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容首輔看了看漏刻,大手一揮,發話道:“走吧,我跟你爹送你過去。”

容家的女眷尤其是大夫人以及容舜華也想跟著過去------那畢竟是自己的嫡親。

容首輔不屑於這種瑣事,太夫人自然是答應了。

大夫人立刻打發人去馬房裡安排馬車。

最後,除了那幾個小的主子,其他一大家子的人浩浩蕩蕩的送了容知明到貢院前麵的街道上。

此刻的貢院,不要說門口了,就連臨近的街道都擠不進去了。

在路口,容府的馬車就被兵丁給攔下了。

那攔車的兵丁看了看馬車上的標記,就一臉恭敬的說明瞭情況。

因為送行的人太多,所以貢院門口到容府馬車所在的這條街道,都不許馬車通行了。

這每次的秋闈都是如此,所以容首輔已經習慣了。

因此,他率先下了馬車,緊隨其後的就是容侍郎以及拿著書籃的容知明。

女眷們得知了情況,紛紛戴上帷帽,走下車來。

“前麪人多,你們就回府吧。老二你護送你母親她們回府,我跟老大送知明就可以了。”

容首輔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皺著眉頭說道。

容博瑜自然趕緊應是。

於是,女眷各自對著容知明說了一些祝福的話,就回府了。

回府之後,太夫人就讓各院的人各自散去了。

容巧嫣回到了星若苑裡,想著拾兒最近打探到的事情,慢慢的思量了起來。

這幾日,因著大哥哥要參加秋闈的事情,大夫人很是急躁,所以容巧嫣也小心翼翼的緊繃著,不敢有絲毫的出格,省得遭受無妄之災的遷怒。

因此,她都冇法子好好的想想,怎麼把白柳推給她那個父親。

現在的白柳還瞄準著妙枝的一等丫鬟的位子,倒是冇想過爬父親的床。

直接把人送過去,定然是不合適的。

以她的腦子,就算是重生一世,一時也想不出來什麼好的計謀。

如此看來,還得把這件事情跟奶孃商量下。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讓妙枝把奶孃喊過來,又讓妙枝在門口守著。

妙枝喊過來楊嬤嬤之後,當真拿了個針線筐子坐在了門前的廊下。

“奶孃,我有個想法,想要把白柳趕出去。”

容巧嫣見冇有外人了,就趕緊的輕聲跟楊嬤嬤說起來。

“是該趕走。這院子裡有大夫人的耳目是正常。隻是這麼一個不乾事情,也囂張跋扈的人,實在是讓小姐委屈。”

楊嬤嬤稍微一沉吟,就讚同的說道。

小姐的院子裡,有當家主母的耳目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但是,這個白柳不隻是耳目,她是直接偷奸耍滑,囂張跋扈了。簡直要比小姐,還小姐了。

“不過,白柳的姑母畢竟是大夫人身邊的貼身嬤嬤,直直的趕走,隻怕日後她那姑母給我們院子穿小鞋了。”楊嬤嬤又皺著眉頭說道。

尋常的主子處置一個下人哪裡有這麼麻煩?

或是直接趕走,或是找個打爛東西的由頭都可以。

隻是,小姐不受寵,白柳的姑母又受重視。

就算是明麵上趕走了白柳,她那姑母說不得也要報複的。

不能小看了下人啊。那累世的老仆可比年輕不得寵的主子體麵多了。

“我事情多得很,也不想在白柳身上費太多的精力。我看著白柳是個心氣高的,不如直接把她給父親吧。隻是不知道該怎麼做纔好?”

容巧嫣自己本身就不擅謀略。現在也不過是根據前世知道的事情,而想要去做打算而已。

楊嬤嬤聽了容巧嫣的話,卻是大吃一驚。

這哪裡有做女兒的給做父親的送女人的啊?這傳出去,六小姐的名聲還能聽嗎?

再說了,這做父親的也不會去收自己女兒房裡的人啊。

想到這裡,楊嬤嬤就苦口婆心的勸了起來。

容巧嫣看著努力勸自己放棄這個念頭的楊嬤嬤,不由得在心中歎了一口氣。

她早就不再奢望那個所謂父親的疼愛了。

前世今世這麼多年,那個父親幾乎冇正眼看過自己。

或許,不隻是自己。。。。。。

她以前倒是聽姨娘說過,大姐姐和二姐姐以及三姐姐都是得過父親的疼愛的。

至於她,在兩歲之前,父親也會經常去看她的。

但是,差不多是十年之前吧,父親就對她們這些女兒不是那麼上心了。

不過,大姐姐是嫡長女,二姐姐是貴妾的女兒,所以父親對她們兩個人還頗為和善。

至於其他的女兒,父親就比較冷淡了。尤其是她,在父親眼裡幾乎是個小透明。

可是,關於她的這些想法,又不方便跟楊嬤嬤說。

因此,容巧嫣隻是麵無表情的聽著。

楊嬤嬤看著容巧嫣的樣子,訕訕的頓住了話語。

“奶孃,”容巧嫣低著頭想了一下,才說道:“我知道奶孃是為我好。不過,我如今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有自己的主意。奶孃若是願意幫我做,那就做。若是不願意,我也不勉強。隻是。。。。。不要阻止我。”

她知道奶孃是忠心於她的,也知道奶孃或許會想出更好的法子把白柳趕出去。

但是,她不想等了,也不想再爭寵了,她也冇打算與這大宅院裡的姐妹們爭鬥。

爭鬥的目的是什麼?

為了更好的吃喝,更好的份例,為了將來有個好姻緣?

可是,‘廣廈三千,夜眠不過六尺;良田萬頃,日食不過三餐。’

能吃的更好,穿的更好,有何用?

至於好姻緣,那就更不必了。

前世裡,她已經被磨滅了對婚姻的渴望了。

她自己所遇非人,但是她在內宅裡看到的彆人,內裡也未必是美滿的姻緣。

所以何必要嫁?

就是為了讓自己去伺候夫家的那一大家子人?

就是為了讓自己去照管夫君的那一大群妾侍?

就是為了讓自己去管那一群夫君的而非她的孩子?

隻可惜,以她容家女的身份,隻怕是不得不嫁。畢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若是不嫁,就會影響到府裡其他姐妹的姻緣。

所以,嫁人的事情,根本由不得她自己做主的。

逃離掉奉陽伯府的婚事很容易,但是想要不嫁人,隻怕是不能行的。

不過,她隻要守好自己的心,隨便嫁給誰都行------最好還是跟六嫂嫂嫁到同一府裡,繼續做妯娌。

這次,她不要做被六嫂嫂傾心庇護的妹妹,她要做六嫂嫂的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