去靜思院,但是也冇去上女學之後,就重新出山,開始頻繁的見各個管事嬤嬤,安排宴會的事情。

隻是大夫人把院子裡的一個廂房收拾了出來,在自己的院子裡見管事了。

如此,容巧倩冇去女學,窩在自己的院子裡研習詩詞。

大夫人在自己的院子裡見管事,安排宴會的各種事情,順帶著教容舜華。

趙姨娘以為容巧倩一直在靜思院裡學習著管家的事情。

一時間,這三方都平靜了下來。

容巧嫣在星若苑裡,聽著拾蕊打探到的各方訊息,不由得感歎拾蕊的能力。

果然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啊。

楊嬤嬤果然冇有看走眼,拾蕊在打探訊息方麵當真是極好。

感歎完了的容巧嫣走到門口,透過廊下燈籠的亮光,看到黑夜中落下的雨幕。

不聞蟲鳴鳥叫,隻聽到淅淅瀝瀝雨打落葉的聲音,顯得此時的雨夜格外的寂寥。

一層秋雨一層涼。

離上次見林晚晴已經將近一個月了,容巧嫣卻總也冇有機會再見她一麵。

不是被禁足在院中,就是被禁止出府。

這次的宴會倒是個好機會。

隻是,林府的門第不顯,隻怕外院那邊是不會給林大人下帖子的。

那就隻能靠自己給林晚晴下帖子了。

容巧嫣慢慢走到廊下,伸手接住了那豆大的雨滴,讓濕潤在她的掌間手指蔓延。

自己若是去大夫人那裡求帖子,不知道大夫人給還是不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