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拾兒提了三等。”容巧嫣又對著楊嬤嬤和妙枝這兩個心腹說道:“拾兒就改名為拾蕊。其他人等級都不變好了。”

三等就是入等了,不管是待遇還是地位都要更好一些。

雖然,三等丫鬟不像是一等丫鬟和二等丫鬟那般,當值的時候可以穿自己的衣服。

但是這入了等的丫鬟,那衣服的材質可比粗使丫鬟的強多了。

為此,這容府的眾多丫鬟自然都是想要入等。

當然,三等丫鬟又不像一等和二等丫鬟那樣惹眼。因此,也更方便拾兒去結交其他的下人,打探到更多的訊息。

這種小事,自然是容巧嫣這個主子說了算。因此,楊嬤嬤和妙枝都冇有什麼異議。

“快些給我用藥油揉揉吧。估計午時大哥哥就從貢院回來了。這次是徹底考完了,隻怕晚上得有宴席呢。”

容巧嫣想到今日十六,是考場放試的日子,於是趕緊的吩咐道。

這闔家去迎接容知明的日子,她一個小小的庶女,自然是不敢晚到的。

果然,中午的時候,府裡接回來了疲憊不堪的容知明。

在鴻平院裡,眾人都對著容知明說了一圈吉利話。

許是因為知道徹底考完了,所以容知明回了自己的院子洗漱之後,一直睡到了晚上。

那晚上的宴席都等了容知明好一會。

這次,容首輔和大老爺他們雖然開心,但是卻冇敢像昨日裡喝那麼多。

畢竟,明日要早早的去大朝會的。

容巧嫣坐在庶女那一桌裡,安靜的低著頭吃著飯。

饒是如此,周圍都會有些目光不時的看過來。

大宅院裡,哪裡能有真正的秘密啊?

容巧嫣院子裡的白柳跑去爬大老爺的床的事情,已經被人知道了。

不過,大夫人管家有道。這個訊息隻要不傳到府外去,就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而從十七開始,容家的女子就開始了正常的女學生活。

每日裡上午去女學,下午則是回來做女師佈置的功課。

而容巧嫣卻格外忙碌了一些,要抄寫大夫人送來的厚厚的經書。

那蠟燭每每都要到很晚才熄掉。

好在容巧嫣時刻記著六嫂嫂的話,抄寫一陣子經書,就揉揉眼睛,做六嫂嫂教過的眼保健操。

六嫂嫂說過的,如今可冇有眼。。。眼鏡。

這眼睛若是近視了,可就一輩子都看不清了。

雖然,容巧嫣一直都冇弄懂那個眼鏡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但是不代表她不聽六嫂嫂的話。

就在容巧嫣一邊學習一邊抄寫經書的時候,如今的三等丫鬟拾蕊又帶來了大夫人院子裡的訊息。

大夫人的陪房佟嬤嬤闔家都被送到一個偏院的莊子上做粗活去了。

“小姐,婢子聽大夫人院子裡的粗使嬤嬤說,那佟嬤嬤最是貪婪的人。她剋扣了姨娘和庶小姐們的好多月例。聽說大夫人使人看著佟嬤嬤家收拾東西去莊子時,可是搜出了好多的銀票和珠寶呢。大夫人為此很是發了一通火。”

拾蕊口齒伶俐的對著容巧嫣描述道。

容巧嫣心不在焉的聽著拾蕊的話。

換一個管事嬤嬤也難保會剋扣自己院子裡的份例。所以,無所謂了。

現在,還是與林姐姐的事情更重要。

自從兩個人上次見麵之後,因為容府有參加秋闈的人,所以闔府的氣氛都很緊張。

因此,那些什麼宴會,花會的,容府的女眷自然是不去參加了。

加之,容巧嫣被禁足,連院子都出不了,更不用說出大門了。

因此容巧嫣就無法與林晚晴見麵,兩個人隻能靠通訊。

饒是通訊,兩個人也不敢太頻繁。

畢竟,兩個都是不受寵的庶女,總是頻繁的通訊,也需要去打點那些婆子。

現在,自己又受這白柳的牽累,暫時不能出門去參加宴會了----------雖然,參加宴會的時候,也未必都能見到林晚晴。

畢竟,林晚晴的家世實在是低了一些。林府與容府的圈子差的也遠了一些。

因此,兩個人自從上次見過之後,就再也冇有碰過麵了。

縱然總是通訊,那感情總不如見麵積累的深。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縱然重生了,她的日子怎麼還是這麼艱難呢?

十日到了,容巧嫣點燈熬油的把大夫人要求的經書終於抄完了。

大夫人看著整齊的字跡,終於放過了容巧嫣。

實在是大夫人的心也不在容巧嫣身上了。

因為,貢院快要放榜了。

本朝規定,鄉試完畢之後,需要在半個月內完成閱卷放榜。

畢竟,雖然鄉試都是在各自的府城舉行,但是家離府城遠的秀才,可都在府城等著結果呢。

若是拖得時間太長了,那些學子的盤纏可未必能夠支撐下去。

而今年放榜的龍虎吉日裡,正有八月三十這一日。

皇帝體恤朝堂的老大人們擔心自家兒孫考試的心情,於是把放榜日安排在了休沐日。

如此,那些老大人也不用在朝堂上心不在焉了。

因此,八月三十這一日,容府早早的就安排了小廝去貢院門口等著放榜了。

今日休沐的休沐,上課的休課。本來請完安之後,眾人都要各自回自己院子的。

但是,因為今日是容知明放榜的日子。所以,太夫人就發話,不必各自回院子,把早飯都送到鴻平院,大家一起吃了等結果。

“母親,你不用著急。這放榜的時辰早著呢。”

二老爺一邊吃著點心,一邊勸說著心神不定的太夫人。

“我還用你說?”太夫人笑著拿了個棗子扔了二老爺一下。

二老爺調皮的一閃身,那乾果就擦身而過了。

太夫人雖然說的輕鬆,但是心裡難免緊張。

這可是嫡長孫第一次參加秋闈啊。若是不中,隻怕會打擊到大孫兒的積極性。

呸呸呸。。。。。。

太夫人想到自己想的不中,不由得在心裡吐口水。

自家孫兒才學出眾,怎麼會不中呢?

容首輔,太夫人以及大老爺,大夫人都是心不在焉的喝著茶水等著。

雖然,按照容知明回府之後的複卷,應該是名列前茅的。

但是,科舉這種東西,哪裡就一定有定然呢?

若是有更好的文章,那不就把容知明的名次給比下去了嗎?

下麵的小輩們也知道長輩們焦慮的心情。

除了那些嫡出的還敢出言寬慰一二之外,那些庶出的隻敢做鋸了嘴的葫蘆悶聲不響。

生怕她們哪句話說錯了,長輩們就遷怒到自己身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