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傻愣著做什麼。妙枝,把水果刀拿過來。”容巧嫣厲聲的低喝道。

這屋子裡的血腥味,雖然剛纔散去了一些,但是還有淡淡的味道,總要弄點血解釋一下。

妙枝被嚇得隻能愣愣的聽從命令了,拿過來水果刀遞給容巧嫣,就見容巧嫣冷靜的在手掌上劃了一道。

“小姐,”妙枝驚嚇過度,反倒是發不出大聲了,隻能從喉嚨裡小聲的尖叫起來。

聽到妙枝驚叫的黑衣人轉頭看到此情此景,那眼瞳就重重的縮了一下。

“小姐,小姐,外麵有官兵搜查,你不要害怕啊。”

就這麼會的工夫,楊嬤嬤已經到了正房門口,開始敲門了。

“妙枝去屋門口應對楊嬤嬤。千萬不要讓她進來。”容巧嫣白著臉,忍著痛吩咐道。

妙枝看了容巧嫣一眼,快速的到了門口,去應對楊嬤嬤了。

容巧嫣用帕子把手掌上的傷口粗粗的包紮起來。黑衣人見此,就快步上前幫著打了一個結。

“你蹲在浴桶裡,如果搜查的人進來了,再浸到水裡。到時候一定要屏住呼吸。”

容巧嫣忍痛低聲說道。

黑衣人深深的看了容巧嫣一眼,邁進了浴桶裡,小心的靠邊蹲了下來。

而容巧嫣也忍痛踏進浴桶裡,用沐浴後擦身體的大布巾在浴桶的上麵嚴嚴實實的圍了一圈。然後小心翼翼的靠在了浴桶的另外一邊。

此時,門外搜查的人已經快步的走到了院子裡,往正房走來。

在門前廊下的台階邊,卻是被楊嬤嬤和妙枝攔下了。

“我們家小姐正在沐浴,不知道大人有何事?”妙枝不掩驚嚇的問道。

“在下五城兵馬司副指揮使,鄙姓範。請姑娘稟告六小姐,今夜有一個殺手跑去行刺二皇子,這個殺手非常危險。現在本官奉命追查刺客。請六小姐見諒。”

門口的兵丁聽到了開門婆子的話,知道了在這個院裡的是容首輔家的家眷----------雖然隻是一個庶出的小姐,但是總不好太過於隨意。

因此等著範副指揮使過來稟告了之後,由範副指揮使親自過來解釋。

“你稍等一下,我進去稟告一下我家小姐。”

妙枝聽完這個話,退回到正房,關上門,慢慢的走到了浴桶前。

她眼淚汪汪的看著容巧嫣手掌上用白布纏著的傷口,稟告著範指揮史說的事情。

妙枝一邊說話,一邊用眼神詢問著容巧嫣那黑衣人藏在了哪裡。

容巧嫣怕妙枝不知道黑衣人藏在哪裡,再漏了行跡,就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浴桶。

妙枝的眼睛就肉眼可見的瞪圓了,一副難以接受的崩潰樣子。

而容巧嫣則是嚴厲的盯著妙枝,一直盯到妙枝冷靜了下來。

屋裡靜了一會,外麵的人猜著是容巧嫣在跟妙枝說話。

不一會兒,妙枝就開門走到門口廊下,對著院子的人說道:“小姐說了,她正在沐浴,並冇有見到什麼刺客,也不能讓大人們進屋搜查。”

“本官知道庵內廂房住的都是女眷,不敢唐突。因此想讓府內的婆子給小姐請個安,以免刺客驚擾了小姐。”

門外的範指揮使顯然是有備而來,一定要派人進去看個究竟。

因此他大聲的對著屋內說道,也不讓人傳話了。

好在,他還算是知禮,隻是在院子裡說話,並冇有上前。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位身穿綠衣的中年嬤嬤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屋裡又靜了一會。

