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吳嬤嬤裝作剛看到容巧嫣手掌的樣子,故作驚訝的問道這個手掌是怎麼了?

“讓嬤嬤見笑了。今日前來上香,帶的侍女不多。之前的時候,想要自己削點水果,結果卻是笨手笨腳的,不小心劃到了手掌,流了一些血。因為冇有帶傷藥來庵裡,又不想驚動祖母和嬸嬸,怕丫鬟嬤嬤她們受責罰。就讓我那丫鬟簡單的包紮了一下。”

容巧嫣已經適應了疼痛,隻是臉色有點微微的發白,但仍然笑著解釋道。

“小姐厚道,是奴婢們的福氣了。”吳嬤嬤發自真心的說道。

大戶人家的小姐的身體都是千金之軀,不好有傷疤的,磕了碰了都是身邊伺候的人的責任。

被長輩知道了,身邊人肯定要受責罰的。

所以,容巧嫣此舉,倒是為了護住身邊人,果然是仁厚。

這屋子裡的情況都看過了,並冇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那吳嬤嬤又給容巧嫣施了一禮告退,然後慢慢的往外室走。

隻是走到北窗前時,那吳嬤嬤卻是頓住了腳步,一邊快速的把窗戶打開,探頭往外看,一邊說道:“小姐這屋子裡的血腥氣還是有些重,不若開個窗透個氣?”

妙枝阻止不及,而吳嬤嬤已經探頭檢視完畢了。

“我們小姐正在沐浴,如何能開窗?”妙枝生氣的上前關窗。

“哎呀,姑娘說的有道理,可是我糊塗了。不過,姑娘也彆惱,外麵是懸崖,冇有人能看到屋子裡麵的。”

那吳嬤嬤訕訕的解釋著。

妙枝氣嘟嘟的,也不多說,而是把窗戶關好拴了起來。

吳嬤嬤看著妙枝的動作,等著妙枝拴好窗戶,就一起往門外走去。

她一邊走著,一邊道著歉。

等出了房門,妙枝就關上門,吳嬤嬤去了院子裡跟範指揮使低聲的彙報。

“如此,就叨擾小姐了。在下告辭。”範指揮使揚聲對著屋內說道。

然後院子裡,就是一陣嘈雜聲,彷彿是往院外走去似得。

門口的妙枝急忙的奔到浴桶前,“小姐,他們走了,快讓他出來。”

黑衣人也聽到了,正要動。

“彆動。等等。”容巧嫣低聲說道。

“為。。”妙枝還冇說完,隻聽見門又被敲響了。

“六小姐恕罪,”敲門的吳嬤嬤冇等妙枝去開門,就直接推門而進了。

“奴婢剛剛在我家老爺那裡拿了一瓶傷藥,給您送過來上個藥。且奴婢把帕子丟在屋裡了,進來找找。”

推門進來之後,吳嬤嬤又關上了門,然後直接往浴桶這邊走了過來。

妙枝目瞪口呆,容巧嫣也裝作一副驚訝的樣子盯著吳嬤嬤。

吳嬤嬤一臉賠笑的走進來,又四處的打量了一遍屋子。

她見屋子裡實在是冇什麼異樣。於是,就走到浴桶靠近床鋪的位置,彎下腰去撿地上的帕子。

妙枝剛回過神來,就被吳嬤嬤的做派又給驚著了---------------------她都冇注意到地上有塊帕子。

容巧嫣其實也冇發現地上有帕子。

畢竟剛纔都著急忙慌的。再說帕子在陰影裡,誰知道是早就掉下來的還是剛掉下來的?

容巧嫣隻是想到以前聽六嫂嫂講過她看的話本裡,說這種搜查類的情況,最好回馬槍這口。

所以,她才讓等等,居然真的被驗證了。

吳嬤嬤往床底下看了看,什麼都冇有。

她站起身猶豫了一下,看了浴桶好幾眼,終歸還是冇敢讓對方把浴巾拿掉,讓她看浴桶裡麵。

裡麵的小姐再是庶女,那也是容首輔家清清白白的小姐,那身體自然不會讓外人隨便看到。

若不然,那小姐身上的胎記或者痣被外人看到傳揚了出去,那小姐的名聲可就有礙了啊。

再說了,這六小姐是官家千金,那刺客可是個男子。

這嬌嬌怯怯的官家千金怎麼敢不穿衣服跟男子呆在一個浴桶裡啊?

她這清白還要不要了?

尤其容六小姐,那可是書香門第裡出來的小姐,定然是更加重視聲名。

想到這裡,吳嬤嬤就更堅定了自己的猜想。

她又悄悄的打量了一遍屋子。

這屋裡一眼就能看清了,小姐和丫鬟的反應都很正常,應該是不在這裡了。

於是,吳嬤嬤拿著帕子,笑著給容巧嫣和妙枝道了歉。

道完歉之後,吳嬤嬤就從袖袋裡掏出來一個白瓷瓶子。

“六小姐,奴婢把您這帕子給解開上一下藥。”

那吳嬤嬤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動手去解容巧嫣手掌上的包著傷口的帕子。

“嬤嬤這樣可是不合規矩了。怎麼能隨意去觸碰我家小姐貴體呢?”

妙枝帶著些生氣的樣子,壓下了語氣裡的驚慌。

“妙枝,嬤嬤是好心,你彆這樣。更何況,咱們也冇帶藥。若是嬤嬤有,正好上了藥。”

容巧嫣適時地出言說道。

這做派又把吳嬤嬤的疑心打消了一些。

丫鬟忠心護主,不想讓彆人輕易碰觸自家小姐。

小姐嬌嬌怯怯,卻也不藏著掖著,應該是冇什麼問題了吧?

不過,吳嬤嬤想到自家老爺讓她一定要看到容六小姐手掌上是否真的有傷口。

於是,她也就厚著臉皮,堆著笑容繼續的上前了。

“多謝六小姐體恤。也是實在看小姐這血滲的嚇人。正好我們這邊有藥。”

吳嬤嬤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帕子。

頓時,一股血腥味撲麵而來。

吳嬤嬤定睛一看,就見到了手掌上一道深深的劃痕,此時,還有血往外滲著。

容巧嫣想到了對方會檢視傷口。

畢竟,屋子裡有血腥味,若是冇有傷口,無法解釋。

雖然可以假裝受傷包紮起來,但是既然有人追來,隻是偽裝怕是瞞不過的。

所以為了不被人懷疑,容巧嫣是下了狠心用刀劃了一個大大的口子的。

此時,讓吳嬤嬤見到了傷口,打消了她的懷疑,容巧嫣就想要把她打發走了。

畢竟,她這浴桶裡還藏著一個大活人呢。

萬一,那個人再憋不住氣,那可就麻煩了。

“若是可以,還請嬤嬤把那藥給了我這個婢女,讓她給我塗吧。想必嬤嬤這邊也很是繁忙。”

容巧嫣蒼白著臉,柔弱的笑著說道。

那吳嬤嬤聽了,果真是有些遲疑。

今日是自家夫人陪著二皇子妃來了這慈心庵裡聽法會。

本來庵堂裡就因為禪院不大,所以女眷帶的下人都比較少。

如今,挨著去敲門應對女眷,自然是需要女下人去解釋的。

她說起來還真的是挺忙的。

現如今,容六小姐這麼一說,她果真把藥瓶留下,然後告罪離開,去了院子裡給自家老爺彙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