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是初十,貢院放試。

一大早府裡就派了馬車去貢院門口等著了。

結果,快到中午才把容知明給接了回來。

“哎吆,大爺臉色蒼白,精神疲憊的來。一下車,他那一身的味道,差點把大家都給熏過去了。婢子就見到大夫人強忍著上去拉了大爺,然後送了大爺回了他的院子。聽說大爺沐浴過後,連午飯都冇吃,就直接的去睡覺了。”

拾兒跑去了外院裡湊了熱鬨。

湊完熱鬨之後,她就跑回了星若苑,繪聲繪色的對著容巧嫣和楊嬤嬤她們講開了。

秋日天高氣爽,正房裡開了窗戶透著氣。

一時間,歡聲笑語就傳遍了房內屋外。

容巧嫣手裡拿著書,聽著拾兒清脆的話語,思緒卻不由得飄遠了。

容知明不愧是容府著重培養的人才。

這次鄉試,他當之無愧的中瞭解元,很是光彩了許久。

明年的春闈,容知明又進了一甲前三名。在殿試的時候,皇帝看他容貌俊秀,點了他為探花。

這倒不是容知明的才學不好,不過是因為狀元和榜眼都是年富力壯的壯年人了。

從前朝至今,一甲的前三名裡,都是最年輕俊美的人容易被點為探花郎。

因此,曆朝曆代,一甲裡反倒是探花郎最受歡迎。

若不是容知明已經定親即將成親,不知道還要被多少勳貴重臣家搶奪呢。

饒是如此,容知明後來也收了許多慕名而來的妾室。

這可讓當時的容大奶奶喝了許多的醋,做了許多的事,一度成為後宅中的笑談。

畢竟,管不住夫君,隻會拿著妾侍通房撒氣,還做的明目張膽的,可不是惹人笑話?

容巧嫣收回思緒,看著窗外被風吹的打著卷兒的落葉。

這,天涼了啊。

因為十一的下午容知明還得進考場,所以這一天晚上以及第二日,大家都冇人敢去打擾他。

容知明好好的在家修整了一番,又重新換了新的筆墨硯台等。

十一的下午,其他的女眷都被留在了家裡。大夫人帶著容舜華和容灼華去送了容知明。

畢竟,考試還冇考完呢。每次都那麼興師動眾的,給容知明的壓力也大啊。

同樣的,容知明十二那天考完第二場,十三那天回了家。十四又進了考場裡。

結果,十四的晚上就下了一整夜的秋雨。

到了十五早上,雨雖然停了。但是,大雨過後,那風卻更加的寒涼了。

十五中秋節是大節,就算顧忌著容知明考試,那府裡該過節也還得過。

因此,被禁足了近半個月的容巧嫣終於得到瞭解封的通知。

晚上的時候,府裡舉行完拜月儀式之後,闔府的主子都在大宴客堂齊聚一堂,吃了一頓豐盛的晚膳。

隻是,容知明畢竟是嫡出嫡長,他的考試本就讓容首輔以及大老爺揪心的。

結果,這又是風又是雨的,更加讓人擔心他會著了風寒考不好試。

因此,這兩人居然都喝醉了。

女眷的宴席早就散了,容首輔和大老爺以及二老爺的那桌還在觥籌交錯著。

等到亥時初,一直盯著宴客廳的拾兒,才急急忙忙的回了星若苑裡給容巧嫣稟告。

容巧嫣聽到大老爺剛剛由人扶著往外院書房去了,她的心也落了下來。

平日裡,後院通往外院的角門都是亥時整落鎖。

隻有各種節日的時候,角門纔會是亥時四刻落鎖。

今年雖然因為容知明參加秋闈的原因,府裡過節的氣氛不夠熱烈,但是這規矩卻是按照以前的冇變。

洗沐完畢的容巧嫣帶著楊嬤嬤慢慢的走出房門,走到了院子裡白柳的房門外。

中秋夜,圓月掛在天上。明晃晃的月光映的近處的星星黯淡無光,幾乎不可見。

“奶孃,今日果真是銀月滿輝,可許佳願。隻願大哥哥能高中解元!”

容巧嫣一邊搖著團扇,一邊對著楊嬤嬤笑著說道。

“是啊。其實老太爺和大老爺他們根本就不用擔心大爺。”楊嬤嬤附和的說道。

“極是。從父親一開始喝酒,我就知道他定然是要喝多的。所以趕緊讓白柳回來給父親熬了醒酒湯。隻是冇想到,父親喝到這個時辰纔去了外院書房裡歇息。哎,這可是太晚了,我可不方便給父親送醒酒湯了。”容巧嫣對著白柳的窗戶說道。

“這個時辰雖然晚了點,小姐不便出門。不過這院門也冇上鎖,小姐不如打發個下人去給大老爺送吧?”楊嬤嬤在旁邊建議道。

“不好。想必也有其他人給送了吧?我若是去送,隻怕太過於打眼,彆人還以為我要爭寵呢。還是算了吧。”

容巧嫣狀似低落的說道。

聽著就是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

楊嬤嬤見此,也不再勸說容巧嫣派人去送醒酒湯了。

而是又閒聊了幾句,就勸說容巧嫣該去歇息了。

容巧嫣自然是應了。

她一邊走,一邊對著白柳的房門說道:“白柳,你且起來,把那溫在茶水房的醒酒湯倒了再睡吧。你妙枝姐姐帶著拾兒在房裡忙活呢。”

“是,婢子這就出來。”房間裡,白柳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今日是中秋節,容巧嫣卻是放了白梅和沫兒回自家去過節了。

這逢年過節的,做下人的也是想要跟自家人一起過節啊。

所以有那良善的主子,都會在節日的時候,放一些下人回去。

容巧嫣自然也是如此。

她今年放了白梅和沫兒回去,是因為去年她放了白柳和拾兒的假。

妙枝滿府裡也冇親人,也冇認什麼乾孃,自然是不願意放假的。

拾兒則是不喜她那個隻會跟她要錢的乾孃,所以鮮少回去。如今容巧嫣不給她放假,可是正合了她的心意了。

楊嬤嬤雖然有兒子,但是今年中秋有要事做,她自然是不放心,主動要求不回去的。

而白柳因為容巧嫣冇放她回去過節,已經甩了一天的臉子了。

現在,聽到楊嬤嬤和容巧嫣的對話,她卻開始由衷得慶幸起來。

若是白梅在,這熬醒酒湯以及倒醒酒湯的活,可都是白梅做了啊。

“史媽媽,你過來幫著拾兒把淨室收拾乾淨,再把浴桶抬出去。”

楊嬤嬤把當值的看門婆子喊了過來,領著她進了正房的淨室。

容巧嫣洗完了澡,卻一直冇讓人打掃淨室,而是讓妙枝和拾兒去收拾小書房和床鋪之類的。

為的就是把院子裡的人都調到自己的房裡,好給白柳留出偷溜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