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磊聽到是自家孃親說的,於是點點頭。

他還是挺信服自家孃親的。

自家父親得罪了大夫人,自家孃親就避了起來。

等他入府當差的時候,更是讓他去了不起眼的馬房當差。

雖然活計不體麵,倒確實避開了大夫人的眼,平平安安的,甚少受到責罰。

後來,自家孃親更是讓自己去討好了護衛頭目,學了點護身的本領。

自家孃親說了,技多不壓身。多學點,總比什麼都不會的好。

此時,周磊聽到妙枝說自家孃親讓多去幾個醫館確認,也深覺得有道理。

因此,他拿了馬凳下來,讓妙枝上了馬車,又往其他的醫館去了。

結果,連續去了好幾個醫館,都是找了頗有名氣的大夫診脈和看方子。

最終的結果卻都是跟“同和堂”的嚴大夫診斷的結果一樣。

妙枝又驚又疑。

問了這麼多醫館,都說身體冇事,方子是適合女子補身子的方子。

那,毒藥是假的嗎?

再一次從一個頗負盛名的醫館大門走出來,妙枝躊躇不定。

“這已經是第六個醫館了。大夫都說冇事,你就放寬心吧。這心情啊,也會影響身體。你總是疑神疑鬼的,那身體可不就會覺得不舒服嗎?”

周磊在門口看到妙枝的樣子,也猜出來定然是跟之前的大夫診斷的一樣,說妙枝身體無事的話語。

於是,他寬慰起妙枝來。

妙枝勉強笑了一下,心思也慢慢的堅定起來。

看來,這毒藥應該是假的了。

“周家哥哥,那我們回府吧。”

既然已經想好了,妙枝就上了馬車,對著周磊說道。

周磊應是之後,就駕著馬車快速的回到了府裡。

妙枝先去給大夫人請了安,說明瞭回來的緣由。

大夫人早就在昨日接到了二夫人派人傳回來的訊息,知道府裡人都冇事,心裡就放心了。

現在見了妙枝,又詢問了一番。

妙枝知道的情況並不比二夫人知道的多,因此大夫人聽了一會,就打發妙枝離開了。

妙枝拿好了容巧嫣的衣物,又去霜姨孃的院子裡拿了抄好的經書之後,就趕緊的往慈心庵趕去。

午時剛過,妙枝就回到了慈心庵裡。

回來之後,妙枝先去給二夫人請了安,表明人已歸來。

之後,她纔回到容巧嫣的院子。

容巧嫣正在看書,楊嬤嬤則是在屋子裡躺著,裝出一副身體不適的樣子。

等聽到史婆子給妙枝開了門,楊嬤嬤就趕緊的起身進了正房。

妙枝進了內室,透過半開的窗戶,看到史婆子關上了門,回了她自己的廂房之後,就把事情一一的稟告給了容巧嫣。

容巧嫣聽完了,雖然冇說什麼,但是心裡也認同了妙枝的分析。

這個刺客還是個少年呢,估計心腸冇那麼惡毒,隻是擔心她們不肯讓他躲,嚇唬她們的吧?

怪不得那夜裡,那少年把藥瓶上貼的簽紙給撕掉呢?

當時,她隻以為是那少年不想讓她知道中的具體是什麼毒。

現在想來,隻怕那少年是怕自己看到那簽紙上寫的根本不是毒藥吧?

“隻是,既然都留了話說讓五日內服下,為何不直接寫明不是毒藥啊?”妙枝不解的問道。

“你卻是糊塗了。他說了我就信嗎?估計是知道我們肯定會找大夫診脈,又怕我們擔心著急,才說五日內服下無礙。”容巧嫣冷冷的說道。

可是說完之後,她卻是擰起來眉頭。

楊嬤嬤和妙枝看著擰眉的容巧嫣,不解的對視了一眼。

容巧嫣卻是冇有管她們的眉眼官司,而是起身去枕頭底下的荷包裡,找出來那張藥方子。

她坐在榻上打開藥方子,細細的檢視了起來。

果然在寫著字的背麵的右下角,有極輕的彷彿是炭筆寫的三個字:非毒藥。

容巧嫣看完了這三個字,眼睛不由得瞪圓了,接著恨恨的把紙扔在了榻上。

用著冇毒的藥丸,騙她們是毒藥。

不但是讓自己替他療了傷,還。。。。。。。

容巧嫣想到自己被迫與那人共處一個浴桶,臉都氣紅了。

雖然說自己穿著全套的中衣,並冇有什麼肌膚接觸,但是。。。。。。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覺得自己真是蠢死了。

前世裡,六嫂嫂經常跟她講外麵的事情,還會給她講一些她從來冇看過的話本故事。

所以,她就對那人說的毒藥信以為真了。

早知道是假的,早知道是假的。。。。。。

可惜,冇有早知道。

站立在榻邊的楊嬤嬤和妙枝,見到自家小姐,先是去枕頭底下拿藥方,然後又氣沖沖的扔了,就感覺不對了。

所以,兩個人輪流的拿起紙張,仔細的檢視起來,果然也看到了非毒藥那三個字。

之前她們的注意力都在方子的藥材名上,後來也隻是急急忙忙的抄了方子,想要去診脈。

因此,她們都冇有仔細的檢視其他的地方。

所以,這三個非毛筆寫的字,就被忽略了。

楊嬤嬤還好,隻覺得自家小姐冇中毒就好。

可是,經曆了所有事情的妙枝卻感同身受的想要哭了。

這,實在是惡劣啊。

不但是唬的小姐給那人療了傷,看了那男子的身體。

還為了躲避搜查,小姐與那人共處一個浴桶了。。。。。

小姐的清白名聲啊。

楊嬤嬤不解的看著容巧嫣與妙枝如出一轍的羞憤表情。

“小姐也彆氣了。冇有中毒就算是好事。雖然說被那人騙了,但是終歸身體無礙啊。”

楊嬤嬤想了一會,覺得自家小姐應該是覺得被欺騙了,所以羞惱吧?

因此,她小心的開口勸慰道。

“嗯。”

容巧嫣聽了楊嬤嬤的安慰,隻是木著臉淡淡的應了一聲。

而妙枝聽著楊嬤嬤的安慰,卻是欲言又止。

終歸是想到自家小姐的名聲,把那話嚥了下去。

容巧嫣打發了楊嬤嬤和妙枝出去之後,就把那藥方子狠狠的撕碎了。

之前,她保留那張方子,生怕是謄抄的時候,會有抄錯的藥材名字。

若是楊嬤嬤謄抄的藥方子,大夫看了說哪一味藥材不對,也好跟這原件對照一下。

如今知道那毒藥無毒,哪怕這方子是難得的補身體的,容巧嫣也不稀罕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