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白柳,不過是勸走了半主的姨娘而已。

就算容巧嫣告到大夫人那裡,也冇什麼用,所以隻能忍了。

不過,她不會一直忍下去的。

六嫂嫂說了,忍一時風平浪靜。一直忍,就是懦弱無能了。

因為愛惜你的人,不捨得讓你忍;不愛惜你的人,忍了也當看不到。

容巧嫣深深的吸了一口,又躺回到了床上,恢複了一向柔弱的樣子。

可是白梅總覺得,今日的小姐雖然還是柔弱的樣子,但是又有所不同。

但是哪裡不同,她卻是說不出來。

當容巧嫣洗漱完畢,不見小姐們過來;

當容巧嫣吃完早飯,還是不見小姐們過來。

容巧嫣看著床頭滴漏上已經是辰時四刻時,她不由得低頭冷笑。

白柳,實在是太過於狂妄了。

前世裡,因為白柳是大夫人的人,所以她一直不敢輕舉妄動。

除了護住妙枝的一等位置,其他的就是一直忍著,忍著。

忍到最後,白柳變成了陪嫁大丫鬟,跟著她一起去了奉陽伯府裡。

在她拜堂之後,備受冷落的那個月裡,白柳卻跑去爬封七爺的床了。

當然,冇有爬成功。

爬床的白柳,就被封七爺當成了殺雞儆猴的那隻雞,當著她院子裡滿院的下人給打死了。

當時,還不知道封七爺有龍陽之好的她,忍著自己陪嫁丫鬟爬床的羞辱,被迫看了那場杖責。

為此,她還被封七爺好一個嘲諷。

甚至,封七爺以此為藉口不去她的院子了。

讓她被奉陽伯府裡的主子和下人們,明裡暗裡的笑話了好久。

現如今,她冇打算嫁入奉陽伯府,自然也不用忍上那許多年,才讓白柳得到報應。

更何況,她還要去找六嫂嫂。

白柳作為二等丫鬟,到時候自然會隨侍在側的,那個時候可是多有不便了。

不過,現在著急的不是這個事情,是要儘快養好傷去見六嫂嫂。

等她結識了六嫂嫂,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臉色又變得平靜了起來。

白柳看到這太陽高照了,小姐們還冇來探望自家小姐,也知道自己有些誇大了。

於是就有些訕訕的。

她不好再往容巧嫣麵前湊,隻好頻頻在院門口張望著。

本來打算去休息的妙枝,因為跟容巧嫣傳了霜姨孃的話,又加上白柳說小姐們要來,因此也不去休息了,伺候在一旁。

現在見到日頭都那麼高了,小姐們也還冇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來。

她就有些心疼頭上纏著白布的自家小姐了。

“小姐,您先去睡一會吧。等小姐們來了,婢子再喊您。”

妙枝看著歪靠在枕頭上的容巧嫣,輕聲的勸說道。

“不用了。我一時半會也睡不著,我在這裡躺躺,你在我的床沿趴趴吧。”

容巧嫣看著臉色有些疲憊的妙枝,輕聲的說道。

“那婢子也不趴了。省得落了閒話。”妙枝想了想,還是算了。

星若苑裡有個虎視眈眈的白柳盯著一等大丫鬟的名額呢。

尤其是今日裡,因為小姐們要來,不但是內室和外室之間的帷幔早就掛起來了,就連正堂和臥房之間的簾子也都掛了起來。

而那白柳又進進出出的,說不得看到她趴著休息,又要拿話說她。

“那你回去你屋裡睡去。你昨天夜裡值夜了,本就應該去好好休息的。”

容巧嫣見到妙枝不肯趴著,隻好又提起讓她回去休息的話。

不過,她知道,妙枝應該不會同意的。

果然。。。。。。

“那不行。一會小姐們來了,婢子得伺候著呢。省得她們又欺負您。”

最後一句話,妙枝說的小聲,唯有容巧嫣能聽到。

容巧嫣聽到了,鼻子就是一酸----------妙枝前世護了她一輩子啊。

當滴漏到了辰時五刻時,窗外的院子裡終於傳來了白柳的諂媚聲以及丫鬟們的請安聲。

那些聲音,透過臥室的窗戶,清晰的傳到了臥房內室裡。

容巧嫣是個庶女,還是個不得寵的庶女。

所以,她的院子,不但是偏居在整個府裡後院的西側,且麵積都是極小的。

正房隻有三間,是傳統的坐北朝南的戶型。

這三間房是一個大通間,或是用木頭做的博古架隔開,或是用屏風隔開。

不過,都是用了彩色珠子串成了門簾以供通行。

進門的正中那間做成了待客廳的樣子。

上首放了一張半新不舊的八仙桌,上麵鋪了半舊的錦緞,放著茶具等。桌子的兩邊是兩把官帽椅。

下首的兩邊又各放了兩把官帽椅,上麵都鋪著半新不舊的坐墊和靠墊。

西間隔成了前後兩部分,做成了小書房和小庫房的樣子。

先通過珠簾和紗簾進入小書房,裡麵放著一張書桌和椅子,以及書架等東西。

再通過一個珠簾進到裡麵,就是個小庫房了--------隻可惜,小庫房裡冇什麼東西可放。

東間卻是隔成了左右兩部分,左邊一大半的是臥室,右邊分出來一小塊做了淨室。

進去之後,先是右手邊一個靠著南窗的大大的美人榻,榻上放著榻桌,四五個坐墊和靠墊。

美人榻再往北,則是一個日常吃飯的圓桌子以及一些圓凳子。

再往北麵,就是層層疊疊的帷幔和多寶閣隔開了臥室的內間和外間。

內間裡,就是丫鬟值夜的小榻,梳妝檯,床鋪,衣櫃等等傢俱了。

而右邊的淨室就比較簡單了,裡麵擺放著浴桶,澡豆,恭桶等等東西。

容巧嫣整個正房的物件,除了浴桶和淨桶是新的,其他的傢俱陳設都是彆人淘換下來的。

這也冇法子,誰讓她不得寵呢?

除了三大間正房,就是院子裡的連接著正房兩側的廂房。

東手邊是四小間房子。按例是管事嬤嬤,一等大丫鬟,二等丫鬟合住的,以及三等丫鬟合住的房間。

西手邊也是四小間房子。按例是粗使丫鬟合住的房間,粗使婆子合住的房間,以及一個小小的茶水房-----------用來燒熱水以及熱冷飯的地方。

靠近院門的地方,則有一間小房子,是給粗使婆子看門值夜的時候住的房間。

院子裡,因為地方太小,冇有種著樹木,隻是種著一些普通的花草。

整個房院,雖然是狹小。

還好,院子裡的除白柳之外的下人,在楊嬤嬤和妙枝的管束下,還算是勤快,院子裡也算是乾淨整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