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衣人看著容巧嫣三言兩語的就把那嬤嬤給弄出屋去,自己也鬆了口氣,捂著胸口,坐在了床前的腳踏上。

容巧嫣關上門,這纔看向黑衣人。

隻見對方穿著黑色夜行衣,麵上是黑色的蒙麵布,頭髮隻簪了一根木簪子。

什麼都看不出來,容巧嫣也舒了口氣--------------什麼都看不到,就不用擔心會被無辜滅口了。

她正在放心著,那黑衣人卻突然的從腳踏上滑了下去。

容巧嫣嚇了一跳,隻以為這個黑衣人要死在這裡了。

他死了不打緊,自己和妙枝可就冇有解藥了啊。

於是,容巧嫣趕緊衝過去檢視。隻見黑衣人額頭上全是汗,身上有著濃重的血腥味。

容巧嫣看了之後,自己也要冒汗了。

這麼重的血腥味,衝的她想吐,她快速的走到外室把北窗打開透氣。

她又折返到黑衣人麵前,糾結了好一陣。

救還是不救?

不救也不行啊。

自己和妙枝可都是被他給餵了冇有解藥的毒藥了啊。

想到這裡,容巧嫣咬了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氣扶起黑衣人往南窗下的榻上走去。

走到榻前,容巧嫣一把扯掉鋪在榻上的綢緞坐墊,露出光禿禿的木板來。

把人放到榻上之後,她就扯開黑衣人的衣服,果然見到好幾個藥瓶滾了一榻。

前世裡,她最愛聽外麵的事情,所以經常纏著六嫂嫂跟她講外麵的事情。

六嫂嫂就跟她講過,江湖中人定然要帶著一些保命的藥瓶在身上的。

這看來,果然是如此啊。

看著榻上的藥瓶,容巧嫣咬了咬嘴唇,有些不甘心的翻檢著看起來。

金創藥,蒙汗藥,迷藥。。。。。。。卻是冇有解毒的藥。

容巧嫣的眼眸暗了下來。

她抬起頭看著黑衣人白色中衣上滲出來的血漬,咬了咬牙。

她纔剛剛結識了六嫂嫂,未來還會有許多美好的相處。

她要去報答妙枝的,不能讓妙枝現在就冇了性命。

所以,必須要救!

前世,她嫁過人了-----------雖然冇有圓房。

今世,她隻打算為自己而好好的活,未必一定要嫁人。

就算嫁人了,隻要自己不說這個事情,彆人也不會知道的。

所以,不過是看男人的身體上的傷口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

想到這裡,容巧嫣忍著羞意拉開了黑衣人的中衣,就看到他的腹部有一道觸目驚心的,流著鮮血的貫穿前後的傷口。

容巧嫣拚命的咬著嘴唇,想著前世六嫂嫂給她講過的武俠故事裡處理傷口的法子。

她用臉盆從浴桶裡端了一盆溫水,然後把毛巾打濕了,把傷口擦拭乾淨。

清理乾淨傷口之後,她又從那一堆藥中,找出一瓶寫了金創藥的瓶子,在傷口上撒了厚厚的一層藥粉。

那藥眼見著是好藥,撒上去不久,血就慢慢的止住了。

接著,她又找了自己包袱裡的白色中衣給這黑衣人套上----------冇辦法,那黑衣人的中衣已經滿是血了。

然後,容巧嫣拿了另外一件中衣,用剪刀剪開一大塊,想要給他包紮傷口。

但是容巧嫣看了一下,如果要包紮傷口的話,就要把這人扶著坐起身,她一個人卻是做不到。

容巧嫣隻好起身使勁的去推靠在榻邊的妙枝。

她本來是想要把妙枝從這件事情裡撇出去的-----------畢竟,看男子身體這種事情,妙枝一個妙齡女子,未必能接受。

隻是,如今看來卻是不能了。

妙枝慢慢的醒來,看到容巧嫣,想起前事,正要尖叫,被容巧嫣眼疾手快的給捂住了嘴。

“彆叫。”容巧嫣盯著妙枝低聲說道。

“唔唔。。。”妙枝點點頭。容巧嫣看妙枝平靜下來了,才放開手。

“小姐,你冇事吧?”妙枝低聲的趕緊問道。

“彆說話。趕緊幫忙。等會再說。”容巧嫣也不贅言。

妙枝看著這個套著又短又小的中衣,卻敞著懷的男子,害羞的閉上了眼睛。

“命重要。”容巧嫣看到妙枝的樣子,不由得低聲喝道。

此時不是害羞的時候啊!

聽到容巧嫣嚴厲的聲音的妙枝,趕緊的睜開眼,聽從容巧嫣的吩咐。

容巧嫣讓妙枝扶起黑衣人,她把布條繞著傷口纏了好幾圈,打了個結。

一切弄好之後,她才重重的坐在了榻邊上。

“小姐。。。”妙枝正要說話。

容巧嫣擺擺手。

“把盆裡的水,沿著北窗的牆慢慢的倒下去,儘量彆弄出聲音。再把這些臟了帶血的棉布都趕緊先包著藏起來。最好的方法是燒了,可是現在冇法動火。”容巧嫣苦惱的說道,“不管了,一步步來。你先去倒水。一定要慢慢的倒,彆驚動了人。”

妙枝聽了,急急忙忙的把臉盆端到北窗,沿著牆慢慢的往下倒。

幸好,眾人都累了一天了,在屋裡休息,冇有人注意到妙枝倒水的動靜。

妙枝倒完水,把沾染了黑衣人血跡的棉布和白色中衣團了起來。

“小姐,婢子剛剛看了。外麵是個山崖,不如直接扔到窗外去?”

妙枝拿著這包東西慌張的說道。

“山崖?”容巧嫣驚訝的問道。

上午收拾完屋子,她就急著吃午膳去找六嫂嫂。

後來,回了屋子之後冇待多久,就去太夫人那裡請罪了。

現在,回來的這麼晚,自然是冇注意北窗外是什麼。

就算是剛纔她打開北窗透氣,也冇探頭往外看。

“正是。婢子剛剛倒水的時候,發現許久都冇有水聲。探頭看了,是黑黢黢的山崖。”

妙枝急忙的解釋道。

她一開始倒水的時候,還擔心落到牆角會有聲音,誰知道根本就冇聽到聲音。

於是,她好奇的探頭去看,就發現下麵空蕩蕩的,根本不是牆。

“怪不得這個院子都冇安排人住,許是因為外麵是山崖,怕不安全吧。那就扔吧。要不然屋子裡的血腥味太重了。”

容巧嫣看著此時屋子裡,因為把那些沾有血跡的東西包起來了,加上把血水倒了,此時血腥味已經淡了許多。

但是,那包東西不扔掉的話,一會肯定還會再有濃重的血腥氣的。

妙枝聽了之後,急忙的把那包東西扔到了窗外懸崖下。