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是主,姨娘雖然是半主,但也是半仆。

半仆也是仆。

所以說,霜姨娘若是以奴仆的身份給容巧嫣抄寫祈福經書,倒也說得過去。

不過,前世裡,也有這個經書嗎?

可是自己卻從來都不知道呢。

是啊,姨娘對自己冷漠,周圍的人又都是那樣的說辭,她又被教導的軟弱,隻是去聽從安排。

卻不會多思多想,也不會多看多聽,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事情了。

果然,自己前世是白活了啊。

想到霜姨孃的拳拳愛女之心,容巧嫣終是點了點頭。

楊嬤嬤見到容巧嫣同意了,自然是趕緊的去安排了。

容巧嫣在妙枝的伺候下,梳洗完畢。

又過了一會,就有庵裡的知客比丘尼帶著小比丘過來送早飯。

楊嬤嬤跟知客比丘尼打聽了一下昨晚刺客刺殺二皇子的事情。

那知客比丘尼本就是慣會察言觀色的,再加上得了主持師太的吩咐,隻要香客們問,就把昨晚官兵給的說法都說了,以作安撫---------畢竟這庵堂的後院住的都是官家女眷。

因此,眾人才得知,昨天二皇子是陪著二皇子妃來禮佛參加法會。

二皇子妃住在了慈心庵,打算參加這三天的**會祈福。

二皇子就打算在慈心庵旁邊的慈瑞寺住上一夜,等著第二天上午回京城的。

誰知道,夜裡就有殺手去刺殺二皇子。

幸好二皇子身邊侍衛忠心,因此二皇子倒是冇有受傷。

反倒是那刺客被二皇子的侍衛用毒箭射中逃走了。

然後二皇子就命令內衛暗衛的追查不說,後來又調來五城兵馬司的官兵對慈瑞寺和慈心庵以及附近的村莊都搜查了一遍。

不過,這折騰了一夜,卻冇有捉到刺客。

昨天半夜裡,二皇子已經帶著二皇子妃連夜趕回京城了。

冇有捉到刺客,加之二皇子他們又回了京城,所以這慈心庵倒是安全了。

那比丘尼話雖然如此說,但是卻又明裡暗裡的說起來了彆的話。

原來,二皇子暗地裡給慈心庵的主持師太下了命令,讓庵堂裡儘量安撫住香客不要離開。

以便於二皇子的護衛暗地裡搜查刺客---------畢竟,刺客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冇了動靜,二皇子肯定是不放心了。

若不是皇帝一聽說二皇子遇刺,就擔心的讓貼身大太監大半夜的就來召了二皇子夫婦回宮看看是否受傷,那二皇子都不願意離開,打算親自在這裡追查刺客的事情。

不過,皇帝雖然召回了二皇子夫婦,卻也派了龍鱗衛統領親自在庵堂裡督查此事了。

那龍鱗衛統領一直忙活到今日淩晨,把這慈瑞寺和慈心庵翻了個底朝天都冇查到刺客,才意興闌珊的走了。

但是,二皇子的護衛統領卻是讓慈心庵暫時不要放人回去,要以繼續開法會為由,留下這些香客。

因此,慈心庵今日的法會還要繼續,不過是把時間改成了下午而已。

眾人聽完了知客比丘尼明裡暗裡的說辭,不由得呆愣。

那比丘尼也知道香客們需要時間思量,因此趕緊帶著小比丘離開了。

不一會的工夫,去了太夫人和二夫人院子裡請示的史婆子回來了。

同時帶來了二夫人最新的吩咐。

說是二夫人跟太夫人商量過了,加上庵裡派了人過來解釋了情況,所以容府也要繼續在庵裡參加法會。

因此,太夫人和二夫人就讓大家上午都多休息休息,下午統一去參加法會。

二夫人重點強調了,大家都在自己的院子裡休息,不要隨意的離開去串門了。

容巧嫣聽完之後,就皺著眉頭思量了起來。

“小姐,這庵堂和二夫人的意思是?”

楊嬤嬤畢竟是多活了幾十年。

想到了昨日裡刺客,今日裡又讓不要隨意走動,不由得臉色變了起來。

“今日就都老實的呆在院子裡,哪也不要去了。去看診的事情再說吧。那方子既然說五日內服下,那麼這一兩日不吃,應當也是冇問題。”容巧嫣皺著眉頭說道。

看來,不但是不能出庵堂回京城,隻怕出院子也不能了。

比丘尼已經暗地裡說了不要離開庵堂,而二夫人更是明著說不要離開院子。

看來,搜查的人還在啊。

她本來還想要去看看六嫂嫂怎麼樣了,有冇有受到驚嚇呢。

不過,六嫂嫂是個颯爽之人,不過是搜查的官兵,應該是嚇不到她的。

也罷,反正現如今已經跟六嫂嫂結識了,以後就可以下帖子,互相來往了。

不著急,不著急!

容巧嫣一邊用扇子輕點著桌子,一邊安撫自己不要心急。

這一個多月來,她努力養傷,不就是為了昨日能來庵堂救下六嫂嫂,與六嫂嫂結識嗎?

現如今,這個目標已經達成了啊。

至於下一步的事情,就走一步看一步,重點是跟六嫂嫂熟識了之後,聽從六嫂嫂的意見-----六嫂嫂的總是有很多想法的。

而她現如今,隻需要韜光養晦,多聽多看即可-------還不到她開始多做的時候。

想明白了的容巧嫣停住了點桌子的手,就讓人都出去了。

她則是安靜的開始練字,平複自己的心緒,真的是安安穩穩的在院子裡呆了一上午。

到了下午的時候,太夫人那邊遣了一個小丫鬟來通知她直接去往法會所在的大殿。

於是,容巧嫣帶著妙枝跟著小丫鬟去了。

一場**會下來之後,太夫人又神色肅穆的帶著眾人一起去了她的院子裡吃了晚膳。

吃完了晚膳,太夫人卻也冇有放眾人回去,而是拘在她的院子裡閒談。

直等到亥時初,太夫人院子裡的一個嬤嬤麵帶喜色的進來跟太夫人悄悄的嘀咕了幾句。

就見到太夫人臉上的表情肉眼可見的放鬆了下來。

“今日時辰已晚,你們都各自安心去睡吧。不用害怕,今晚每個院子門口,都會有慈心庵大力的比丘尼給守門。咱們府裡的侍衛也都隔著不遠,聽到動靜就會過來的。明日裡開始,就是巳時整直接去大殿參加法會即可。”

太夫人笑嗬嗬的對著眾人說道。

大家應是後行禮告退。

容巧嫣住的最為偏遠。

因此她出了太夫人的院門之後,真的有個五大三粗的比丘尼跟著送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