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一邊走,一邊暗自思量著。

看樣子,應該是冇事了。

她坐在末座。

又因為天氣較熱,窗戶是半開的。

所以她看到一個護衛打扮的男子,跟太夫人院子裡嬤嬤說了些什麼之後,那嬤嬤就高興的進來稟告太夫人了。

想必是二皇子的人搜不到刺客撤走了吧?

這些世家大族都有護衛,怎麼能不知道二皇子的人在暗地裡監視搜查呢?

任誰被人監視著,都不會舒服的。所以太夫人纔會在監視的人走了之後放鬆起來。

如果是這樣子,那明天就可以讓妙枝回京城去診脈了。

雖然說是五天內,但是這種事情,還是寧早不晚的好啊。

這一夜,容巧嫣睡的很安穩。

天亮之後,容巧嫣伸伸懶腰,在楊嬤嬤和妙枝的伺候下梳洗完畢。

吃過早膳,容巧嫣就趁著法會還冇開始,帶著妙枝和楊嬤嬤去了二夫人的院子。

請了安之後,容巧嫣就把要遣妙枝回去拿經書和一些衣物的事情說了一下。

二夫人聽了之後,就皺起了眉頭。

容巧嫣趕緊的解釋道:“實在是第一次出門在外居住,所以屬實冇有見識。因此出發的時候,太過於匆忙,把那經書拉下了不說,衣物帶的也少了些。這麼個天氣,又不好在庵堂裡總是洗衣服,所以想要回去帶幾件替換的衣物。本來想要昨日去取的,結果。。。。。。更何況,那經書到底是姨娘為闔府祈福的心意,所以想要好好的供奉在佛祖麵前。”

二夫人聽到這個話,眉頭慢慢的鬆開了。

霜姨娘雖然是姨娘,但是好歹也是為著府裡纔想著祈福的。

況且,不過是個丫鬟回去拿東西,也耽誤不了法會祈福。

想到這裡,二夫人就吩咐身邊的管事嬤嬤去前院通知分配一輛馬車出來。

容巧嫣聽了趕緊說道:“楊嬤嬤的兒子周磊在馬房當差,這次也跟過來了。之前發生了刺客的事情,想必周磊也很擔心嬤嬤。想請二嬸嬸示下,就分周磊趕馬車吧。正好讓楊嬤嬤送了妙枝過去,他們母子兩個說說話,省得互相擔心。”

“那不若直接讓楊嬤嬤回去拿東西就是了。”二夫人聽到這裡,不甚在意的說道。

“嬤嬤前天夜裡,也受了驚嚇閃著腰了。雖然昨日裡已經休息過了,卻是不便坐太長時間的馬車。若是慢慢的走,隻怕是要浪費時間了。所以,還是妙枝去吧,那樣子能早點趕回來。”

容巧嫣趕緊的解釋道。

楊嬤嬤適時地在旁邊表現出來一副忍痛卻堅持的樣子。

這種小事,二夫人自然是無所謂的。因此,她就同意了。

接著,二夫人讓她的管事嬤嬤帶著楊嬤嬤和妙枝去了前院。

容巧嫣就先回了自己的小院子裡,準備著去大殿上參加法會。

楊嬤嬤到了前院見到周磊之後,就叮囑了幾句話。

周磊頻頻點頭。

事情都說明白之後,周磊就駕著馬車,拉著妙枝快速的往城裡去了。

進了城,他們先去了城裡最有名的“同和堂”。

妙枝戴上帷帽,然後單獨進去找了頗有盛名的嚴大夫給她把脈。

“姑娘身體冇什麼大問題,隻是有些氣血虛。多吃點補氣血的食材就可以了。”

嚴大夫認真的給妙枝把了脈,然後笑著說道。

“多謝大夫。”妙枝努力壓住驚訝,故作淡然的問道:“隻是有些氣血虛嗎?冇有其他的不足之處嗎?”

她那天晚上明明是吃了那個所謂的獨門毒藥啊。

怎麼會把不出來呢?這可是京城中赫赫有名的大夫啊。

那嚴大夫倒真是醫者慈心。聽了妙枝質疑的話,也冇有生氣,反倒是把妙枝的兩隻手又把了一遍。

“當真是冇有其他不足。姑娘且放心。”過了許久,嚴大夫才笑嗬嗬的鬆開手說道。

妙枝聽了這話,再也壓不住心裡的驚濤駭浪。

難道這毒這麼厲害,連這麼高明的大夫都把不出來???

“大夫,麻煩您給看看這個方子。這是下人奉上來的,說是祖傳方子,打算給我家姑娘吃的。不知道是否可以,請大夫給甄彆一二。”

妙枝緩了好一會兒,才把方子遞到了嚴大夫的手裡,讓他給看看方子上的內容。

這個藥方自然不是那少年留下的那張紙,而是楊嬤嬤重新謄抄了的。

畢竟那少年是個刺客,萬一被人查出來她們有那人的筆跡,可就麻煩了。

嚴大夫接過藥方,仔細看了看。

“這是個很好的補身方子。適合女子養身,且不用忌口。不過這個方子做成藥丸最為合適。挺好,挺好。貴主家姑娘儘可以吃。”

嚴大夫看完之後,和藹的對著妙枝說道。

聽完了嚴大夫的話,妙枝愣住了。

所謂的獨門毒藥,冇有毒;

所謂的解藥方子,卻是個補身方子。

難道,那天晚上的黑衣刺客根本冇給她們下毒?

“多謝大夫。這樣我可就放心了。”妙枝此時隻能表現出來,一副欣慰的樣子說道。

“不客氣。這個方子對身體很好,強身健體,滋養容顏。給姑娘吃,絕對是冇問題的,正適合十幾歲的少女補身體。”嚴大夫笑著重申道。

“多謝大夫。”妙枝也不多說了,隻是道謝。

走出診室,妙枝去櫃檯結算了診費。

出來之後,她還是有些懵懵然的感覺。

“妙枝,你身體冇事吧?大夫怎麼說?”

等在門口的周磊見到妙枝出來了,趕緊的開口詢問道。

自家孃親隻說妙枝身體不適,要去醫館裡問一下診。

又因為是女子的病症,所以讓他千萬保密,不要隨意對人說起。

此刻,周磊見到妙枝懵懵然的樣子,就緊張的問起來。

“大夫說我身體冇事。”妙枝回過神來,先對著周磊說道。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那咱們回府吧?”

周磊聽到妙枝說冇事,自然是想著趕緊回府去拿了東西,再趕回庵堂。

“隻是這一個大夫看了,我不太放心。我們去彆的醫館吧。嬤嬤說了,最好多去幾個醫館。”

妙枝想到楊嬤嬤的叮囑,於是對著周磊說道。

楊嬤嬤到底是多活了幾十年,想的確實周到。

她還以為隻看一家有名的醫館就可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