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嫂嫂是嫁給了封六爺的牌位的。

封六爺雖然是奉陽伯府的庶子,但是封六爺的生母卻是很得封伯爺寵愛的姨娘。

她在封六爺三歲時,在最美好的年華逝去了,留給封伯爺的自然都是美好的回憶。

所以,少時喪母的封六爺,自然成為了封伯爺最疼惜的兒子。

但是,封六爺的親事卻是奉陽伯夫人給定的,為此封伯爺倒是大怒一場。

不過,奉陽伯夫人卻是得了奉陽伯太夫人的首肯做的。

更何況,子女的親事,本就是府內主母的事情。

因此,封伯爺怒了兩天打算退親的時候,卻是得了六嫂嫂的父親那諂媚的誇讚自家女兒能力非凡的話語。

半信半疑的封伯爺,派了心腹手下調查,得知六嫂嫂確實是有著點石成金頭腦的女子之後,就應了。

畢竟,庶子分家時,分得的家產可是少的可憐的--------規矩使然,就算有封伯爺的偏愛也分不了多少。

這讓金尊玉貴慣了的封六爺,如何能靠著分得的家產,繼續去過那奢侈的生活?

而彼時的封六爺已經有了才名,在仕途上應該能有一席之地了。

剩下的就是娶個有優渥嫁妝的妻室,讓他慣享的奢侈生活繼續。

而六嫂嫂孃家父親是五品官家。

雖然在遍地都是貴人的京城算不得什麼,但是那也是官家啊。

當然,最重要的是六嫂嫂的經商能力,能讓封六爺繼續鮮衣怒馬。

這樣,明麵上官家閨秀的名頭有了,暗地裡商家女子的能力也有了。

對於一個庶子來說,勉強算得上是良配了。

當然,六嫂嫂經商能力不凡這個事情,是封伯爺暗暗調查得知的。

在奉陽伯夫人的眼中,六嫂嫂就是個不受寵的,木訥的五品官家的庶女而已------庶子配庶女正好!

畢竟,六嫂嫂的父親也不是傻子,自然是不會到處在外宣揚自己庶女掙錢的本領。

他對六嫂嫂可是打著奇貨可居的念頭的。

而六嫂嫂的嫡母自然是對六嫂嫂在家受寵的事情,不喜的很。

為了能拔掉這顆眼中釘,明裡暗裡說六嫂嫂愚笨。

這就入了想要給封六爺選一個麵上光的妻室的奉陽伯夫人的眼了。

於是,兩個婦人一商量,就把這庶子庶女的婚事給定了。

奉陽伯爺看不上一個庶女,六嫂嫂的父親卻感歎自家庶女終於攀了一個好親事,自然是不遺餘力的促成。

隻可惜,成親之前,封六爺在郊外騎馬的時候,驚了馬,折斷了脖子,冇了性命。

本來,六嫂嫂的孃家父親想要作廢這親事的--------畢竟,靠著六嫂嫂的賺錢能力,說不得能再攀上一個好人家。

結果,卻是六嫂嫂堅持嫁給了封六爺的牌位。

因此,六嫂嫂贏得了極好的名聲。

在這奉陽伯府裡,六嫂嫂的地位也是不低。

不過,六嫂嫂總是深居簡出的。

她一開始還以為,真的像府裡其他人說的那樣,六嫂嫂整天的在佛堂唸佛呢。

後來才知道,是六嫂嫂扮了男裝,替伯府挽救那些瀕危的生意。

因此,六嫂嫂不但是用自己的嫁妝鋪子,成為了整個府裡資產最雄厚的人。

更是成為了挽救伯府生意的救星。

所以,本來落魄的伯府,靠著六嫂嫂過得很是奢侈了。

容巧嫣記得,當時自己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六嫂嫂時後,六嫂嫂就跟她細細的解釋了起來。

“我也不會計謀。不過是粗粗的看了一下三十六計罷了。那計策也隻是理解了表麵的意思。你不懂也好。所有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都是紙老虎。”

“什麼是紙老虎?”

容巧嫣隻記得自己好奇的問六嫂嫂這個新詞。

六嫂嫂卻是怔怔的愣了半天,才說道:“就是用紙糊的老虎啊。一戳就破。不用管這個了。”

她還在疑惑的時候,六嫂嫂卻又轉移了話題。

“計謀學不來,就不要學了。省得學岔了,反倒是移了性情。人隻要堅持本心就好了。”

她當時是疑惑的。

但是,此後經年,尤其是容府覆滅之後,她跟著六嫂嫂去了莊子上,學習了許多學問,就慢慢的明白了。

計謀不計謀的,學不會就罷了。

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不必要非得去學自己不擅長的東西!

她被毒死的時候,已經跟著六嫂嫂學著如何經營鋪子了。

六嫂嫂也說已經找到了新的後台,要帶她脫離奉陽伯府那個魔坑,她們要擁有新的生活了。

隻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神色又黯淡下來。

她真的好想六嫂嫂啊。

可是,她現如今身上有傷,連床都起不來,如何能出門啊?

不過,不著急,她會努力養好傷,儘快出門去找六嫂嫂的。

想到這裡,容巧嫣看著麵有得意之色的白柳跟她稟告完,就到了正堂裡指揮著小丫鬟準備大小姐愛吃的點心了。

容巧嫣隻是垂眸冷笑。

現在,白柳明顯不是自己就能做主處理掉的下人。

白柳的姑母是大夫人身邊的貼身嬤嬤佟嬤嬤。

白柳這一家子都是大夫人的陪房。

隻可惜白柳出生的晚了些,等她到了年齡能入內院當值的時候,嫡小姐身邊的丫鬟名額都已經滿了------粗使丫鬟的名額,白柳自然是不願意去的。

所以,白柳家就奔著庶出小姐的大丫鬟的名額去了。

可是,冇想到,這幾個開院的小姐們的一等大丫鬟名額也都有了主了。

萬般無奈的白柳家,隻好讓白柳先占個二等丫鬟的名額,到時候也方便晉升一等丫鬟。

白柳家在這幾個庶出小姐裡麵比來比去的,最終選擇了最為軟弱的六小姐。

畢竟,六小姐院子裡的一等大丫鬟妙枝可不是家生子,是最容易被頂下來的。

隻可惜,妙枝實在是謹慎。

容巧嫣從十歲開院,到現在都兩年了,妙枝還是穩穩的坐在一等的位置上。

不過,饒是如此,白柳這兩年的日子也過得十分舒坦。

妙枝謹慎,尋常不管她。

容巧嫣的乳孃楊嬤嬤,不是容府的家生子,是後來采買的,自然是無權無勢,尋常也不管她的。

所以就造成了白柳自大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