“妙枝,請大人家的嬤嬤進來吧。”容巧嫣聲音遠遠的傳來。

妙枝聽了,就施禮道:“請這位嬤嬤進來吧。”

那嬤嬤跟著妙枝,踏入屋內,妙枝接著關上房門。

中年嬤嬤進來之後就給妙枝行禮道,“姑娘好。今夜因為有刺客驚擾,我家老爺安排了我們這些奴婢給各位夫人,小姐請個安。奴婢姓吳。”

說完話,吳嬤嬤就動了動鼻子,然後皺了皺眉頭。

妙枝回禮道,“嬤嬤隨我來吧。”

妙枝看到吳嬤嬤的樣子,就知道她應該是聞到血腥味了,暗自慶幸自家小姐做了防範。

吳嬤嬤轉著眼睛迅速的把屋子打量了一番。

這屋子是庵堂裡統一的佈局,用一張屏風隔開了內室和外室。

此刻,外室和內室裡都燭火通明,讓人一目瞭然。

外室堂上是一張桌子配著幾個椅子,靠著牆有一個北窗,此刻正關著。

吳嬤嬤在那窗戶上深深的盯了幾眼,然後跟著妙枝繼續往裡走。

繞過屏風就算是踏入內室了。

一眼望去,吳嬤嬤就見到一個大浴桶放在床外側靠近北牆的地方,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正坐在浴桶裡。

浴桶旁邊放了一個冒著熱氣的水桶,想來裝的是要添的熱水。

浴桶上方圍蓋了一個大大的布巾連著那小姐的肩頭一起包住了。

但是她的左手臂卻是光著搭在浴桶上,手掌上纏著白色的帕子,隱隱的有血跡透出來。

吳嬤嬤就知道這個容首輔府裡的六小姐了。於是,她趕緊的躬身請安。

請完了安,她就把剛纔對妙枝說的話又說了一遍。

容巧嫣自然是說著這屋子裡隻有她和自家丫鬟,並無刺客等話。

容巧嫣說話的時候,那吳嬤嬤的眼眸就快速的把內室打量了一遍。

內室裡靠牆的東麵放了一張南北向的床,紗帳都掛起來了,床上麵鋪好了褥子,放著疊好的薄被。

床頭北麵靠牆的地方,就是庵裡配置的一個簡單的櫥子,櫥門開著,裡麵放著一個打開的大包袱,貌似剛從裡麵拿完東西,還冇來得及把櫥門關起來的樣子。

櫥子的旁邊就是兩個並排放著的大箱籠。

床尾南麵是一張簡單的桌子,上麵堆了一個首飾盒子。

而衝著院子的南窗下麵,是一張供人休息的小榻。

這房間裡佈置簡陋,所有的物品都儘收眼底。

“這刺客凶殘,實在是怕會衝撞了小姐,尤其是小姐還在沐浴中。”

那吳嬤嬤嘴裡一邊客氣的說著,一邊慢慢的往浴桶的方向走著,沿路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床內以及衣櫥這些便於藏人的地方。

吳嬤嬤看著圍著布巾的容巧嫣,猶豫了一會,想著要不要掀開布巾?

妙枝緊張的用手在袖子裡掐著掌心。

而容巧嫣卻是一副淡定的樣子。

“那勞嬤嬤費心了。嬤嬤隨意搜查下吧。妙枝把箱籠和櫥門都打開讓嬤嬤檢視下。隻是我在浴桶裡身無寸縷,卻是不能讓嬤嬤查探了。”

容巧嫣一邊吩咐著妙枝,一邊淡淡的說道。

“小姐這可是說笑了。哪裡是搜查呢,不過是過來給小姐請個安罷了。”

那吳嬤嬤見自己的心思被容巧嫣看透了,就訕訕的描補道。

她話雖然如此說,卻也是把目光投向了被妙枝打開的箱籠和櫥門,草草的看了起來。

隻見裡麵除了一些簡單的物品,卻是冇有藏人的。

因此,吳嬤嬤就真的有些訕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