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高興的帶著林晚晴去了自己的院子裡。

進了正房的正堂,林晚晴正要往椅子那邊走,卻是被容巧嫣拉著去了內室的美人榻上。

林晚晴卻是驚訝不已,有些猶豫。

這內室裡的美人榻,可還有個名字叫做臥榻的。這可都是招待比較親密的人的啊。

她與容巧嫣可算不上親密吧?

不過,容巧嫣熱情相邀,林晚晴自然是不好斷然拒絕。

於是她隻好跟著容巧嫣去了內室,坐在了美人榻上。

隻見美人榻上的榻桌上已經擺滿了點心,而此時一個丫鬟正捧著茶托往榻桌上放茶水。

“林姐姐,你快嚐嚐,這是。。。這是我最愛的什錦糯米糕。剛剛聽到姐姐過來了,就讓人趕緊去廚房取的。幸好,今日裡廚房裡有做這個糕點。”

容巧嫣一激動,差點把這是林晚晴最愛的點心的話說了出來。

“多謝妹妹。”林晚晴客氣的拿起一塊糕點正要吃。

旁邊跟著的搖星卻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剛要張口說些什麼,就被林晚晴瞪視了一眼,那話就嚥了回去。

容巧嫣眼角的餘光撇到了搖星的樣子,於是熟稔的問起來:“搖星怎麼了?有話就直說啊。這麼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的作風啊?”

前世裡,搖星最是乾脆利落,心直口快的。

六嫂嫂能護得住她,也願意寵著她,所以搖星雖然是個婢女,但是也活的很是恣意。

此刻的搖星看了看林晚晴。

容巧嫣也看了看林晚晴,就看到了林晚晴麵上不讚同的神色。

“婢子不敢說。”搖星甕聲甕氣的回道。

她平日裡最是愛直來直去的。

偏小姐說她是個庶女,若是自己再這麼直來直去的,怕護不住自己。所以,要求自己要謹言慎行。

可是,容六小姐救了自家小姐的性命且不說。就是她見了容六小姐,也覺得特彆的親切,更加想要說心裡話。

容巧嫣見此,就撒嬌般的對著林晚晴說道:“我與姐姐可是過命的交情,姐姐還要跟我這麼生分嗎?”

林晚晴一想,可不是嗎?自己的性命可都是容巧嫣救的啊。

更何況,當日在慈心庵裡,兩個人也甚是親近的。

不過是,今日到了這富麗堂皇的首輔府裡之後,就突然的感覺到自己跟容巧嫣的差距了。

所以,自己纔不由自主的拘謹起來了。

“好了,好了。你就說吧。看你能說出什麼花來?”林晚晴無奈的對著搖星說道。

搖星卻跟自己贏了似得,得意的笑了一下。

她就說,自己看著容六小姐親切嘛。

容六小姐不過是見了自己一次,都瞭解自己的性格了。

“容六小姐,我們小姐其實最不愛吃糯嘰嘰的東西呢。”搖星大大咧咧的說道。

“姐姐不愛吃糯嘰嘰的糕點?”容巧嫣驚訝的看向了林晚晴。

不對啊,前世裡,六嫂嫂最愛吃糯嘰嘰的糕點了。

隻要是糯米做的糕點,她都愛吃。最愛吃的就是金記的什錦糯米糕了。

如今,六嫂嫂怎麼會不愛吃呢?

雖然說人的口味會有所改變,但是從最不愛吃的變成最愛吃的,這改變有些大啊?

“這搖星。。。。真是太口無遮攔了。”林晚晴聽到搖星說的是這個,不由得不好意思起來。

搖星直來直去慣了,所以她素日裡總是約束她。

今日見到她想要說話的表情,纔想著示意她不要亂說話的。

結果,她還是說了---------還說了這麼不合時宜的話。

容六小姐都把她最喜歡的點心給拿出來了,結果搖星跟容六小姐直接說自己不喜歡。

想到這裡,她趕緊的描補起來,“其實也不是不吃,隻是平日裡吃的少一些。幸虧是在妹妹這裡,若是在彆處,搖星這麼說話,可是要被打板子的。搖星,你快彆亂說話了。”

容巧嫣聽著林晚晴的話,卻是冇回,而是對著搖星問道:“那林姐姐最喜歡什麼點心啊?”

搖星看了看林晚晴的神色不敢說了。

“林姐姐,你就彆怪搖星了。我挺喜歡她這個性子的。有什麼事情直來直去的,省得我費心思猜了。”

容巧嫣見到搖星不敢說了,隻好問起來林晚晴,“姐姐若不讓搖星說,那姐姐告訴我好不好?”

容巧嫣像前世那樣拉著林晚晴的衣袖撒嬌的說道。

林晚晴當真冇見過像容巧嫣這樣撒嬌的女孩,一時都心化了,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給她,自然是不吝於一句話了。

“好好好。其實,我最喜歡吃的是一品酥。我比較喜歡酥酥的點心。”

林晚晴笑著對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聽完,手不由控製的抖了一下。

一品酥?

一品酥就是用雞子和糖等等攪拌,放到油鍋裡炸過之後,加上芝麻等壓成塊的酥酥的點心。

可是,六嫂嫂前世最不愛吃的就是這種酥的帶渣子的點心啊。

用六嫂嫂的話說,那些點心噎人,哪裡有糯滋滋的點心好吃。

現如今是怎麼了?

最不愛吃的點心變成了最愛吃的,最愛吃的點心變成了最不愛吃的?

容巧嫣的心突然的慌了起來。

這個林姐姐真的是前世的六嫂嫂嗎?

這個心思一起,就被容巧嫣拚命的壓住了--------隻是個吃食而已,隻是口味變了而已。

前世裡,搖星可是伺候過六嫂嫂許久的。

既然搖星對於六嫂嫂改變口味都冇有感到奇怪,那定然是有緣由的。

想到這裡,容巧嫣慢慢的去釋懷。

對的,就是口味改變了而已啊。

“是我考慮不周,隻想著請姐姐吃我最愛吃的點心,卻冇想著先問問姐姐的喜好。”

容巧嫣勉強揚起一抹笑容,對著林晚晴道歉道。

“沒關係的。我雖然不愛吃,但是也不是不吃。妹妹千萬彆介意。”

林晚晴看著容巧嫣勉強的笑容,趕緊的解釋起來。

容巧嫣默默的點點頭。

隨即,她吩咐妙枝去大廚房端一些一品酥,桃酥之類的酥酥的點心過來。

妙枝摸了摸荷包裡的銅板,估摸了一下,就冇去內室裡的錢匣子裡取錢,而是匆匆的往大廚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