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在院子裡安排著人去打探訊息。

而鴻平院裡,給太夫人揉捏著手臂的珍珠,也是好奇的問起來太夫人為何會突然的接見那從五品的林夫人。

“一則是閒來無事。”

太夫人對於這個深得自己心的大丫鬟還是挺喜歡的,因此見她問起來,就隨意的解釋起來。

“二則是,老太爺說了,容府最近因為這個方子的事情,很是出了風頭。所以,要表現的謙和一些。不過是見個人,說兩句話罷了。”

太夫人無所謂的說道。

她接到了自己遠嫁沭州的女兒的信,裡麵都是一些報喜的訊息,所以她心情挺好的,因此就見了這平日裡不怎麼會見的人。

不過是隨意為之罷了。

“您老人家是隨意了。倒是弄得二夫人手腳忙亂了,還以為這林夫人得了您的青眼呢。她啊,足足耐著性子陪了兩刻呢。”

珍珠聽到這麼隨意的原因,哭笑不得的打趣道。

二夫人不知道太夫人是什麼意思,所以不敢輕易的打發了林夫人。

但是,那林夫人實在是言之無物,隻是一味的重複囉嗦著那幾句話來奉承她。

好不容易忍了兩刻多,又讓丫鬟做出準備吃午膳的樣子,纔打發了那林夫人。

這不,才送走了人,就托她來打聽緣由了。

“這倒是,難為那丫頭了。”

太夫人想到自家這個小侄女的性子,不由得笑了起來。

老大媳婦忙著中秋節禮,又要忙著容知明即將到來的秋闈,哪裡有閒心去見外人?

而那林夫人,不管怎麼說也是個有誥命的官夫人,自然是不好隨便打發個管事婆子去見了。

自然隻能勞煩老二媳婦這個閒人了。

“回頭你去跟她說一下,省得她掛心。”太夫人對著珍珠笑著吩咐道。

珍珠自然應是。

鴻平院的事情,容巧嫣自然是不知道的。

吃過午膳之後,她就跟楊嬤嬤說起府裡的事情來。

八月初八,大爺容知明就要去貢院參加秋闈了。

楊嬤嬤也提醒容巧嫣,該把給容知明做的女紅送過去,以表心意。

容巧嫣自然是明白的。

她最近這段時日,早就給容知明做好了護膝了。

不過是大姐姐容舜華還冇送禮,她不好出風頭罷了。

但是,今日早上容舜華已經率先把自己的禮物送了出去了。

她今晚上確實也可以把自己的禮物送給大夫人了。

晚上吃過晚膳之後,容巧嫣就讓最喜歡去靜思院的白柳帶著那禮物送去給大夫人了。

大夫人隨意的收著,並不在意的樣子。

容巧嫣也不在乎她在不在意,她隻要求不特立獨行就好。

轉眼就到了八月初八這一日。

因為容知明要參加今年的秋闈,所以容首輔和容侍郎為了避嫌,都推了今年的考官一職。

而為了表示對嫡長參加秋闈的重視,容首輔和容侍郎都是先去了衙門裡,到了中午的時候,就告了假回家,打算午後送容知明去考場。

吃過了午膳,容知明去了鴻平院裡給容首輔和太夫人請安告辭。

其他各院子的主子們也都被通知到鴻平院去給容知明送行。

容首輔慈愛的坐在首位上。

他比較重視嫡係,所以容知明作為嫡長孫更得他的重視。

“我與你父親雖然為了避嫌冇有去當考官,不過,卻是已經給你打點好了。已經給你找了一個好的號房。這幾日天氣反覆,夜間隻怕會冷。你衣服帶的厚一些,千萬不要冷著了。吃食方麵,算是簡陋了些。等著你出來之後,再好好的補一補。”

容首輔笑眯眯的說道。

本朝考場的號房十分的簡陋狹小,裡麵有兩張木板置放在木質的凹槽之上。

答題時,可上下放以做桌椅。休息時,就可以拚起來以作床。

號房裡隻放有一個恭桶,一個炭火盆,考場會提供蠟燭。

其他東西基本都是考生自帶了,但是帶的東西也是有限,且要經過兵丁查驗方可帶入內。

這都是因為前朝科舉的時候作弊盛行。

尤其是那勳貴官家的子弟參加科考出恭的時候,最容易跟考場內的兵丁或是隔壁考棚的考生勾結作弊。

因此,本朝直接在號房上加了一個小門。等考生入了號房之後,就鎖上貼上封條。

考試結束之前,不得開鎖,否則成績作廢。

所以,這一場三天兩夜的吃喝拉撒都直接在號房裡了。

許是皇帝也聽說了考生不容易,因此定了初八進入貢院,讓考生有時間收拾自己的號房。

等到申時末就會鎖上貢院的大門,連帶著考官以及巡視的兵丁都鎖在了貢院裡麵。

初九這天正式開始考試。

考完之後的第二天,初十就可以回家修整了。

等到十一繼續進入貢院,十二考第二場。

以此類推,等到十四進入,十五考試,十六出來之後,纔算是徹底的結束了秋闈考試。

前世裡,容巧嫣也經曆過這麼一次送容知明去參加考試的情況。

等到初十容知明從貢院回家的時候,那渾身難聞的氣味,那疲憊的神色給了她非常深的印象。

因此她纔會特地打聽了關於秋闈的事宜,對此比較瞭解,也明白了祖父和父親如此重視的原因。

“這貢院三年纔開啟一次,難免有些年久失修的號房。那靠近恭房的號房,雖然不像前朝那樣,人來來往往的,但是那些大人們和兵丁還是要去的,所以味道實在難聞。這次伱祖父也是舍了麵子,讓人幫忙給你安排了一間好的號房。”

太夫人也是和藹的對著容知明說道。

當年的容首輔,後來的容侍郎以及現如今的容二老爺可都是經過科舉的。

雖然容二老爺始終冇考中進士,但是也是中了舉人的。

因此,太夫人對於這考場內的情景,自然是知道的頗多。

“是,祖父和父親已經叮囑過我了。”容知明躬身行禮說道。

昨日晚間,容首輔和容大老爺其實已經叮囑過一遍了。

但是,今日馬上就要出發了,容首輔實在是忍不住又叮嚀了一遍。

“大哥哥定然是能高中的。”容舜華在旁邊鼓勵道。

容知明對著自己這個嫡親的妹妹笑了笑。

雖然話已經叮囑過了,但是容家的這些長輩們還是忍不住又叮囑了一遍。

直叮囑的容知明臉上都有些無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