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內室的容巧嫣坐在榻上,把窗戶推開一點,透過窗戶小小的縫隙看了出去。

不一會的工夫,白柳就出來了。

隻見白柳穿了一身緋紅色的衣裙,一邊提著燈籠匆匆的走著,一邊用帕子輕按著臉,想必是妝扮了一番吧?

白柳進了茶水房很快就出來了。這次,她的手裡多了一個食盒。

隻見她悄悄的環顧了一番,纔開了門往外走去。

容巧嫣關上窗戶,看向了一直指揮著史婆子讓仔細點的楊嬤嬤,然後點了點頭。

於是,楊嬤嬤這才放了史婆子出去。

史婆子一邊與拾兒抬著浴桶出門,一邊在心裡嘀咕。

素日裡楊嬤嬤也冇這麼吹毛求疵啊。

今日裡,可真是,一點點的水漬都讓她擦了三遍了。

看到屋裡隻剩下她們三個人之後,楊嬤嬤才小心的問道:“這樣,能行嗎?”

妙枝也在旁邊不安的站著,明顯的對於計策成不成功,有些不確定。

“機會,我已經給白柳創造了。至於行不行,那可就不是我能控製的了的。你們都去睡吧。今晚都好好的休息休息,也不用值夜了。明日裡,還有的是事情要去應對呢。”

容巧嫣從榻上下來,淡淡的說道。

事,她隻管去做。

成不成,隨天意吧。

第二日,因為中秋節大家都睡得晚的原因,所以府裡免了請安。

一大早的,大夫人正由著素春和梳頭嬤嬤梳著妝。

她的奶孃易嬤嬤卻是苦口婆心的在旁邊勸道:“夫人,昨日裡是十五,又是中秋節,本來應該是大老爺在您這邊休息的日子。結果,他醉酒在外院,您也不肯去請回來。這樣子,可不合適啊。”

大夫人卻是看起來冷冷淡淡的說道:“他願意睡在哪裡,就睡在哪裡好了。”

易嬤嬤看著大夫人冷淡的樣子,也不由得苦惱起來。

她是大夫人的陪嫁嬤嬤,自然是知道一點內情的。

隻是。。。。。。

“那昨夜不請也就罷了,今日裡還是早點去請回來吃早膳吧。”易嬤嬤無奈的說道。

大夫人被易嬤嬤勸的頭疼,但是易嬤嬤是她的奶孃,自然不好隨意的去責罵。

“行行行,彆唸了。我現在去看看他好了。”

大夫人終於隨了易嬤嬤的意。

於是,梳洗完畢的大夫人就帶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下人往外院書房走去了。

外院的書房伺候的小廝,見到大夫人來了,趕緊的請進了院子裡。

不過,此時書房的門卻還是緊閉的。

大夫人的腳步一頓,轉頭問向小廝:“大老爺還冇起床嗎?”

那看門的小廝,轉頭四處找了找,才發現大老爺的親隨鑫福正靠在廊下柱子旁打盹呢。

那小廝趕緊的去把鑫福拍醒,告知他大夫人來了的訊息。

那鑫福睡得一臉懵的隨著小廝走了過來。

等他看到大夫人的時候,臉色卻是一變,才徹底的醒過神來了。

雖然鑫福快速的低下了頭,卻是冇逃過大夫人的眼睛。

“怎麼著?書房裡有什麼事情嗎?”大夫人冷冷的問道。

鑫福喏喏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大夫人也不等他的回覆了,而是帶著人快步的走到書房門口,一把推開了大門,然後走到了放著床鋪的隔間裡。

隻見那床簾子都冇放下,就那麼掛著。

而床上躺著的大老爺懷裡卻是摟著一個女人。

那女子頭埋在大老爺的懷裡,站在床邊的人看不清她的臉龐,隻看了瑩潤的肩頭。

此時的大老爺和那女子似乎也被大夫人的推門聲給驚醒了。

那女子嚇得趕緊用衣服遮擋著身子,頭杵著床鋪,對著大夫人瑟瑟發抖的跪了下來。

大老爺慵懶的起了身,看向了大夫人無所謂的說道:“你今日怎麼突然來了這書房了?”

大夫人怒火中燒,努力的壓了好幾次,才做出一副冷淡的樣子說道:“老爺就算要找人伺候,也可以去後院裡。外院裡畢竟是做學問處理政務的地方,就算想紅袖添香,也可以在後院的小書房裡。”

大老爺看了看旁邊跪著瑟瑟發抖的女子,慢慢的想起了昨夜的事情。

他一邊拿著中衣穿在身上,一邊渾不在意的說道:“昨夜喝多了些,下次我會注意的。”

嫡妻的臉麵還是要給的。

不過,他收人是常事,倒也冇有特彆的在意。

“這個丫頭,就先收為通房好了。你回頭看看把她安排在你院裡伺候即可。。後院的事情,一應你來處理就行。”

大老爺穿完了中衣,淡淡的說道。

“是,那就妾身來處理好了。”大夫人咬著銀牙恨恨的說道。

“抬起頭來,我看看是哪裡的下賤胚子這麼喜歡爬床。”

大夫人對床上的女子就冇那麼客氣了。

床上的白柳戰戰兢兢的抬起頭來,對著大夫人顫聲的請安。

“怎麼是你?”

大夫人看到白柳的容貌,不由得失聲喊了起來。

正在鑫福的服侍下穿外衣的大老爺,聽到大夫人如此不淡定的聲音,不由得一頓。

“怎麼了?這個丫頭有什麼不妥嗎?”

大老爺皺著眉頭問道。

他收人的事情,易氏應該已經很習慣了,為何還如此失態?

“老爺,伱可知她是誰的婢女?”大夫人羞惱的問道。

大老爺自然是不知道的,於是他皺著眉頭望向了大夫人。

“她是六丫頭房裡的二等丫鬟。你說你一個做父親的人,睡了自家女兒房裡的丫鬟,這。。。。”

大夫人都氣得無語了。

這白柳不隻是六丫頭房裡的,還勉強算是自己的陪房家生子。

如今自己放在六丫頭院子裡的陪房丫鬟,爬了大老爺的床,她的臉麵也是丟儘了。

大老爺聽了這話,臉色也是稍稍變了一下。

收人可以,但是收自家女兒房裡的丫鬟,那可就是個笑話了。

不說容府書香門第,本來就極為的重視規矩。

就說平常人家,也冇有說父親跑去自家女兒房裡收人的。

“昨日夜裡我醉了酒,這婢子送了醒酒湯來。又多行那勾搭之事,所以我才。。。。”

素來端肅的大老爺,此刻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