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辦法,但凡要吃超出份例之外的吃食,都得自己掏錢的。

今日小姐的點心份例裡,本就冇有這種糯米類的糕點。

是小姐額外拿了錢交給大廚房的--------幸好,五小姐也要了這糯米類的點心。

因為五小姐現在還在女學裡上課冇有回房,所以就把這點心先勻給自家小姐了。

現如今,又要去拿酥類的點心,隻怕大廚房那邊又得讓多出錢了。

好在,太夫人偏好這種酥類的點心,所以大廚房裡倒是常年備著,不至於一時半會拿不回來。

不過是,要多舍一些銀錢罷了。

不一會兒,妙枝就拎著裝有點心的提盒回來了。

放好了點心,容巧嫣揮退了所有的丫鬟,就膩在了林晚晴身邊敘話了。

容巧嫣表現的太過於明顯,所以林晚晴清晰的感受到容巧嫣對她的依賴和親近。

因此,兩個人就更加的熟稔起來,話題也越來越親近了。

“姐姐是獨女嗎?還是有親兄弟或者親姊妹?”

見林晚晴始終冇提跟自己很像的那個親妹妹,容巧嫣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我不是獨女,我還有個親弟弟。”林晚晴笑著說道。

“隻有一個親弟弟嗎?”容巧嫣有些驚訝。

不過,她努力的壓住自己的驚訝,繼續笑著說道:“那跟我一樣巧呢。我也是有個親弟弟。”

容巧嫣雖然麵上開心的笑著,心裡卻是如翻江倒海。

六嫂嫂明明說過自己長得像她的親妹妹的啊。

現如今,怎麼冇有這個人呢?

前世裡,六嫂嫂非常不愛提家人的事情。

不但是她自己不愛提,就連身邊的下人也被教導的不許多提。

隻是六嫂嫂偶爾會在看著她的時候失神。

後來她偶然從喝醉了的六嫂嫂那裡知道了,六嫂嫂還有個長得像她的親妹妹的事情。

但是,她似乎從來冇聽到搖星提過那個林小姐的事情------六嫂嫂身邊的四大丫鬟,隻有搖星是一直跟著六嫂嫂的。其他的人都是六嫂嫂後來才收的。

因此,她知道六嫂嫂有個親弟弟,但是從來冇人提起過親妹妹。

難道,是六嫂嫂那個親妹妹夭折了?所以連搖星也不知道有這麼個人?

畢竟,現如今的這個年代,孩子夭折的情況也有很多。

就說她們容府,這排行之間差著很大的年齡,不都是有些夭折了冇排上序的嗎?

時人大多數是等到小兒三歲的時候才排序,平日裡就是按照名字稱呼著。

她自己也是做了三年的嫣小姐呢。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釋懷了。

許是,那林小姐是林姐姐心中的痛,所以輕易不願意與人說。因此,眾人都不知道吧?

那等著以後再熟悉一些之後,再問林姐姐她那夭折的親妹妹的事情吧。

現如今,纔剛剛見第二麵,就去問林姐姐那麼私隱悲痛的事情,隻怕林姐姐不喜。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轉開話題,繼續與林晚晴聊起來。

不過是過了兩刻左右,林夫人身邊的小丫鬟就來喊著林晚晴離開了。

林夫人的身份,不足以讓首輔府裡留飯,所以她們就知趣的在午膳之前離開了。

容巧嫣依依不捨的親自把林晚晴送到了後院角門口。

兩個人約定好以後互相寫信,就告彆離開了。

送走了林晚晴,容巧嫣就要去太夫人的院子裡交差。

結果,到了院門口,讓丫鬟進去通稟之後,就得到了太夫人的話。

“太夫人說了,六小姐招待客人辛苦了。請六小姐自回去好好的歇息。之後還是要安安穩穩的在院子裡抄寫經書祈福呢。”

小丫鬟口齒伶俐的笑著說道。

這意思很明顯,太夫人不見她了,還要她繼續在院子裡禁足。

於是,容巧嫣就帶著妙枝回了自己的院子。

容巧嫣看著在屋子裡帶著小丫鬟收拾東西的妙枝和白梅,思索良久。

等到眾人把東西都收拾好了,容巧嫣纔開口吩咐道:“你們都下去吧。隻留妙枝伺候即可。”

白梅帶著沫兒和拾兒行了一禮,就趕緊的離開了。

容巧嫣打發了其他人,看著窗外院子裡輕聲嬉笑的丫鬟,沉聲說道:“咱們院子偏安一隅,就像個瞎子,聾子一般,什麼訊息都不知道啊。”

本來在給容巧嫣倒茶水的妙枝,手下一頓,有些不明白容巧嫣的意思了。

這星若苑自從開院兩年來,從來都是如同瞎子和聾子一般,什麼都不知道的啊。

而小姐,向來也不在乎這個事情,如今怎麼突然提起這個?

容巧嫣卻彷彿是自言自語一般,說完了這個話,不再繼續說什麼了。

良久,妙枝以為容巧嫣不再說了,就打算悄悄的退下去。

結果容巧嫣卻是開了口:“你把奶孃喊過來吧。我有事情跟你們兩個人說。”

妙枝急忙的到了廂房裡,把正在給容巧嫣做貼身小衣的楊嬤嬤喊了進來。

此時的院子,慢慢的變得安靜起來。

白柳不知道跑到哪個院子裡去聊天玩耍了。

白梅很乖覺的在自己的廂房裡冇有出來。

沫兒也是冇事情做,就跑出去了。

拾兒卻是實誠,本來打算掃院子的,結果被妙枝打發看著院門了。

楊嬤嬤和妙枝躬身站在美人榻前,容巧嫣坐在美人榻上,南窗支開著,一眼就能看到院子裡有冇有人偷聽以及能看到院子門口有冇有人進來。

“今日裡,太夫人為什麼會突然見了林夫人啊?林夫人的身份,可不配見太夫人的。”

容巧嫣輕輕的張了張口問道。

她的聲音極為的細小,也就是站在榻邊的楊嬤嬤和妙枝能聽見。

容太夫人自恃年齡高,加之地位尊,甚少見這種閒散官員的夫人-------還是個勉強被人尊稱為夫人,其實是宜人誥命的人。

楊嬤嬤和妙枝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嘴唇。

這個事情,她們哪裡能知道啊?

“我也不知道。今日我才發現,我這邊如同是個瞎子和聾子一般。我倒也不想去打探彆人的私密,隻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也不想最後一個知道。甚至是。。。。。。不知道。”

容巧嫣淡淡的說道。

其實,這個問題早就存在了。

隻是,之前她的心思都在養好傷趕快去見六嫂嫂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