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容巧嫣的心情平靜了。

將來,她要做更多的事情。

她想要的是一個聽從她吩咐的助力,而不是一個打著為她好而百般勸誡阻止的人。

楊嬤嬤確實是忠心,但是能不能無條件的聽從她的吩咐,纔是最重要的。

若是楊嬤嬤總是勸阻她,隻怕是要讓楊嬤嬤榮養歸家的好。

畢竟,將來容府還有一個大劫呢。

讓她什麼都不做的等著劫難來到,那也是不可能的。

楊嬤嬤聽著容巧嫣的話,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成長的六小姐,未免成長的太快了吧?

往日裡的六小姐,可不會有這麼正的主意,也不會有這麼堅決的心思啊。

“小姐,老奴聽您的。不管您讓老奴做什麼,老奴都聽從。”

楊嬤嬤有些語無倫次的趕緊表起了忠心。

是了,小姐再小也是主,自己可以提建議,但是采納不采納卻是主子的事情了。

容巧嫣點點頭,於是兩個人商量了起來。

最終確定,讓楊嬤嬤和妙枝撿著白柳在的時候,多說說給大老爺做妾的好處。

“想必以你的本事,定然能說得動白柳的心的。這聰明的有想法的人定然會去做些什麼的。若是白柳冇去父親那裡爬床,那就再想彆的法子吧。”

容巧嫣最終定下來說道。

楊嬤嬤聽了欲言又止,最終卻是停住了。

罷了,至少不是小姐主動把人送過去的。

若是將來白柳真的被收房了,那也可以說不知情,是丫鬟自己做的醜事,把小姐摘出來。

楊嬤嬤倒是個令行禁止的人。

第二日上午,白梅被打發去了花園裡摘花。

拾兒跑出去打探訊息了,沫兒也是出了院子玩去了。

今日裡當值的史婆子見院子裡冇什麼事情,也偷偷的溜出去跟相熟的婆子聊天去了。

因此,白柳躲在廂房裡偷懶的時候,楊嬤嬤和妙枝就拿了針線,坐在了廂房的廊下聊起了天。

楊嬤嬤誇讚了自家大老爺一番。什麼年富力壯,前途遠大,什麼溫文爾雅,君子如玉等等。

大老爺確實也是值得誇。畢竟,如今還不到而立之年,就已經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了。

現在府裡都有風聲說,過個幾年,大老爺就有可能會去做正二品的吏部尚書了。

彆看正三品的吏部侍郎跟正二品的吏部尚書就差了一個品級。

可是,這品級可就是個鴻溝啊。有的人一輩子也未必能提得上去。

如今的吏部尚書可是內閣的閣老兼著的。

容首輔是內閣的首輔,若是大老爺做了吏部尚書,那估計離入閣也不遠了。

一門兩父子都入閣,這可是多大的榮耀啊。

門外,楊嬤嬤和妙枝閒話家常似得誇讚了大老爺。

門裡,白柳的耳朵豎的長長的聽著,心不由的動了起來。

她對著銅鏡看了看自己嬌豔的容色,再想想如今自己已經十五了。

因著家裡人寵愛,所以本應當是十歲需要進府伺候的她,托著人給了銀錢,拖到了十三歲才進府當差。

而府裡的婢女,至少二十歲才能配人。

六小姐如今是十二歲,又是庶女,又不得寵,估計十五及笄就得嫁人了。

因此,六小姐嫁人的時候,她才十八歲。

將來不管她能不能做一等丫鬟,都得去做六小姐的陪嫁丫鬟了。

她的心氣高,自然是不想一直做個伺候人的奴婢。

可是,做了六小姐的陪嫁丫鬟,要麼嫁那府裡的人為六小姐拉攏下人。要麼就是給姑爺做通房,為小姐固寵。

六小姐能嫁什麼樣的好人家?

與其給一個未知的人做通房,還不如給大老爺做妾呢。

大老爺對女子較為和善,但凡被他收房了,最後都能撈個妾室噹噹的。

看如今的那幾個姨娘,不也有好幾個無子無女的,卻也被提為妾了嗎?

若是她被大老爺收了房,再生幾個子女。。。。。

白柳想到這裡,拍了拍有些羞紅的臉龐,暗自起了心思。

楊嬤嬤跟妙枝說完之後,又轉到其他話題閒聊了一會。

等見到史婆子和沫兒都陸陸續續的回來了之後,她們就回了正房裡。

兩個人雖然都知道了容巧嫣的想法,卻不知道白柳能不能被說動。

此時,說完這些閒話,心都有些忐忑。

可是,隨即她們就從窗戶縫裡看到,白柳急匆匆的往外走了。

楊嬤嬤和妙枝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知道白柳這是做什麼去了。

而容巧嫣卻是讓楊嬤嬤把拾兒喊了回來,讓拾兒跟著白柳,看看白柳做什麼去了。

拾兒人小卻是靈活,當真是跟著白柳溜達起來。

晚上的時候,拾兒就跑來稟告了容巧嫣。

白柳這一天,幾乎是滿長房後院裡亂竄。她重點詢問了大老爺的日常作息以及喜好等事宜。

楊嬤嬤和妙枝聽完了拾兒的話,不由得麵麵相覷-----不過是幾句話,白柳就起了這個心了?

而容巧嫣卻冇有太意外。

畢竟,白柳前世都去爬封七爺那個啥也不是的人的床了。

更何況,如今的大老爺可是三品官員。

容巧嫣冷冷的笑了一下。

看來,白柳是鐵了心想要做大老爺的女人了。

既然如此,也不必讓白柳到處再竄了,省得讓大夫人察覺出端倪。

隻等著八月十五中秋那夜,她來助白柳一臂之力好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讓楊嬤嬤喊了白柳過來。

“我聽得說你這一日滿後院的亂竄。如今大哥哥在參加考試,母親本就擔心煩亂,你還到處跑?若是被母親看見了,豈不是添亂?這幾日,你就老實點,在咱們自己院子裡呆著好了。”

容巧嫣一邊翻著書,一邊淡淡的對著白柳說道。

白柳習慣性的張嘴想要辯解。

但是,想想如今的情況還真是。

大爺在考試,大夫人在擔心,大老爺定然也冇心情收人,自己還是老實點好。

等到大老爺有心情了,她再去籌謀。

反正今日裡,她對於大老爺的喜好瞭解的也差不多了。

想到這裡,白柳就不情不願的點了點頭。

容巧嫣也不想再看見她,見她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就揮揮手,示意她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